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秋霜道三凶(1)
    “这又是怎么看出来的?”柳白鱼走进后面天井,阳光照在雪上,眼睛能感受到清晰的刺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墨昙心也走进天井,白色的雪将一地猩红掩盖,徒留悲哀。

    墨昙心四处观察着,天井内有一个花坛,秋菊已残,还有片片枯黄枝叶被雪压低了头,这家人细致讲究,对生活还有美好的期望,可惜就在这初冬永远的结束了。

    “我问过其他人,太平道这些年来没有发生这种事,看现场凶手以杀人为乐,目标也像是随意挑选。”墨昙心答道。

    “怎么看出来随意挑选的?”柳白鱼走到后面卧房四处查看。

    “感觉,只是感觉。”墨昙心看着卧房中的一片狼藉自言自语道。

    墨昙心细心的看着血迹,用手大测量了一下,又把现场考察出的凶犯脚印试了试,在心里面计算一番,他所学非常驳杂,在这种刑侦办案上的知识一直都有涉及,本来以为这辈子都不会用到,没想到现在竟然有了用武之地。

    测过尺寸,又在屋中对比了一番,开口道:“一个凶手,身高六尺两寸左右,七十公斤,左腿微跛,用的是一柄狭长的快剑。”

    “七十公斤?那是什么?”一般辛国不称体重,只以偏瘦,中等,微胖,偏胖来形容,柳白鱼听他判断,有些不明白。

    “体型中等。”墨昙心纠正了一下说辞。

    “得,小子,可以。”柳白鱼对墨昙心有了一丝欣赏。木成舟介绍的这个少年,比其他那些酒囊饭袋好的多。

    他也不再废话,径直走向前店。直接把墨昙心招呼过来,道:“走吧!办正事。”

    墨昙心有点迷糊,正事?现在这个不是正事吗?心里迷惑,但还是乖乖的跟了过去。

    只见柳白鱼直接跑出店去,掂量了一下自己的短刀,摇了摇头,直接要了墨昙心的长刀,关上了布铺大门,又让墨昙心安好门栓。墨昙心皱着眉头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这是……

    布铺前店,只见门缝里伸出一把雪白长刀,刀上划,挑开了门栓。

    门栓落地的一刹那,一直穿着捕靴的脚伸进来,轻巧的用脚勾住门栓,防止落地。然后又将门重新关上,门栓入扣,发出“咔嗒”一声。

    接上了,墨昙心心里一动,只感觉当天夜里就是这个样子,然后店主儿子先醒来,秉烛查看。

    柳白鱼进店后,立刻轻挥长刀,墨昙心只感觉有人倒地,烛台打碎。然后柳白鱼缓缓从黑暗中走出来,墨昙心感觉他的整个气质与刚才完全不同了,如果他对这人最初的印象是懒散傲慢。现在他身上所散发的,这是诡异阴冷了,就像是暗夜中蹿出的毒蛇,准备随时捕捉猎物。

    脚步声响起,发出一种奇怪的节奏,柳白鱼手提长刀,微跛着左脚,小心的进了卧房。墨昙心屏住呼吸,在旁细心观察。这是……侧写?

    卧房内,雪白长刀乱挥,因为刀用剑式,有些动作看起来不太流畅自然,如果换刀为剑,确实可以看出是一场血腥的杀戮。柳白鱼挥起的每一刀,墨昙心都能感觉到浓重的血腥气,他幻想着那些喷溅的血依照着顺序,一道一道染红了墙壁和地面。

    残暴的人,残暴的手法。

    直到又回去前店,柳白鱼身上那股气质才消散无形,又恢复成吊儿郎当的样子。他看着墨昙心,笑道:“小子,说的全对。再说说,下一步要从哪里查?”

    “我们现在知道的,也就是这一点点线索,只能缩小范围,靠运气。先查客栈,而且应该是城中的大客栈。外地来人,我只能假设他住在客栈。”墨昙心一本正经道。

    “可以,分析合理,查最近入住城中大客栈的人,目标以秋霜道来人为主。”柳白鱼将刀还给墨昙心。

    “为什么以秋霜道来人为主?”墨昙心有点不明白。

    “你说他用的是一柄细长的剑,让我想起来三个人,三个很棘手的人。”

    “三个很棘手的人?”

    “对,秋霜道三凶。”柳白鱼脸上第一次出现认真的表情。

    这是墨昙心第一次听说这个称号,只是这样的牛鬼蛇神他听到的实在太多,一个比一个怪,到现在,倒是也见怪不怪了。既然下定决心当个捕快,那么不管对方是谁,犯了事,就要付出代价,何况还是在太平道上犯了事。

    傍晚,夕阳余晖照进悦来客栈的前门,墨昙心与柳白鱼细致的查问掌柜。

    掌柜的有些不耐烦,但是又不敢堂而皇之的表现在脸上,只是唯唯诺诺,极力敷衍。柳白鱼被掌柜的态度实在惹生气了,一把揪住掌柜前襟,差点将掌柜的拽出柜台。掌柜的一见惹怒了两人,立时连连讨饶。

    就在这时,二楼下来了一名左脚微跛,身材中等的中年男子,腰间还配着一把细长的利剑。男子一见二人身穿捕服,配着捕印,才下到一半楼梯,就立即转身往回走。

    “站住。”墨昙心大喝一声,人如箭一般飞出,踩在楼梯栏杆处,直扑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猛然转身,立时三只透骨长钉激射而出,墨昙心腰后长刀翻手一抽,打落两根,另一根险险躲开。手中长刀直劈那中年男子,男子细剑出手,立时乍现一片银芒。只是刹那,已攻出十数剑,每一招目标都是眼目咽喉。墨昙心闪身避开,中年男子银白长剑直如木质楼梯,一剑就刺穿扶手上的雕饰。

    掌柜的被柳白鱼一把推开,柳白鱼人未出,刀先至,直接把二尺快刀掷了出去,随后人一跃而起,顺手掏出腰后快弩。

    中年男子正忙于与墨昙心缠斗,突然感觉一物迎面飞来,一剑迫退墨昙心长刀,又挑开了飞来的短刀,短刀未落,已在柳白鱼手中,接着弩机扣发,一只短箭直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法极好,一闪身避开短箭,又与墨昙心斗到一起。

    短刀出鞘,同时柳白鱼人已到了。三人缠斗在楼梯间,那楼梯本来不过五尺宽,三人手中兵器又长,斗的是应变机巧,方寸之间见真章。墨昙心的长刀变化多端,异常诡异,正手反手调换,让人防不胜防,柳白鱼是用刀老手,每一式皆是稳重狠辣。中年男人本来对自己武功颇为自负,此时遇见这两人,只斗了百余招,就感觉力不从心,想急切脱身。

    墨柳两人哪能让他逃掉,配合的更是紧密,中年男子长剑被柳白鱼挡开,墨昙心立刻瞅准机会,险中求胜,长刀反手已转,双手往前一抓,扣住中年男子脖颈,立时一招箍颈撞膝,结结实实撞在腹部。

    中年男子立时喷了一大口血,只感觉呼吸困难,腹中有如火烧。立刻强提精神,长剑回转,舞出满楼光华,一招迫退柳墨两人。却又牵动腹部伤痛,哇的一口血又喷出。

    墨昙心没有给他逃走的机会,被迫退的一瞬间腰后连弩立刻射出了数只短箭,他这几只箭时机把握的极好,眼看中年男子就要中箭,突然从二楼飞下来一物,击落了墨昙心射出的短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