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内卫
    沈府内卫,一个特殊的名字,代表着特殊的含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许多人觉得他们应该是一个巨大的军团,星旗电戟,衽革枕戈。成员训练有素,进退有度,只活动于太平道内,为沈府之最忠心的鹰犬。

    只有知道内情的人才知道,这实在是无稽之谈。内卫满打满算,也不过四十九人而已,取得是七七之术。日常护卫依靠的是沈府羽卫,这四十九人,俱是不世出的高手,负责对付的,是真正厉害的江湖人物与武林世家。

    内卫纵横之下,太平道内几乎没有多少大的武林势力,十二惊鸿有其三在太平道,也从来不会去触内卫锋镝。

    如今,沈府内卫竟然要走要去驰援其他地方,真是未有之事。江湖的角角落落里,悄悄的出来这个消息,有许多的势力,也在暗中蠢蠢欲动。

    正午,从沈府中出去了一批人,带队的是个一身白衣的少年,一共五人,衣服不同,但也有部分相同打扮,黑色右肩虎头铠,革带相扣,云龙纹护心镜,外罩斗篷。士饱马腾,人威武,马神俊,奔驰道上,卷起一色烟尘。

    墨昙心看着那几匹马,不觉微微皱眉。

    “小子,知道这是什么人吗?”柳白鱼也看到了那几匹马,冲墨昙心问道。

    “如果我猜的不错,是沈府内卫。羽卫没有那样的打扮。”墨昙心稍一犹豫,肯定道。

    “得,有点眼力价,小子。”柳白鱼本来还想显摆一下自己的博学多识,不料墨昙心知道,讨了个没趣。

    墨昙心对他一口一个小子也觉得不舒服,道:“捕头,不用一直叫小子,叫我昙心就行。”

    听到这个,柳白鱼哈哈一笑,拍了拍墨昙心背道:“这个提议我虚心接受,你从两天前来司里,三句话不离办事,态度恭恭敬敬,既像个木头,又让人挑不出毛病。弓绷太紧会断,人绷太紧,有很多快乐就错过了。”

    “啊!这碗鸡汤灌得实在是生硬。”墨昙心暗想,表面上还是正色道:“我以后会注意,只是初次上任就遇上三凶犯案,有些紧张。”

    “嘿,这算什么,以后遇见这种人的机会还多着呢?走吧!”说着,就直接从大道进了一个小巷,墨昙心默默跟在他后面。

    “三凶来不过三天,内卫就离开,真是巧啊!”柳白鱼笑道,顺便又是左拐右拐了一阵。

    “捕头,你的意思是?”

    “只是随便猜猜,毕竟知道三凶来了的人就我们两人,阮丰那里都没说。”

    “为什么不告诉阮主事呢?”墨昙心看见小巷尽头正对着一间酒楼,看清酒楼牌匾,他才知道原来两条街之间这样的捷径。

    “阮丰那家伙,明明是个文官,根本就不想干这刑事的活计,算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说了也没什么用。”一提到阮丰,柳白鱼就露出不屑神情。

    “我们现在是……”墨昙心很好奇他要干什么。

    柳白鱼伸了伸腰,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看起来精神点,才道:“三凶我们抓不到,这事先放着,我要去打听些消息。”

    出了小巷,正是二十四街,这里是城中日常最热闹一地,此时也不例外,赌档酒楼,青楼歌姬,俱是一派繁华。来往之人,也是衣着光鲜,更有武林人士,佩刀负剑而行。热闹的地方自然信息流通更便捷,柳白鱼要找的,就是这个。

    进了街,柳白鱼忽问道:“昙心,不陌生吧?”

    “还好,往事了。”墨昙心看着人流,只是四年,却感觉仿佛已度过一生。

    见墨昙心不想说什么,柳白鱼也就闭口不谈,直接来到一间青楼前,钻进了青楼的小巷,拐到了后门。他拉动铜环,先轻扣了三下,又重扣了三下,最后放开门上铜环,又以手扣了三下门。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缝,门内还扣着铜链。

    不待里面人说话,柳白鱼不耐烦道:“开门,柳白鱼,过来找鲁老大问点事。”

    门内人一听是柳白鱼,把门打开,是个老头,看样子柳白鱼常来,熟门熟路,直直穿过几间摆满坛子的房间,到了最后一间房。

    “鲁老大,问个问题。”人未进门,声已先至。

    “吵什么,你个白皮鲤鱼能不能安静点,害怕被人听不到你来了吗?”里面一个也毫不客气,吼道。声音如棉里带针,让人听着总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最后一间屋内四处都是灯烛,照的整个房间通明,一个矮个老头坐在一张案几后,正拿着一个龟壳占卜。摇了三下,将三枚云纹钱币倒在一张沙盘上,看着卦象,眉头皱在一处。

    “又在装神弄鬼了。”柳白鱼看着鲁老大的样子,讥讽道。

    “小兔崽子,狗嘴里没什么好话。”鲁老大抬头瞪了柳白鱼一眼,收起卜具,道:“找我什么事?一有事就过来,没事时怎么不见你过来献献殷勤?”

    “最近不是忙嘛!”柳白鱼笑道。

    “我很忙,也很贵,快说,什么事?。”鲁老大不想再废话,直接问道。

    “沈家内卫出去了,这事你知道吗?”

    “哦?意料之中。”鲁老大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仿佛早就知道。

    “我想问问最近武林中有什么事吗?秋霜道那边的事,价你随便开。”柳白鱼看着鲁老大,笑嘻嘻道。

    “随便开?”鲁老大盯着他,眼睛又看了看他身边的墨昙心,阴测测道。

    “当然,不要开太狠,那样你我都难办。那孩子你不用担心,新来三天,算我半个徒弟。”

    鲁老大思量了一下,又盯着墨昙心看了许久,缓缓把五指张开,开出了他的价。

    柳白鱼似乎有点为难,最后点了点头道:“不能太大。”

    “那是自然。”鲁老大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既然交易达成,也就不再拘束,缓缓道:“秋霜道最近因为山海观的事闹的很厉害,沈府龙虎卫大半在那里,但还是拿不下来。付流年也真有点本事,把东五道的绿林响马,邪派黑道大半集结起来,成立了“山海盟”。又借着地势之利,在三羊谷,左间峰大败沈府龙虎卫。”

    墨昙心突然全身绷紧,眼神中诧异神色一闪而过,本来只是一刹那,但被鲁老大尽收眼底。他看着墨昙心,继续道:“不要觉得沈府无敌,天下高手,可不全在沈府,何况付流年不是一般人,这次山海观之战,沈府难赢,倒是明山堂对上邪派,捷报连连,骆明山如果与沈府联手,拿下山海观指日可待,只是骆明山有自己原则,只对付山海盟中一帮邪派。”

    “怎么样?够了吗?”鲁老大感觉自己说的价值够了。

    “够了,够了,也就过来听个热闹。”柳白鱼连连摆手道。

    “听个热闹?”鲁老大挑起眉毛,轻笑一声,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找个借口过来看看你嘛!”柳白鱼嬉皮笑脸道,又从怀中取出五两银子,放在桌上。“这点小钱,鲁叔你拿去买点酒。”

    鲁老大又是一声轻笑,收起银子道:“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

    “当然了,你看我长大的,我有没有良心你最知道。”

    “行了,不要再油嘴滑舌了。没事就走吧!”鲁老大对提到以前挺不耐烦,估计想起了被柳白鱼的顽皮支配的恐惧。

    “得,走了。”说完柳白鱼就要走,墨昙心被鲁老大盯的极不舒服,巴不得赶紧走。

    “小兄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鲁老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墨昙心不自觉的一怔。

    “啊?他在这条街上杀齐昌年的时候你是不是见过啊?”柳白鱼回身道。

    鲁老大眯着眼睛细细看着墨昙心背影,幽幽道:“不是那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