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调任
    “我是本地人,您老说不定在哪里见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墨昙心尽力的让自己显的轻松中带着点紧张,这样会更让人看不出破绽。

    一个初次跟捕头来这里的小捕快,一定是紧张的,但他又绝对不会过度紧张,因为捕头在他旁边,也因为他是一个并不出名的小角色。只有紧张混杂着轻松,这样才是对的。墨昙心在心里这样默默的安慰自己。

    鲁老大身处江湖,以收集贩卖情报为本业,还兼顾其他违法之事。虽然他其貌不扬,却有过目不忘之能,自己只见过他一次,那天为了不让人记住他,还特意遮面以待。没想到这个老人竟然发现了些什么,是身体形态?站姿步态?头发?不对,自己的站姿步态都是经过了专门调整的,头发样式也变了,只能是……眼神。

    鲁老大看着面前这个小捕快,脑内画面极速闪过,他总感觉自己对这个少年有种熟悉感,尤其是他刚才一闪而过的眼神,为什么自己会印象深刻?是因为在什么特殊的,或者重要的时刻吗?老人不断回想,但是依旧毫无头绪,他再向墨昙心脸上细看的时候,只感觉他的眼神就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

    是我眼花看错了吗?鲁老大自问。为什么会这么在意?

    “行了,鲁叔,把我这个徒弟吓到了。小家伙乡下来的,没见过什么世面,让你这一吓,以后不来你这了怎么办?”柳白鱼直接一把抓过墨昙心,实力护下属。

    “得了,可能是我记差了。走吧!”鲁老大发现看不出什么来,挥手示意他们快走后,又低头拨弄他那些卜具,屋内灯烛摇曳,照着佝偻的影,显的扑朔迷离。

    墨昙心缓缓放松脸部肌肉,眼睛的瞳孔也缓缓放大。他巧妙的控制面部肌肉,人的眼球无法变化,但是可以通过肌肉微小的变化,让神情做出改变。他也正是靠着这个,打消了鲁老大的疑惑。

    老仆把两人送出门去,有重新关上了后门。墨昙心看到这处青楼后面是一片密林,不知道里面埋了多少青楼薄幸的女子或者其他无名氏。

    微风轻卷,云色疏淡,冬日里还有几只寒蝉凄鸣。有点点飞雪从云端轻落,钻过满城枯枝,凋零入寒潭衰荷之上。

    墨昙心伸出手,雪微凉,有几丝愁绪始终在心底化不开,他是背负过去而活的人。

    柳白鱼一脸神秘的盯着墨昙心,自顾自的点点头,摸了摸下巴,突然搂住墨昙心肩膀,整个人贴过来贱兮兮道:“小伙子血气方刚,是不是经常去前面那栋楼啊?才让鲁老大有了印象。”

    墨昙心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不妙,再被他这么正大光明的说出来。顿时满脸绯红,挣开柳白鱼,道:“赶紧办案吧!说这些干什么。”

    “哦,小伙子还害羞了,哈哈哈,大家都是男人,怕什么?”柳白鱼感觉两人之间的生疏,因为这样几句玩笑而化开不少。

    “你和他讲价时,他伸出五根指头是什么意思?”墨昙心只想把这个话题扯开,越来越好,越远越好。

    “那个你以后就知道了,现在不用知道,知道了对你也没好处。我只能告诉你,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

    走出街,街上一片热闹,与幽静的楼后似乎被一道无形利刃切开。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墨昙心看着满街的人,只感觉三凶就暗藏在这些人中间,说不定那个人一瞬间就被一把刀穿膛而过,刺个透心凉。

    他见惯血腥,又害怕看见血腥。

    “你小子以前干什么的?自从你杀了齐昌年后就没再见到过你。”柳白鱼白拿了两个烤红薯,老板看见是太平道捕快,内心惶惶,不敢收钱,直接送给了他。前者厚着脸皮,直接就上手吃了起来,冬日吃口香甜软糯的烤红薯,实在是一种享受。

    临走时墨昙心看见柳白鱼拿出三个云币,以暗器手法直接放进了老板的钱袋里,那老板还浑然不觉,只是一味点头哈腰,唯唯诺诺。

    小人物想要再太平道生存下去,有时间要掌握些生存的法门。

    “以前杀人后害怕被追捕,恰好有人邀我去当他家少爷的书童,我就去了太平道外。”墨昙心道。

    “哦?还有这种好事?辛国不禁决斗,杀了人也不会被追捕,你不知道吗?”柳白鱼奇道。

    墨昙心只是瞧了他一眼,黯然道:“那时,我还是个孩子,我唯一的目标,是活下去。”

    柳白鱼看着他的神色,知道不方便再问。只好一搂他肩,笑道:“不念往昔,只问今朝。成为了太平道的捕快,不会活的狼狈。”

    内心里一股暖流窜过,对抗着身体外的满城冷风。

    “我们接下来干什么?”墨昙心感觉‘三凶’不归案,总是难安。

    “三凶一人受伤,其他两人知道行踪暴露,至少最近不敢进城,他们现在估计在城外,毕竟这次有预谋而来。”看着街两边的人流和摊位店铺,柳白鱼漫不经心道。

    “预谋?”墨昙心隐约猜到了点什么。

    柳白鱼道:“那个是阮丰应该注意的,我们运气好,一下子就遇见三凶了,这个麻烦让他搞吧!不鸟他,内卫调离,今天走的五人是第六波,几乎都走完了。估计很快我会被调走,你可能要跟在其他人手底下了。”

    “我们真不管吗?”

    “我会告诉阮丰三凶的消息,让我们的主事去安排吧!就算烂了,顶锅的也不会是你我。”柳白鱼一提到阮丰就感觉很烦,他也确实感觉烦,一个外行,对一帮内行指手画脚。

    两人有过长街,突然一匹白马踏过长街,一个身穿黑甲,头戴白羽黑盔的兵士穿过长街,右袖绑着一条紫色缎带,正是沈府羽卫中的通传卫。

    那通传卫一见柳白鱼,立刻勒马道:“柳大哥,刚要去刑事司那里传你入沈府。没想到半路遇见了。”

    “内卫都走了?”

    “这个是机密,我也不知道,行了,柳大哥,我先把文书送到有时间再聚。”通传卫估计这样的事没少干,与柳白鱼早就相熟,打声招呼后驱马离开。

    “行。”放下挥着的手,柳白鱼看着墨昙心道:“刑事司要有沈府一半的办事效率,他妈十凶都早就拿下了。”

    在调任文书达到一个时辰后,柳白鱼就直接带着短刀进了沈府,墨昙心则是被安排一个人处理三凶案件。主事大人不愧是个学文的,大概不知道三凶是个什么东西,直接就扔给墨昙心了。

    柳白鱼听说后翻脸要去和阮丰讨公道,但是沈府那边实在是不能迟到半刻,只能暗中叮嘱墨昙心。

    “记住,我回来前什么也别干。三凶通缉令明天就签发下去,你只要每天吃饱就去溜达溜达。遇见危险就先逃命,记住啊,昙心。”

    墨昙心一个劲的点头,感觉这位捕头这么多年还活蹦乱跳果然是有原因的。

    柳白鱼走了两步突然回头,显的有些难为情道:还有……还有啊!呃……以后旖红楼那种地方少去啊”

    “我……”墨昙心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