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江鱼小驿
    墨昙心检查着那堆灰烬,已经凉了,被江风吹走不少,只剩小小的一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在‘狗洞’前的沙地上,有一堆脚印,经过细致分辨可以看出是三个人的,一个深,一个浅,一个脚微跛。

    没错,三凶前天晚上应该是在这里过夜的。墨昙心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周围,除了灰烬脚印,还有一摊血迹,四只鸟类骨架,应该是附近的江鸟。最后,顺江而上不足百步处,墨昙心在一片石洼处又发现一点血迹,他几乎可以想象出林莫挨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

    没有多话,墨昙心直接让老船夫顺江而上,前往江鱼小驿,那驿站距狗洞不过一百里,三凶认定太平道捕快不敢追来,速度绝对不会快。

    以‘夜瞳’独孤光的武功,一撑数丈,只怕不能按常人的行进速度来算。墨昙心也不迟疑,直接换过船夫双桨,内息一凝,双手一拨,霎时间一条小船有如神助,也是一划数丈,老船夫本来被雇来划船,此时反倒像个客人一样,坐在船中。

    行了越有五里,满江雾气已淡,此时太阳初生,万丈金芒照的江水橘黄,又被水波切碎,整条折戟江有如巨龙,金光细碎,就是片片龙鳞,江中小舟,仿佛在龙背上穿行。

    约莫行了两个时辰,墨昙心与老船夫轮流划船,速度极快。中午两人把船泊在江心,老船夫娴熟的用鱼竿钓了两尾鲤鱼,船上还有点柴火,就直接顿了锅鲜美的鱼汤。

    正午江心极静,一只小船,一缕炊烟,一老一少。

    钓竿在手里,墨昙心戴上老船夫的蓑笠,整个人如枯木一般,乘着炖鱼间隙,也想试一试钓鱼。他过去的每一天都在忙,忙着活下去,忙着各种事,现在这片刻安宁,竟然也觉颇为难得。

    老船夫眼中,只觉这少年就像江边的礁石,风雨不动,好像连呼吸都没有了。

    钓鱼有时看的,就是耐性,这少年的耐性真是非常人所能及,老船夫不知道的是,这种耐性是为了换一口吃食,在雪地里趴卧三天所磨练出来的。

    过不多时,墨昙心已用老船夫的鱼竿钓了一鱼篓的大鱼,又大又肥,都是上等货色。

    老船夫看着满篓白鱼,真是乐开了花,只觉这一趟渡人真是赚到。不觉对墨昙心又多了几分好感,暗暗觉得这世道,真是英雄出少年。

    船又行起,在江上冲出阵阵水花。

    正午

    折戟江上,江鱼小驿

    此地位于江边,架着一座木桥,桥边一处整洁的小店,便是江鱼小驿,因为店主花姓夫妻都是厨艺出众,就是在风云城中都小有些名声。

    店中人不多,初冬时节,本来生意惨淡也是常态,花大娘回家探亲,只留了一对儿女在店中操持。

    桌椅明净,坐着几个老客,大多都是这一带的熟人。右手是几个村中老人谈些家常,左手是个老秀才,抱着个三岁小女童,正用筷子蘸着温好的黄酒,一点一点给女童品尝,女童试着舔了一口,五官立时扭在了一起。

    店内众人立时哄堂大笑,一个清秀少年出来,看到这情景也不禁哑然失笑,回身倒了碗清茶,端给了秀才那桌。

    “如意,这么大了,也该到成家的年纪了吧?”老秀才看着少年。

    这少年是花大娘家长子花如意,已经十六岁,听到老秀才这话,顿时脸红道:“文叔,哪里的话?还早。”

    “唉,不早了,早成家你娘早抱孙子呀!”邻座的老头儿们也打趣道。

    “小老板,上桌好酒菜。”一阵脚步声从小店二楼传来,众人抬头看时,只见三个俱是武人打扮的中年汉子,当先一人高壮,虎背熊腰,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一对碧瞳。另一人是瞎了只眼的猥琐老头,最后一人扶梯而下,面色苍白。

    三人就坐在左手一桌,过不多时,酒菜已上齐。

    只听厨内有人轻语,声音夹杂太平道本地口音,听来甚是舒服。

    “呦,这儿还有说话这么俏的女孩儿家?”说话的是三人中的那个独眼瞎子,语带轻挑。

    众人纷纷向他望去,只见他一只独眼中凶光闪烁,嘴角透出邪笑。又嘻嘻笑道:“想来这甜嗓儿叫起春来也是一绝。”

    “唉!二哥,这好好的一个女娃儿怎么能禁得起你这么调戏,还是一剑杀了来的回味。”桌边那脸色苍白的中年文士也嬉笑应和道,只有中间坐着的高大男子没说话,默许着两人的调笑。

    他越说越下流,也越说越骇人,店中众人只觉听在耳中,异样刺耳。后厨的花如意听到他这样说,立时心头火起,打翻了手边的一壶黄酒,怒道:“你说什么?”

    “哥,不要和他见识。”后厨花玉枝急忙拉住花如意,害怕他和人呕气打起来。

    “我说什么,你不是听在耳中了吗?明知故问,真是该死。你不同我见识,我倒想和你见识见识。”说罢,人如箭窜出,直奔后厨。

    “哒哒哒。”后厨突然射出数枚长钉,钉在木墙中,张烈倒退飞出,手中长鞭如龙急卷,把下一波攻击打落。只见花如意从后厨纵身跃出,双手指缝间抓着数枚长钉,怒视着张烈。

    “哈!小崽子还有功夫。”张烈一声狂笑,店中众人只觉心惊,忍不住向外逃去,独孤光一声冷笑,手一挥,甩出的气劲关了店中两扇门板,林莫剑鞘一挑,立刻把一张长凳挑起,翻了几翻,“哐”的一声,挡住店门。

    店中顿时灰暗下来,女童被文秀才护在怀里,吓得哇哇大哭。店中只有一群老弱,此时被这三个悍匪困在店里,内心只觉惶惶。

    “今天在这荒地,开完荤,就毁了这个地方。太平道的狗捕快能拿我们怎样?”林莫拔出长剑,狞笑道。

    独孤光也起身,从袖中抽出一张满是细刀的渔网,细刀薄而锐利,看起来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自三人这些天来太平道,为了办事处处小心,他们本来都是江湖中的知名高手,在秋霜道仗着狠辣与背后关系,杀人无算,暴虐无常,从来没有受过什么气,那里的捕快本事低微,见到他们就逃。

    没想到来太平道数天,林莫就被碰巧发现行踪,被两个捕快围殴。数天压抑,此时在这城外少人处,本性终于暴露。

    林莫颇为得意,他实在很喜欢猎捕同类的感觉。

    “不能拿你们怎么样!也就抓了交官而已。”店外一个声音中气十足喝道。

    旋即店门突然被撞开,门板木凳片飞,混杂的碎片里还混杂着一物,直冲林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