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算盘
    白色羽箭穿过重重白雪,划过冬日寒冽的江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在林莫跃上小船的一刹那,箭到了眼前。林莫眼看就要躲闪不及,独孤光伸出援手,挥手一扬,袖中暗器打偏箭矢轨迹,箭射入江中。

    独孤光眼睛冷冷的盯着岸边树林,终于在一棵树上发现了一道白色人影。那人全身白衣,混在风雪中,如果不仔细观察,很容易忽略过去。

    一箭过后,墨昙心不再射箭,他估摸着刚才那一箭很难有什么成效,只是想吓一吓三凶。他现在要做的,是一直追着三凶,偶尔从中干扰,然后等待,等待一个好的时机,一个放松警惕,一击必杀的时机。

    很快,墨昙心发现自己错了,江上三凶撑着竹排不断向上游而行,一走就是数天。三人一路没有下船,饿了就钓鱼熬汤,渴了就饮折戟江水,墨昙心真希望他们喝进去点寄生虫什么的,直接不用自己动手了。可惜万事不随人意,三凶还是看起来活蹦乱跳,至少其中两个是这样。

    “血狐”张烈被墨昙心直接快刀斩下一臂,大量失血,此刻端着一碗鱼汤,脸色就和鱼汤一样,苍白中带着点微黄。墨昙心的长刀上向来没有抹毒的习惯,也是因为如此,他这条命才算保了下来,代价是武功大失。

    此时三人把船泊在江中,生火做饭。这艘小船上,只有做饭时,仿佛才有一丝人气。

    “妈的,老子要去杀了那个跟踪的崽子。”心中怒气数日来有增无减,愈演愈烈,张烈看着寒江中鱼儿畅游,再也忍不住,一把摔了手中瓷碗,蹭的站起。

    “张二哥,此事还要从长计议,不可鲁莽啊!”林莫见识过那白衣人手段,想起他手中那把刀,感觉有点不寒而栗,又觉得似曾相识,只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看着张烈似乎是要去拼命,劝慰道。

    “那怎么办?难道要让那崽子一路跟着。慢慢耗死我吗?一辈子横行,今日,难道还要折在这太平道不成?”张烈越想越气,扶着伤臂,一脚将碎瓷片踢得飞溅,恼怒道。

    独孤光不言不语,只在一旁静静的喝着鱼汤。一碗鱼汤喝光,出了一身热汗,他才缓缓道:“如今之际,我们只怕……”

    “只怕什么?”林莫问道。

    “是不是只怕要去请一些援兵来?”张烈怒道。

    “真没想到我们竟然还有要请援兵的一天,真是……还不如一头撞死在这里的好。”说着这话,张烈轻蔑一笑,显得很是不屑。

    说罢转头看了看江岸,那里白雪压枝头,好像什么也没有,但三人都知道,此时岸边密林中就藏着一个白色的幽灵,时刻准备着要三人性命。那人耐性奇佳,行动果决,是个极难缠的对手。

    一念及此,张烈长叹一声,满含说不出的无奈。

    “好了好了,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我们已走了数天,距万邪谷也不过咫尺之遥。只要有人知会万邪谷众人一声,完全可以脱身。”独孤光盯着林莫道。

    “不用说了,我一个废人,呆在这里也是麻烦,我去。”张烈仿佛再也受不了呆在这船上,抢白道。

    “张二哥,你的伤肯定不行,我没受什么伤。我去,独孤老大武功高强,顾着张二哥。”林莫拿起手边的剑,站了起来。

    “此去可是危险重重,说不定半路有人袭击。还是我去吧!”独孤光淡淡道。

    “不用。”林莫与张烈二人异口同声道。

    “那……你二人商量一下,也不过数十里路程。”独孤光道。

    “这……”张烈有些为难。

    “不用说了,张二哥你受伤颇重,行动不便。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快一分,就少一份危险。”林莫拍拍张烈肩膀,示意他不用再说了。

    “行,那就三弟去吧!他脚程快,你和我守在这里阻住强敌,帮三弟一把。”独孤光起身也拍了拍张烈,把船缓缓撑向岸边。

    林莫一下船,就用起轻功,奔走如飞,人如漫天雪中一匹白练,渐行渐远。

    等到已完全看不见林莫身影,张烈回头冲独孤光笑道:“老大这一招果然高明,如果对方去追三弟,你我就可以脱身,如果不追,三弟又可以搬来救兵,妙啊!”

    独孤光收拾了碗筷,轻笑道:“我也不是如何忌惮追踪的那人,只是我不确定他身边,是不是有一个绝顶的暗器高手?”

    “哦?难道有两个人?”张烈奇道。

    “也许,以他那日所用的武功,使不出来那么霸道,强劲的暗器。但是他数日跟踪,我看见的却只有他一人。此次差遣三弟前去联络人马,无论怎么样,都对跟踪那人有害无利。”独孤光看着岸边森林,细细解释道。

    “如果是两个人,那暗器高手狙击三弟,另一人就不足为虑。如果暗器高手留下,我们又该怎么办?也许还有更多人埋伏呢?他们的目的呢?”张烈问道。

    “最多只有两个人,不会有更多了。上次袭击,实在是抓住了一个绝佳的时机。简直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那天,如果真有更多人,我们绝对活不下来。那暗器高手也许对用刀那人有信心,所以一开始没有插手。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暗器高手,一直都是一个人而已,也许他提前准备好了什么机关。”独孤光道,他连日思索,对于那个用刀者抓时机的本领,隐隐有些忌惮。

    停顿了一下,独孤光问道:“二弟,你会做赔本的买卖吗?”

    “我不会。”张烈肯定道,他看了看断臂,这可以算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大的亏了。

    “三弟只是一个人走,我们这里,可是有两个人。如果真有那个暗器高手在,他会取一舍二吗?现在,我们可以登岸了,会抓时机的那人应该已经走了。我们去会会这个有趣的人。”独孤光把船直接停靠在江边,上了岸。

    林莫运起十二分的力气,用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快的速度狂奔。

    他感觉并不好,船数日不靠岸,很明显是独孤老大自己都没有信心拿下对方,那天最后突然出现的那枚铁莲子,实在是厉害,自己的兄长也没有这个本事。独孤老大害怕一旦靠岸,自己一定是首当其冲,对方想要剪除的第一个目标。现在让自己去求援,不妨说是拿他当诱饵,用来调虎离山而已,落单的猎人,就是最好的猎物。

    猎物虽然是他,但是他现在已下船,他可以逃命,他的轻功很好,非常好,天下有他这样轻功的人不多,留下那两人等死。这样想着,林莫不禁有点得意自己力争到了这个机会。

    可是他要逃去哪里呢?

    目前最安全的地方,恰恰是他要去的目的地——万邪谷,那里邪派高手汇聚,双方已提前说好,有这些邪派高手坐镇,加之万邪谷地势之利,就算龙虎卫在这里,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独孤光,算盘打的真周到,怎么算都在你手心里。”林莫咬着牙恨恨道。

    他一边骂骂咧咧,一边以最快速度向万邪谷奔去。

    墨昙心合上望远镜,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