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老手
    墨昙心现在距独孤光与张烈不足百丈,这个距离,可以说很危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对武林中人来说,百丈距离遇敌,而且是与自己有实力差距的强敌,不是个什么好消息。只是几个呼吸之间,就可以缩小双方距离。

    墨昙心会不知道这个道理?

    当然不是,所以在独孤光上岸向林中走来的时候,墨昙心就直接卷铺盖逃之夭夭了。

    双方距离现在拉开到了两百余丈左右。

    漫天飞雪,满树银华。

    有野兔自林中跑过,还没跑出两步,具备一记梭镖射倒,雪地上立刻现出一片猩红。

    独孤光冷眼看了看那只兔子,神情漠然。他近几日被身后的追踪者骚扰,早就想大开杀戒,整日满身戾气四溢。此时刚到岸边,恰好一只野兔跑过,想也不想,就射杀在当场。

    看见一片红色血迹,他的一双碧眼越发的明亮了起来。

    秋霜道三凶,本就是因为同样嗜杀成性,所以相交勾结,为祸一方。

    独孤光与张烈两人上岸后,就一直谨慎的观察四周,追在身后的这个家伙,雪夜袭杀,箭上涂毒,是个辣手角色,不可掉以轻心。

    独孤光的一双如猫般的夜眼,不但夜能视物,而且目力极好,三十丈外都可以分辨秋毫。一双冷眼扫视树林,四下观察,终于在一棵树上发现了一处脚印。

    张烈断了一臂,只好在林中行进,看着树上追踪脚印的独孤光,轻巧的缀在后边。

    除了黑灰色而且光秃秃的枯木,林中白茫茫一片,几只黑色的乌鸦在树枝头嘎嘎叫着,听起来有些瘆人。独孤光在树枝上腾身轻跃,他虽然看起来高壮,可轻功相当不错,说踏雪无痕未免夸张,但也可以用身轻如燕来形容。此时顺着墨昙心撤走的蛛丝马迹,一路追踪,直追出一百丈有余。

    白得让人眼花的雪林中,突然有一片雪轻动了一下。

    只是轻轻一下,可能一般人是无法注意到的,但是独孤光立刻察觉到了,他对危险的敏锐度丝毫不输于他的武功。远远冲张烈一打手势,两人立刻合围过去。

    张烈执着一条五尺软鞭,他的长鞭和右臂,都留在了那天夜里,好在还有一条备用的软鞭,此时马上就要追到这个家伙,他显的异常兴奋,抓住这个家伙,一定要把他凌迟处死。

    两人离那片雪还有十丈距离,马上就要形成合围之势。张烈露出满意的微笑,独孤光面无表情。

    墨昙心藏在雪里,只露出一双黑的发亮的眼睛,雪堆积的很深,为了避免被直接发现,墨昙心这些天来一直是在树枝间来去。看着两人越来越近,墨昙心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待到三人之间只隔十丈时,墨昙心一跃而起,手中连弩快箭连发,同时抽身急退,显得异常狼狈,好像被人突然发现一般。

    他的轻功本就卓绝,此时逃跑出来,好像兔子一般,窜的飞快,一瞬间与独孤光拉开数丈距离,轻纵到一棵树上,在林中枝头好像一只白色大鸟,偶尔停留。

    张烈躲过弩箭,挥手就是数点寒星,可惜墨昙心逃的实在太快,数枚暗器打在树干上,发出一阵哒哒声。

    独孤光眯眼看着墨昙心,小心翼翼的追击,他要看看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林中风起,枝头的雪簌簌而落。墨昙心上窜下跳,躲避着背后的暗器,不时转身用连弩回击,三凶二人始终离墨昙心有数十丈距离。

    不知对方在玩什么把戏,独孤光不敢追太快。当他顺着墨昙心逃跑的路线从树上越过时,突然感觉脚腕一紧,暗叫一声不好,树枝间不足三尺远,也不知是从哪里,窜出几只短箭,来势甚急。三尺距离,实在太短,饶是独孤光这样的高手,一时之间也是猝不及防,空中一转,两支短箭射穿衣袖而过。

    独孤光重新落下时,脸上已有冷汗。这机关,他是什么时候布下的?

    林中张烈的情况也是一点都不好,猝然见独孤光受暗箭袭击,自己这一定少不了,念头一闪,突然感觉腰间一紧,幸好他武功不差,及时挺住,低下头看时,只见一根几乎细不可见的丝线被绑在两棵树之间,离地三尺左右。

    这不是独孤老大的灵蛇丝吗?用秘法制成,肉眼难以察觉,独孤老大经常用来设置机关陷阱,比刀子还要锋利,刚才自己差点被腰斩啊!

    这个家伙,心思很缜密啊!逃跑时都还设计了这么多小陷阱。

    一旦发现一个陷阱,两人立马就谨慎了起来。虽然他们对于陷阱机关看的多了,但是该谨慎还是要谨慎。一旦谨慎起来,速度自然而然就变的慢很多,几乎都要一步三试探。

    而墨昙心,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

    两人一路试探,惊奇的发现,这里陷阱比他们想象中要少一些,但是也要巧妙的多,巧妙的意思就是随机设置,到处都是灵蛇丝,有些及颈,有些在抬脚处,只要稍不注意,就会落得被切成几块的下场。

    独孤光只感觉有些后悔,那日他感觉到危险不安,用灵蛇丝设置了陷阱,结果遇上半夜袭杀,匆忙之下差点被人头都砍下来。这家伙不比江湖中人,会打着所谓除魔卫道的幌子,更不会光明正大挑战,都是极其阴险的手段,完全就是一个刺客。收集了他的灵蛇丝,用的比他还溜。

    三凶做恶多年,遇到这种情况也就数次,而且对方都没有这么准确高效。

    失去了墨昙心影子,独孤光只能按照他之前逃跑时留下的脚印痕迹一路追踪,可恰恰这条路线里到处是夺命的灵蛇丝,而且这个设置真的是险之又险,是个极懂人心的老手。

    妈的,是不是沈家内卫的人啊?

    独孤光有点害怕,沈家那帮内卫和龙虎卫,江湖上除了明山堂的人,没有不怕的。

    越想越后怕,但是还是硬着头皮往前冲,躲过了数根灵蛇丝,他终于追到了最后一个脚印,再往前,就是白茫茫的,什么痕迹都没有。此时又有风,让原本还剩的一丝一毫痕迹都不见了。

    看着面前的一处空地,独孤光与张烈同时止步。

    这片空地,真是……真是白啊!

    穿着白衣藏在这里,上面再盖上一层雪,找到不难,但是危险。

    远处一片雪此时突然又动了动,这个套路还来?

    独孤光冲张烈努努嘴,后者用仅剩的一只手,握着他的五尺软鞭,满不情愿,而又小心翼翼的朝那片雪走去。

    那片雪动的越来越激烈,张烈只听到自己的心也越来越剧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