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一招机会
    一招

    机会只有一招

    如果失去了这个机会,那么就很难搞定三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墨昙心藏在雪里,整个人大气也不敢出,眼睛闭着,白色围脖紧贴在嘴上。虽然有风声,但他还是不敢有丝毫轻举妄动。

    接下来的事,将非常关键。

    张烈拿着软鞭,心下惶惶。那片雪不动了,和周围的雪地融为一体,看不出有什么差别来。

    这应该是个陷阱。张烈与独孤光二人心里都是这样猜测的,所以二人的注意力其实一直都在那片雪周围,林中的风雪逐渐变大,视线遮蔽,有些看不清周围。

    墨昙心的手按在刀柄上,轻轻动了动手指,眼睛透过雪中两个小孔,盯着独孤光的后背。

    一刀必杀。

    还未到雪边,张烈手中长鞭一甩,直直打在那片雪地上,立刻发出一声机拓轻响,两支黑色短箭从雪中窜出,张烈早走准备,闪身避开。

    黑色短箭直接钉在不远处的树干上,发出“夺夺”两声轻响,却又很快被风声淹没。

    独孤光心下松了一口气,心下暗想,就这点本事吗?搞点暗器机关?

    大雪朔风翻飞,脸上冻的生疼,独孤光突然从风中嗅到了一丝古怪的气味,气味转瞬即逝,却是真真切切的闻到了。

    好像是硫磺的气味……不对……不像。

    独孤光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只是感觉有些不安,想张口把张烈叫回来,退到林中防止偷袭。

    “二弟……”岂料刚一张口,独孤光与张烈之间的雪地里,猛然传出一阵惊爆,势如雷霆,直震的耳目发麻,滔天雪浪平地掀起,足有十丈高低。

    雪浪在两人之间炸开,张烈还没有回身,只感觉仿佛被人从背后踹了一脚,胸中血气翻涌,忍不住“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直接扑倒在一片白雪里。

    独孤光被灌了一口雪,雪中还夹杂着些许暗器,被他舞起绳棍,挡了下来。

    雪浪滔天,五感受阻,眼前一片昏花。

    独孤光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这是什么暗器?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几乎在爆炸响起,雪浪飞升的一刹那,独孤光左侧一道白影飞起,直直从雪中钻了出来。独孤光全力阻住雪浪和混杂其中的暗器,用余光瞥见一物从左侧飞起,来了,他的嘴角不禁出现一抹笑意。不及细看,长棍调转,以棍为枪直接向那道白影刺去。

    长棍调转的一刹那,墨昙心用尽他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和力量,从独孤光右侧的雪地里突袭而出。

    长刀出,风中有刀声,天光暗淡。

    风雪掩住刀声,时光仿佛凝固。

    独孤光也是难得的高手,一棍刺出,发觉刺中的只是一件衣服时。想也不想,头一转,刀网拧成的绳棍笔直向身后击去,对方一定是从后边偷袭的,如果是他,也一定会选择这样,因为身后永远是最好的偷袭角度。

    只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墨昙心的速度,太快了,衣服被机关拉起的一瞬间,墨昙心就直接拔刀杀出,一招,凭着独孤光的机会,他只有一招的机会,一招不中,就要赶紧逃开。

    如果两人死斗,墨昙心有把握同归于尽,但关键是——他不怎么想死。

    杀三凶,杀的了就杀,杀不了……杀不了这个有什么办法,先保命要紧。

    刀斩棍来,只是一刹那。风中混杂着一声惨叫和痛哼,墨昙心感觉肋下巨痛,仿佛内脏震碎了一般,整个人翻飞出去,一头栽到了雪里,整个人感觉都无法呼吸。从冰冷的雪地上一跃而起,墨昙心毫不迟疑,拔腿就逃,运起轻功急掠而去,生怕退的迟点落的个同归于尽的下场。

    该死,失手了,墨昙心暗暗自责。

    雪中有血,独孤光捂着半张脸,长声惨叫。眼前一片模糊,完全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他又害怕那个刺客再次偷袭,连忙护住身前,退到张烈旁边。

    虽然打斗看似激烈,其实连一盏茶的时间都没有,从张烈触动机关到独孤光遇袭,也不过几个弹指之间。

    独孤光捂着脸,痛不欲生,刚才背后刀风传来的一刹那,他转头稍微后仰,向左下方倒去,同时手中长棍反手而出,重创刺客。

    因为他在危急时刻将头后仰,所以避过了那精准至极的斩首一刀,可也正是因为这一避,刀虽不及脖颈,却是直接在他脸上留下了一刀。刀直接切开右边脸颊,纵掠而上,砍下了右眼。

    不知如此,那一刀斩的极深,墨昙心都感觉自己的刀直接砍到了独孤光的牙齿上,崩碎了几颗牙齿。也因为这样,所以墨昙心逃的非常快,一击不中,当然要赶紧逃,把这样的一个杀人魔搞成这个样子,不跑?闹呢?

    有时候,受伤发狂的猛虎,比没有受伤的还要可怕的多。

    独孤光吐出嘴里的几颗碎牙,挺感觉痛的实在钻心,他感觉更多的,是害怕,刚才如果头没有本能的一仰,现在落在雪地上的,就是他的人头了。

    这个人,真的……太危险了。

    雪地上张烈缓过神来,转头就看见独孤光那张几乎被毁了一半的脸,血从刀口涌出来,多的吓人。右眼已经完全瞎了,刀甚至斩断了部分眉骨,这伤势,没死真是命大。

    撕下衣服,张烈想帮独孤光包扎一下伤口,但是此时独孤光受创后气怒交加,一把推开张烈,不发一言,顺着原路退去,张烈颇惧怕独孤光,只好顺从的断后,防止对方再搞个什么花招。

    此时距离两人三百丈之外,墨昙心躲在一块大石后,用望远镜看着二人离开,今天这次袭击实在是危险,至少危险程度超出了他的预计。

    他几乎有十成把握一刀了结独孤光,还是低估了对方,尤其是他那对危险的极度敏感与杀手一般的快速反应。

    肋下还是痛的要死,墨昙心解开衣服,从衣服里面掉出来一块铁板,这是他平时练功时的用具,效果与沙袋作用一样,这次出来袭杀,本来打算解下来,又考虑到有危险,还是带上,当做防弹衣也好。

    此时再看那铁板上,被一记软棍打出一块凹陷,如果没有铁板护身,那一棍绝对会让他当场重伤。

    现在呢?现在要干什么?墨昙心有点犹豫,有点后怕。

    走吧,好歹要看看他们干什么,三凶另一个提前走的,一定是去搬救兵了,他记得这里不远好像有一处万邪谷。

    打定主意,墨昙心缓了一会,又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四周,又悄悄的跟了上去,只是再也不敢靠太近,只是远远的监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