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万邪谷
    独孤光与张烈二人坐在船上,船悠悠而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雪落入寒江中,不见踪迹。

    江中偶尔游过几尾锦鲤,感觉到船上杀气,也吓的仓皇游开。

    自前天开始,便是连天大雪,一下数日。墨昙心远远跟在两人后面,相隔一里左右,不时拿出望远镜观察一番。

    现在三凶里林莫已走,独孤光右脸受创,瞎了一只眼睛,张烈被砍断一臂。虽然离理想的结果有点差距,但也可以算有些成果。

    墨昙心跟着两人,也是害怕会再发生江鱼小驿那样的惨剧,独孤光失去一眼,现在定会更谨慎,更残暴。

    这一路追踪三凶以来,抓住两次机会,一次突袭,一次诱敌,自己没有受什么伤,这已算是很划算的买卖了。但还不够,墨昙心坚持的,是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原则,给他时间,早晚拖垮解决三凶。

    可惜,他没有什么时间了。

    风云城外折戟江,发源于冬华道西南,流经百里,中途汇聚数条支流,渐成滔滔之势,最终过缺月山,进梧桐峡,入太平道。而城外万邪谷附近的山泉瀑布,是此江至太平道为止,最后注入的一条支流。

    船顺着江岸又行了半日,驶进了万邪谷支流。

    墨昙心钻在树林之中,越过独孤两人直接进了万邪谷中。

    万邪谷位于太平道东北,是一处非常古怪的所在。谷中常年烟雾缭绕,不见人踪,其中更有众多毒虫猛兽,怪石异花。最奇特的,就是在这谷中,指南针会完全失效,加之谷中地形多变,几乎没有道路。寻常人一入山谷,生还无望,就算是自持武功非凡的武林人物,也常常遭遇不测,葬生其中。所以山谷附近居民稀少,不见人烟。

    多年前,江湖邪派作乱,被沈府四处追杀,最终在这山谷附近消失,近些年有传言山谷附近又有邪派现踪,但是沈府忙于对付山海观,没有精力查证,也就不了了之。

    山谷两侧都是乱石峭壁,谷中都是植物灌木,灌木底下,似乎有什么悄悄蠕动,有些什么悉悉索索。有飞泉瀑布从谷内高处流出,砰然作响,水花四溅。

    谷中右侧最高处,不知何人,建了一座八角飞檐望亭。墨昙心攀着凸起的岩石,直接翻上了百丈山崖。

    以前他碰过极限运动,也曾在有保护措施时爬上过崖壁,但是现在,他确实完全不用任何保护,就绝对可以登上任何高峰,内息流转,浑身感觉仿佛沐于温泉之中,同时,人会更加敏捷迅速,力量也自然而然更加迅速,这就是所谓内力了。

    墨昙心说不清内力究竟是什么,但是经过训练,他的内力也算一流高手之列,老实说,内力没有多少用处,没有以前所谓小说中那千般功效,还是要靠格斗技巧,而墨昙心,某种程度上说,掌握着最好的近身格斗技巧与刀剑格斗理论,也仅仅是理论罢了,用法上,都是看个人,看天赋,看经验。

    他的天赋不小,不算是特别出色,就他所知,比他在武道上天赋高的人要多一些,比如独孤光,后者能在他的刺杀中活下来,不是没有理由。如果换了张烈和林莫,早就被斩首了。

    不过一刻,墨昙心就到了八角望亭,从亭中看去,只觉天高地阔,心胸为之洞开。江水涛涛,漫天飞雪,飞雪下一只孤舟靠在滩涂,墨昙心看见有数人从滩涂后的雪林中出现,有一个人从人群中走出,把独孤光与张烈接下小船。

    那应该就是林莫了。

    墨昙心把身子尽量伏低,以防被人发现。

    万邪谷外,江边

    林莫在万邪谷中找到一众邪派,没想到的是这些人内部派系林立,先前拟好的约定,现在反倒是犹犹豫豫,几有拒绝之势。说服这一帮人,就花了好长时间。

    待到赶来时,看见独孤光脸上的伤,不禁哑然,暗暗自责。独孤光倒是知道些邪派内部状况,对于他们这样,并不如何在意,心中虽然不快,但是脸上也没有怎么表现。

    那一众人里当先一人,面目青白,看起来仿佛失血过多,快要没有人色。那人正是邪派“五毒派”的掌门许越,他早年间修习毒术,为恶一方,被沈家虎卫抓住斩去右手,拼死逃入这谷中。

    此次沈家为对付山海观,府中连内卫都抽调出太平道,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况,只要抓住时机,就能釜底抽薪,报昔日一箭之仇。他蛰伏多年,才等到这个机会,当然不想放过,虽然派中众人有些异议,他还是力压下来,与山海观联络。

    数日前下山迎接三凶的,就是他手下之人。结果数日前林莫突然进山求助,他心中想借此机会考较一下三凶实力,也因为谷中其他派门的阻挠,所以迟迟未出手。此时见三凶如此惨状,心下“咯噔”一声,不免有些心灰意冷,脸也就冷了下来。

    “独孤兄,久仰大名了。”许越当先行了一礼,手下也是跟着行礼,只是看着三凶一个瞎了眼,一个断了臂,一个明显有内伤,脸上不免有轻慢之意。

    独孤光也是回礼道:“哪里哪里!许掌门方面一手万毒的辉煌,小弟至今犹记。倒是小弟唐突,误中奸人诡计,以这副面目见掌门,实在是惭愧。”

    “哎,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嘛!”许越笑道,心想现在已是如此了,也没什么其他办法,还是先回谷内再说。

    “独孤兄,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进谷中说话,这谷中莫说偷袭独孤兄的几个宵小之徒,就是沈家内卫进来了,也不要想出去。”说罢大手一挥,做出迎客之姿。

    三凶也不再多话,一行人进了雪林,前往谷中。

    许越引着独孤光,叫来身边一个老头耳语道:“三叔,带点人,去谷周围探查一下,防止有人潜入谷中,如果有异动,随时告诉我。”

    那老头是“五毒派”中元老鲁海平,派中排行第三,平日里肩负谷中巡查护卫诸事,领命后立刻一挥手,带走十数人。

    许越又叫来身边一个少年,吩咐道:“聂清,通知谷中各派议事厅会合,共商大事。”

    聂清领命,也很快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烈风大雪,天地一片苍茫。

    不知这番景下,有几多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