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洞中会(1)
    万邪谷议事大厅在半山腰一个山洞中,洞中就是谷中瀑布的发源地,水流自洞深处流出,到议事大厅,已有十尺宽,深浅不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从洞中看去,沉静平缓,水波粼粼,流到石洞外面,反倒是另一番模样,十数丈水瀑轰然而下,震的四野动荡。

    墨昙心被那胖子带到石洞附近,本来打算直接杀人灭口,看着那胖子抖若筛糠,声声求饶,最后还是有几分心软,打晕藏了起来。

    悄无声息的避过守卫,墨昙心从水中泅渡入洞中,此时议事厅人少,武功不高,他也依仗着卓绝的潜行本领,躲到了一处岩壁后面,身上水声哒哒,好在这石洞里四处都是水声,也没人在意。

    侧首看去,洞中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其时已是正午,谷中各路人接到邀请,都三三两两,陆续来到此处,不大的万邪谷,竟然有百数人之多。

    这些人俱是凶徒,在这谷中数年,都有些见不得人的事,平日里几乎很少碰面,此时被许越邀请来,密密麻麻聚在石洞中。众人服饰各异,多是粗布麻衣。其中互相认识的,聚在一起谈笑风生,还有些沉默寡言,都躲在暗处的角落。更有人戴着斗笠,蒙住面目,不想让人知道真实身份。

    一时间只闻洞中皆是说话声,不过半柱香,许越拥着三凶进了洞,左右急忙避开,似乎对这位万毒派的掌门都很是惧怕。

    独孤光冷着一张脸,看不出是喜是怒。只能看见双眼在四周烛火照映下,闪动着点点寒光。张烈与林莫两人在许越和独孤光身后,目光扫过场中众人脸庞。

    众人让出一条道,把许越等人迎到石洞中一片平台上,石台天然形成,三四人站也很是宽敞。

    许越上台,看着洞中百人,感觉很是满意。他抬手示意众人安静,场中说话的人都安静下来,静静望着许越,有人眼中有期待,有人则是满满的嘲讽,有人虽然望着许越,但是眼神焕然,显然注意力不在这里,更多的人关注点都在三凶身上。

    “许老大,今日里把兄弟们召集在这里,是为了什么事呀?”人群中有人问道。

    “今天把诸位兄弟召集在这里,是要商量一件大事。”

    许越自信扫视场中,颇有一种舍我其谁的气势。

    “许老大,卖什么关子,直接抖出来吧!”人群中有人喊道。

    “就是,就是,直接说吧?”

    “怎么?是要出谷吗?”

    “啊?出谷,沈家内卫还在,不要狗命了?”

    场中一时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胡乱猜测着。许越的计划只有场中极少数人知道,谷中大多数人都是稀里糊涂被请过来的,一脸茫然。

    “各位兄弟,稍安勿躁,且听许某说完。”许越听着场中议论,轻笑着道。他的说话声音不大,但是极有气势,中气十足,足见内力修为不弱。

    墨昙心心中一惊,仿佛听到有人在耳畔说话,这谷中原来还有内力修为如此精深的高手。他躲在距离石台不过十丈的洞壁凸起的高处,全身隐没在黑暗中,不自觉的放缓呼吸,压制住心跳。

    “许某不才,今天邀来诸位兄弟,是想谈谈旧事。”许越面色沉静,缓缓道:“诸位可还记得都是如何到这谷中的?”

    “说这些作什么?”有人对这问题表示了不免,但随即被嘈杂声淹没。

    说罢,他眼光在人群中扫视了一圈,盯住一人道:“贺大哥,你说说?你怎么到这谷里来的?”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是个高大的黑衣汉子,断了一条腿,被人齐膝砍去,蓬头垢面,看样子甚是落魄。

    那人闻言一顿,旋即想起往事,面上立时现出悲痛神色,开口道:“不说罢了,罢了。”

    “哎,男子汉大丈夫,说出来怕什么,这在场的众人哪个没有点故事。”有人看见他这样,不满道。

    “怕个屁。”

    “又不是老婆被人睡了,瞧这熊样。”

    更多的人应和着,“快讲,快讲。”还有人发出轻轻的嗤笑,很看不起一个大男人这副模样。

    那姓贺的汉子抵不过众人,叹了一口气,终于道:“罢了,罢了,我说便是。”

    人群中立时响起一阵笑声,对于他人隐私,总有人有一种扭曲的好奇,有些人甚至鼓起掌来。那汉子向鼓掌处狠狠看了一眼,又有点无可奈何,开始将起来旧事。

    “诸位兄弟,我本命贺三川,家在太平道东南,因为生计所迫,聚了三百兄弟,做些没本钱的勾当。本来相安无事,岂料不知怎的,惹到了沈府内卫,夜里被攻破了寨子,我兄弟除了我这个废人,没一个逃出来。我拼死逃出,也被“雀舌”王威斩断了一条腿。可恨啊!更可怜我家老小,被那内卫杀了个干净,头挂满了门前。”

    说到伤心处,涕泪涟涟,八尺男儿,泣不成声。众人听着,只觉也触到伤心处,都沉默不语。

    “啪……啪……啪……”场中突然传来一阵掌声,一个人冷着脸,只是恹恹的拍着手。

    数百道目光瞬间聚集到那人身上,瞧见一个白面书生样人物,窄肩长臂,马脸细眼。眼睛虽小,却是精光四射,有人只看了一眼,不自觉的避开。

    “你想干什么,狼心狗肺吗?”有人骂道。

    那书生看了众人一眼,缓缓道:“鄙人只是感觉此事可笑而已,所以鼓掌以和,有问题吗?”

    “这有什么可笑的?”书生旁边一人问道。

    书生脸上现出惊讶之色,显的很是夸张,这表情在他那一张马脸上,顿时给人一种滑稽感,只听他道:“这贺爷做的没本钱的买卖,本来就应该做好杀人人杀的准备。此时遭了报应,不思报仇,却在诸位面前哭哭啼啼,难道不好笑吗?怎么?哭几声就可以哭死几个内卫,哭死沈家二爷。”

    如果他能报仇?会在这谷中吗?你呢?你又是什么东西?阁下听起来厉害呀?怎么也要躲到这谷中来?不知你做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众人一阵喧嚣,乱七八糟问起来,有人说话极尽讽刺意味。似乎借着贬低别人,可以不去计较自己的无能。

    “观阁下气度,可是秋霜道“黑白扇”白燕然。”许越问道。

    “许老大好眼光。”书生从袖中抽出一把黑扇,随手打开,众人只见黑扇上书写“白燕然”三个白字,笔力遒劲,端的一手好字。

    “原来是白燕然。”

    “真的是他?”

    “白燕然是谁?”

    “连白燕然都不知道,秋霜道中白露门主下第一人,他怎么也在这里?”

    又是一阵骚乱,白燕然听着众人议论,只是一声轻笑,扫视了周围一圈,冷然道:“白某无能,因为旧事被龙虎卫追捕,幸得逃命,也不过杀了虎卫一人而已。”

    “什么?”众人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