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洞中会(2)
    场中众人都是受沈府追杀,或者因为各种江湖仇杀才躲入这万邪谷,其中艰辛,个人自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此时听闻有人竟然杀过仇敌,而且向来是以突袭著称的虎卫,登时来了兴趣,当然也有人轻笑,不信这话。

    “我今天在这里,不是来听诸位武林同道卖惨哭诉的,是要听听许老大高见,报仇雪恨。”白燕然盯着众人,正色道。

    “不知白兄与沈家又有什么过节。”许越好奇道。

    白燕然合住黑扇,叹了一口气,似乎那往事让他不愿多回想,洞中灯火摇曳,照的人影幢幢。

    “我昔年与五位兄弟在秋霜道逍遥,纵横武林,好不快活,可谁料到,偏偏成了沈家的眼中钉。那龙虎卫千方百计挑拨我们兄弟关系,引发诸多误会。”

    他又深深叹了一口气,接着道:“也是我们兄弟愚蠢,没有早日识破他们的奸计,着了道儿。到悔悟时,兄弟一行人只有我一个人了。我一个人势单力薄,想那虎卫之中,都是江湖难得一见的高手,每次行动,都是三人突袭。没有办法,我就向山海观观主付流年求助,付观主看不过龙虎卫这般欺压我们,就帮了一把,我们设计杀了一名虎卫。”

    “好。”座中有人听到他杀了一个虎卫,感同身受,好似自己动手一般,座中有人听到,却是暗暗捏紧了双拳。

    “虽然杀了一个虎卫,但是又何以报我兄弟深仇,近日听说沈家龙虎卫卯上付观主,白某在这穷山之中苟延残喘,于心何忍,此番过来,就是想许老大之大事也许与沈家有关。”

    他这一字一句道来,众人听后议论纷纷,有人满面疑惑,也有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更有人对他所说那个付观主心向往之。

    “听完白兄一席话,更是感觉沈家之可恶,此种武林祸害不除,真是叫人恼怒。”许越满脸愤恨,朝地上狠狠吐了口唾沫,显的对沈家极其鄙视。

    墨昙心在崖壁后藏着,静静听着众人说话,只觉这帮人也太不要脸了,自己作恶多端,最后落的这样的下场,倒是怪沈家的不是,不过明显这帮人没有墨昙心这样的觉悟。

    “这帮人一日不除,武林中便永远没有宁日。”许越显的很是激动。

    “哦?这么说来许老大要替天行道,对付沈家了?”一个悠悠的声音传来,许越顺着声音寻去,只见大厅靠近水流边的石头上坐着一虎背熊腰的黑服汉子,右手断了半个手掌,瞎了一只眼,看起来沉稳中带着一丝狰狞。许越记得这人居住在谷中最后面,独来独往,是余庆道上的大盗,名叫甘山,被沈府龙卫杀了一家老小,自己也差点丧生在“花蝶”唐云手下。

    许越对着甘山道:“原来是甘山甘兄弟,失敬失敬。”

    “不必客套了,有计划直说吧!”甘山一只独眼盯着许越,炯炯有神。

    “甘兄弟刚才说的,我不是没有想过,但是我何德何能?明山堂都不能完全抗衡沈家,只怕沈家二爷连我叫什么名字都没有听过。怎么会想要对付沈家?”许越笑道。

    “那你说这些有什么用?白拿大伙开涮吗?”甘山不高兴道。

    “岂敢?许某今天把大家召集来,要谈的大事就与山海观付观主和沈家有关。想必在座消息灵通的也都听到了风声,沈家与山海观大战,吃了不小的亏。”许越一言未毕,众人又是一片喧哗,这些凶徒被沈家打破了胆,许多人一入这谷中,就和外界完全失去联系,只有部分胆大的还敢派人出去一探虚实。此时听见沈家吃了败仗,都十分兴奋。

    “那这事也是在秋霜道,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龙虎卫败了,沈家的内卫还在。就是这些内卫,也不是我们这几百人可以对付的。”白燕然听罢,脸上现出狐疑之色,用扇骨轻打着手掌道。

    “那如果沈家内卫全部都被调走了呢?”许越反问道。

    这下子白燕然那张处变不惊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什么?沈家内卫被调走了?这……是从来没有之事啊!

    “调到哪里去了?”有人忍不住问道。

    “我多方探查,得知沈家内卫已分五批调走,就在今天早上,我得到线报,最后一批出府的内卫已全副武装,出了太平道,按方向看,是要去支援秋霜道龙虎卫。”许越言语间难掩得意。

    “当真?”白燕然问道。

    “当真,我一共派出数股人马,每一个消息都准确无误。而且,我已与付观主取得联络,他虽然被前方战事缠身,但也派出高手,助力我等大计。”说罢,许越把独孤光邀上石台,正色道:“这位,就是“夜瞳”独孤光,想必“秋霜道三凶”的威名大家都听过。”

    “三凶竟然也来了,真是大阵仗啊!”

    “怎么看起来都受伤了?”

    “是啊,三个人看起来都受了不小的伤。”

    “三凶是谁啊?”

    “连三凶都不知道,兄弟,你怎么混江湖的,秋霜道上的三尊死神。”

    “哦……了然。”

    众人看着三凶与许越,议论声逐渐大起来,白燕然,甘山等人也不禁多看了三凶几眼,出身秋霜道的一些凶徒,与三凶素有交集,呐喊支持起来。

    “只是不知几位此次前来,怎么受了这般伤啊?”白燕然出身秋霜道,与三凶也有交集,此时见到,备感亲切。

    “路上偶遇了几个太平捕,花了点手段,杀了,没想到临死反扑了一把,倒是令人发笑。”独孤光认识白燕然,当下笑道。

    白燕然露出一副了然的样子,问道:“杀的是哪几个捕快啊?”

    “瀚海青城,太平青色,还有他手下几个小喽喽,抓住一把火烧死在了江鱼小驿里。”独孤光平静如水,他虽然心知自己说了谎,想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众人听到,又是一阵骚动。

    墨昙心暗暗记下,又侧耳细细听着,害怕错过了什么。心想这一帮人也是,好像什么见识都没有似的,一直大惊小怪。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群人被沈家追命,早就是一群惊弓之鸟,沈家就在这些人心中的阴影,实在太大,夜里想起来,也是战战兢兢,这种恐惧,除非身在其中,旁人也不得体会。

    “那只怕现在城中捕快都在追捕三位吧?”墨昙心听见有人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