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杀犬
    墨昙心握住刀柄,在水下悄悄移动,他的速度不快,水中微有波澜,完全无法察觉,加上洞中黑暗,众人也不会关注水里有什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本来想乘众人火并时逃出,结果火并速度远远小于他的估计,一开始数人投降,誓死不降的几人武功不高,在人群中稍稍扑腾了一番,就被杀死了。

    呆在水下,以苇杆换气,同时看着洞内灯火,思考该如何行事。此时猛然听到这群人中竟然有沈家的人,差点呛了口水。

    冷静下来一想,却又不对,从自己追杀三凶以来,都是突然袭击,为了不暴露自己,脚上绑草布,脸上围白巾,还带着斗笠,几乎没有露过脸。

    就算露脸,也不可能被人认出是沈家的人,他才刚回到太平道不足二十日。

    心中有了计较,慢慢的继续向前游去。此时所有人注意力全部在许越身上,正是好时机。

    石洞中血腥气还未散,空气中,凝着一股咸甜粘稠的感觉。与会众人顺着“万毒派”掌门许越的眼光看去,都落在了一个少年身上,那少年不过十六岁,微圆的面上还带着一丝青涩,正是许越的贴身侍童。

    聂清惊讶的看着众人,显的手足无措,笑道:“掌门,不要说笑了,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我什么样你还不知道吗?”

    许越听到这话也轻笑道:“你跟了我三年,办事牢靠,本来没什么不对。”

    “那掌门你这是……”聂清咽了咽口水。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你于无人处偷放出了一只信鸽,从那天开始,我就怀疑你了。”许越冷着脸,看不出是高兴还是悲痛。

    “掌门,你在说什么呀?什么鸽子?我没有啊!”话说着,几道冷汗已从白皙的脸上留下来,眉头也控制不住的抖着,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他紧张异常。

    “别装了,聂清,自从你来我门下,三年内,我建立在太平道的联络处一个接一个消失。从那时我就怀疑有内鬼,怀疑你后,我遣人去查你曾说过的亲属。估计你自己都忘了那个设计好的亲属吧?”许越向林莫看了一眼,继续道:“他们演的很好,可惜还是露馅了。那家的小儿子,说他可从来没有听过什么表亲。”

    此话一出,聂清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整个人冷汗直流,眼神从众人身上扫过,只见洞中这些人,各色衣衫,各类人等。不觉镇定下来,昂然而立。

    “我没想到,几年前的一句话,你还记得。我们大意了。”聂清痛心道,沈家暗椿的身份,都是经过详细安排的,为了以防万一,被人察觉出来。

    他在许越身边卧底三年,自己都快忘了假身份中亲属那一项,没想到这人还记得,而且去查验了。

    “不用废话了,既然为沈家干事,就要做好死的觉悟。”许越也不再多话,冷眼看着聂清。

    感觉逃生无望,聂清有一丝失落,但是马上振奋起精神,就算是死,也要拉上几个这里的凶徒。

    生是沈家人,死是沈家鬼。

    拿着手中利剑,聂清舔了舔嘴唇,又活动了几下手指。

    猛然如鹰展翅,三尺长剑向前刺去,直攻许越,后者快步退开,聂清向前数步,突然变招,手中长剑饶腕一转,变正手前刺为反手右刺,身形如鬼魅一般向右刺去。

    长剑轻灵,一剑穿喉,正是刚才说胡话的刘老三,这次他身旁之人急于退开,忘了拉他一把,反倒是他第一个中剑倒地。他是瞎子,加之人声嘈杂,听见剑声时已是喉间一冷。

    聂清出手,其他人也争相出手,毕竟对于这些江湖人来说,杀死一个沈家的暗椿是件荣耀的事。人声呼啸,数只长兵向聂清攻去,聂清长剑一荡,霎时剑芒一片,照亮山洞。有数人急于立功,冲上前去,被剑芒扫到,手腕经脉俱断,惨嚎连连,血光四溅中,长剑迅速刺出,又有三人喉咙被刺穿。聂清抱着必死之心,越战越勇,一路攻杀。

    数招交手,座中百人,已有四人身死,至少八人受伤。一时间,被沈家追杀的场景又浮现在了脑海,竟然没人再敢出手,白燕然,许越等人只是静静站着不出手,冷眼旁观场中。

    聂清身上也有数道伤痕,右腿被一剑刺穿,右肩也被一记勾镰划伤,血快速流失,右腿有些冷,行动因为伤势,已不如刚才灵活。

    身虽受伤,斗志犹在。

    “沈家的鹰犬受伤了,大伙儿齐上,宰了他。”有人一声招呼,众凶徒又扑上来。聂清一咬牙,剑如蛇蝎,招招取命,又与众人拼杀在一处。

    洞内本来宽敞,此时都舞动手中兵器时,就显的拥挤了。

    庞冲被挤下洞中河,砸起一大片水花,那人猝然落水,又是个不会游泳的旱鸭子,仓皇之下乱抓,手摸到一条刀刃,冷的扎手。没有叫出声,被墨昙心一刀了结,血在河里散开。

    身边的人看见庞冲落河,只挣扎了两下就不动了。好奇之下,也不理会他人,趟进河里查看。水花一动,一把三尺七寸雪白长刀被人从水中掷出,双方相隔不过两米,刀来如电,刀尖立刻透膛而出,那人摇晃了两下,仰面扑倒在河里。

    墨昙心更不犹豫,手中弩箭悬刀连扣,从背后射中数人,这些江湖中的人本来不会这样容易中剑,但是这个时候声,光,色,味混杂,又被情绪所感染,都没有任何察觉,无一例外全部中剑。

    人群后方响起几声惨呼,许越和其他一种高手马上发觉,还未行动,从后方半空突然相继飞来数物。

    “别用暗器。”许越看出那物,急忙出言提醒,可惜慢了一步。

    数只暗器打中其中几包。那几包东西正飞到众人头顶,被暗器打中后,一下子散开,立时场中众人头顶被一片草木灰群掩盖,原来那几样是包在油纸里的草木灰,墨昙心一贯都会在身边带几张油纸,有时有用,追杀三凶过程中,顺手包了几包,准备偷袭时用,结果现在用到了。

    草木灰没有浸水,被打散后满场飞灰,咳嗽声此起彼伏,聂清乘着这一乱,强忍咳嗽,又杀了几人。突然手被一人抓住,他大惊之下一剑刺来,被墨昙心一刀挡开。

    墨昙心只带了一个斗笠,上面还滴着水,聂清看了看他的刀,眼中惊疑不定,手上的杀招一时僵在原地。

    墨昙心取下脸上的蒙面布巾。

    聂清看着他,脸上更是露出一种见了鬼的表情,失声道:“怎么……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