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逃亡
    “没时间解释,马上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墨昙心说着蒙上面巾,一把拉住聂清,把他拖离人群,旁边人反应过来,被弩箭射倒,墨昙心的连弩箭矢都是涂了剧毒的,基本上是只要中箭,就没有生还可能。

    聂清跟在墨昙心身后,因为场中灰尘,也不自觉的咳嗽起来。墨昙心从包里掏出数枚烟雾弹,乱扔到人群中,有人以为是暗器,用兵器打散,正好烟雾又被扩的更大,洞中灰尘未定,又是浓烟滚滚,众人直叫苦不迭。

    “有毒烟,有毒烟。大家快出洞,快逃。”聂清适时的大喊道。

    “哎呀,我中毒了,快出洞。”此言一出,立刻有数人信了,也高声喊叫起来。

    人群大乱,再没有什么心思追杀这只鹰犬,纷纷向洞外跑去,许越与甘山等人大惊,独孤光等三凶还好点,墨昙心的这个烟雾弹雪地突袭时用过,那次吸入不多,知道除了气味呛人,似乎没有毒性。

    “不要乱,这烟没有毒性。”许越大声疾呼,但是没一点作用,洞中人已完全溃散,有人更是被绊倒,丧生在众人脚下,可怜曾经也是枭雄,最后死在了这无名之处,想来也算是阴沟里翻了船。

    说来很长,不过眨眼之间,墨聂两人行动极快,从草木灰掩护到现在突出人群,不过三分钟而已。他们两人配合极娴熟,背对背而行,一刀一剑,加上两把连弩,防守几乎无懈可击,瞬间又杀伤数人。

    两人一路疾行,直奔洞中水池而去,那里人少,水深,在这种黑暗环境,只要钻入水中,从水中出洞,就是入了海的鱼,进了锅的鸭子。

    聂清本来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因为墨昙心临时插手,胸中又燃起了生机,这份生机炽热,仿佛如这黑暗中的一把火。

    洞内人向洞外跑去,墨聂二人则是向洞中河跑去。在人流中横插一脚,立刻有数人惊觉,刀剑招呼过来。墨昙心丝毫不客气,觉得前面这人有些眼熟,直接踹倒,那人“啊呀”大叫一声,转过头正看到墨昙心,大叫起来:“怎么是你?”

    正是在半山腰遇见的关彪,曾拿弩威胁墨昙心。

    他拿起强弩,可箭未出,就被墨昙心一刀斜斩断弩机,他用弩时右手扣悬刀,左手端弩,弩机被斩断的同时,把左手齐腕削断,关彪巨痛入心,嘶声痛叫起来。墨昙心一脚过去,踢掉了他的几个牙,把他踢翻在一群中。

    两人踩着关彪,马上就要奔到河流边缘,却被数人拦住,正是独孤光与白燕然一行人。

    “还有一个,不知阁下何名?”白燕然施施然问道。

    墨聂二人完全不废话,直接连弩招呼,每弩装箭十发,射完后两人一把捏碎连弩,扔在水中。手中刀剑齐向对方数人而去,白燕然,独孤光都是难得一见的高手,此时在洞中暗处交手,都是施展平生所学。墨昙心与聂清两人都感觉初时还能应付,百余招过后,久攻不下,二人疲态初现。

    两人急于攻破对方包围,进入水中,就算是把战场拉入水中,也比现在这个情况要好。但是白燕然与独孤光这样的高手在,异常艰难。

    墨昙心一咬牙,直接快刀连出,用的都是赌命的打法,只要对方稍有不慎,就是同归于尽。局势有了生机,但也因为这不要命的打法,墨昙心比刚才受伤更重,最好的防守就是最快的进攻,这话,在面对多个强敌时是不怎么适用的。

    这边墨昙心对上白燕然与甘山二人,那边聂清对上的是独孤光与林莫一行人,双方缠斗起来聂清吃力无比。三凶虽然受伤,到底是高手,聂清伤对方不着,对方却在一直消耗他的体力与意志。

    他们二人根本到不了水边。

    聂清大吼一声,使出浑身解数,剑芒映天,照的半边银白,还是被困,墨昙心一边挡着白燕然的铁扇与暗器,又一边要挡甘山的四尺虎头大刀。

    墨昙心暗暗龇牙,这要是给我把枪,什么问题解决不了。自己想着也是一声苦笑,都快凉了,还有心思想这个。

    没办法了,活下去要紧。

    墨昙心一手长刀舞出一片刀光,另一只手伸进背包里,掏出一个油纸包。

    “还要用阁下那草木灰?”白燕然笑道。

    墨昙心没理他,直接把油纸包当场撒开。众人只闻一阵迷香,暗暗中有种咸腻感,吸入一点,暖人心脾。

    “该死,是云香天菇的粉末。”独孤光大惊道:“快屏息退开。”

    其他人也相继变了脸色,聂清拼死突围,此时不小心吸了一口,感觉整个人精神一荡。就在失神的瞬间,独孤光的刀网刹那间在他胸前斜扫一记,林莫长剑直接向他心口刺来,被墨昙心长刀一挑,透聂清右肩而过。

    云香天菇粉末在河边散开,独孤光等人迅速逃出粉末区,墨昙心乘机抓住有些走神的聂清,二人投身河中。一入水中,立时悄无声息,不见踪影。

    这边白燕然,独孤光一行人稍微吸了点粉末,均感觉头晕目眩,眼前声色似乎都变了形,五感失调,有种头重脚轻之感。白燕然眼里的独孤光,连同身边景物,俱都扭曲变化,耳边还似乎传来各种杂音,有蜜蜂飞舞,有蝴蝶扇翅膀的声音,然后一个身形出现,是个一身黑服,肩带龙头护甲,披黑色斗篷的年轻女子。

    女子外貌清丽脱俗,有点变形,突然一扬手,他不知道她扔出了什么,只觉耳边响起蝴蝶扇动翅膀的声音,诡异至极。白燕然黑白扇瞬间打开,作势欲拼杀。

    “白兄,白兄,清醒点。”眼前的幻象被打破,白燕然浑身一激灵,额头上冷汗点点,只看见许越手中拿着一个小瓶,有沁人心脾的清香传来,只觉整个人感觉异常敏锐。

    “许兄,我这是怎么了?”白燕然忙问道。

    “云香天菇,一种极难找到的蘑菇,生长环境非常严苛,可以造成很强的幻觉。”许越看着那片五颜六色的粉末团,感觉真是暴殄天物,他曾经为了一把云香天菇的粉末,愿意出百两黄金来换,结果现在有人直接拿出一包这么糟践了,简直可恶。

    白燕然看着周围,感觉还有些失调,再看看周围,独孤光众人已不见,看样子是追杀聂清与那个蒙面人去了。

    再看看周围,一地狼籍,只感觉这场会异常窝囊。却又无可奈何。

    “那个救人者是何人?许老大你见多识广,看的出来吗?”

    “很复杂。”许越皱着眉头,若有所思,他的脑子里想着刚才戴斗笠之人的武功,感觉乱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