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跳瀑布
    “复杂?”白燕然问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是,非常复杂。”许越缓缓道:“雪舞堡,寒山寺,辜家,沈家,潮信山庄云家,还有一些我没见过的武功。”

    “这个人来历看的出来吗?”白燕然不禁问道,他也很好奇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家伙。

    许越摇了摇头,道:“江湖中成名的高手杂学者不多,而且还兼具沈家武功,没听过,武功杂学百家,又用的乱七八糟,衔接不当,不是学艺未精就是年龄不大。”

    “那倒奇了。”白燕然想起刚才那人种种机变,那人为了攻破自己双扇,至少使用了数种武功,兼具各种阴招,还有云香天菇的粉末,这个人到底是谁?

    “应该是沈家的人吧!谁都不知道沈家到底有多少底子。”许越说着,扶住白燕然赶向洞外。

    此时水下墨昙心带着聂清,两人在水中有如一条游鱼,几乎和跑的人一样快,还有数人在众人跑时掉进水中,和两人混杂在一起,黑暗中不辨敌我。一群人游向洞外或爬向岸边。

    聂清稍微吸入了少量云香天菇粉末,整个人出现了强烈的幻觉,只觉眼前昏花,不辨东西,下水时稍微一清醒。但是游错了方向,被墨昙心拉回给了几个耳光,整个人稍微清醒。

    两人一路躲过其他人,潜游到洞口附近,躲在一处石头旁,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洞里还有其他出口吗?”墨昙心问道。

    ”有,但是人绝对出不去,没用,只能从前面走。”聂清耳中墨昙心的声音稍稍有些变化,变得有些刺耳,听起来倒还算清晰。

    “要玩命往出闯了。”两人快到洞口,墨昙心看着聂清道。

    “闯吧!不是第一次了。”聂清笑道。

    聂清的头还是昏昏沉沉,墨昙心为了尽快脱身,撒了云香天菇,这种粉末是他以前机缘巧合下发现和制作的,之所以用它的原因,就是它见效快,快过所有已知的毒药粉剂,稍微吸入一点,就会迅速影响神经,对于武林中混荡的众人来说,很致命。

    为了求得一个机会,他只能冒险。

    冒险的结果并不如他所想,聂清也受到了影响,只能保持行动能力,很难有一战之力了。二人的性命,这下要寄托于他身上了。

    脑中稍微想了一下洞内外地形和环境,墨昙心决定潜游而出。冲聂清打了一个手势,两人大吸一口气,潜入水中,随着水流,缓缓和游鱼出了洞口。

    水流不深,洞内黑暗不可见,出了洞口后,豁然开朗,漫天鹅毛大雪,随风而舞,雪深几有尺余,深谷凛冽。

    阳光进入水中,墨昙心感觉一阵刺眼,但是也不过片刻,慢慢好了起来。流出洞中的水流并不如何清冽,如果不细看,看不出水中有些什么,加上此时雪花遮蔽了视线,对二人潜行提供了一道天然的遮掩。

    可惜他这样正想着,数支箭射入了水中,有一支箭射中聂清右腿,他本来腿上有伤,此时更是伤上加伤,忍不住一声痛哼。

    没办法了,闯。打定主意,墨昙心直接从水中跃起,大力朝前游去。转头一看,岸边一众凶徒虎视眈眈。

    独孤光等人吸入了不少云香天菇粉末,逃出洞后,四肢瘫软,幻想叠生,轻者走路摇摇晃晃,宛如僵尸,重者直接失去行动能力,走路都有问题。但是也亏这些凶徒对沈王府恨意甚深,竟然很快团结起来,有人眼尖发现了水中异动,箭矢纷纷射来,看见水中二人跃出水面,更是矢如飞雨。

    万邪谷这处洞穴外,约有一百丈的平坦地形水流缓慢,岸边都是树林乱石,林中有人为凿成的小路,直通山洞。水流往下,就是一道约十余丈高的瀑布,瀑布下是一处幽碧水潭,再往下,又是一处五丈左右的小瀑布,两道小瀑布后,就是出谷河流,河流数里,最终汇入折戟江。

    墨昙心的打算,是硬着头皮直接走瀑布,尽管他也心里害怕,但没有什么办法,活命要紧,被岸上那班人抓住,指不定会有什么酷刑,说不定搞个凌迟什么的。

    墨昙心箭矢已经用完,能用的武器几乎都全部用光了,只剩下那把长三尺的雪刀,聂清也只有那把随身长剑。不能隔空还击,只能老实挨打。

    好在两人扑腾的很快,几个弹指间,就到了第一道瀑布,想也没想,二人直接跃下。

    “护头。”墨昙心顶着风声,冲聂清吼道。

    后者以肘护头,两人相继砸入瀑布下的深潭。

    许越出洞时,墨聂二人已经跳下悬崖瀑布,众人眼巴巴的看着,也没见什么人跟着跳下去。当然,这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谁会跳下去追啊!

    “这两个人应该已经死了吧!”有人道。

    “这个高度,只怕死透了。”有人附和道。

    许越沉下脸来,场中一众高手都在围攻那二人时受了云香天菇粉之祸,暂时战力大损。剩下的人,有高手在,可惜都与他不对付,而且对付起聂清与救他二人,也并不如何着急。

    就算从这里逃出去,进了风云城,只要有那人在,就不会让他们活着把消息泄露出去。况且,这个消息的价值,实在有限。只不过,样子还是要做。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许越对众人道:“他们逃不了,还要仰仗各位兄弟杀了这二人。”

    众人一听,也不再犹豫,大多都从林中小路赶往深潭。有部分却是呆在原地,冷脸围住了数人。

    一个满脸血迹,满身脚印的断手汉子站出来,指着被围数人中一黑脸瘦子道:“杨琅,那个救人的狗东西可是你手底下人带进来的,你总要给大伙儿一个说法吧?”

    “关彪,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何时让手下带人入谷?”杨琅正是“花雨堂”堂主,以一手暗器文明江湖,也是得罪了沈家,被追杀入谷。他刚从洞中逃出,还想要去追墨聂二人,结果被数十人直接拦道。

    “我血口喷人?叫李胖子那个货出来。”关彪叫嚷着,四下里看着他周围数人,寻找着那胖子身影,遍寻不获,转眼又狠瞪着杨琅。

    杨琅被他搞的心烦意乱,正欲发作,却感觉一只手搭在了自己肩上,这只手什么时候过来的?他竟然毫无发觉。

    许越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朗声道:“杨堂主,这事,你要给大伙儿一个解释啊!”

    杨琅穿着貂裘,只感觉冬日的风冷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