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雪夜里的刺客
    他踩着雪,踏过一街人影,穿街过巷,回到城西住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细心的准备着包袱里的东西,一件一件斟酌着,白袍,暗器,干粮,手弩,毒粉,面巾……

    片刻后,他已取下所有与身份有关的东西,换了一身便服,一把细剑,一双暖靴,戴着一只斗笠,悄悄的出了城。

    火,一堆林中的火,燃着枯木仅余的热情,燃烧着雪的寂寞,夜的寂寞,人的寂寞。

    聂清与墨昙心围火而坐,用木枝挑拨着焰火。无言,空气中酝酿着沉默。

    李景很识趣的去林间捡柴火,还有后半夜,火如果灭了,冻死倒不至于,只是冻僵也极不好受,刚出谷时几乎要了他半条命。

    林中有雪,雪中有人。

    李景抱着一捆柴,哼着小曲,慢慢悠悠的走着,这里树木葱茏,柴木也自然很多,一刻钟时间,已收获颇丰,他还用手里不多的几只短镖,打了两只灰毛兔子。

    一声轻响,在他身后传来。

    李景下意识的一回头,突然感觉胸前一阵刺痛,他不禁皱了皱眉,从前襟拔下一根细针,针头还带着一点红血,红中透出一点微绿。

    眩晕感袭来,天地俱黑,李景想大喊一声,通知墨昙心有敌来袭,但是毒性发作奇快,喉舌完全麻木,手脚也软下来。

    一柄细长的剑在月下悄悄划来,说是剑,不如说是一根放大的针,轻巧异常,剑身幽蓝,眼看也是涂满毒物。剑自喉入,透颈而出,李景意识完全模糊,眼睛一翻,死的悄无声息,连林中的鸟儿都未惊动。

    雪还在飞,风声依旧,不见明月。

    夹在肋下的木柴未落,所以无声。

    暗杀者脚上裹着白布,右脚垫住李景膝盖,左手扶住他夹着柴的右臂,轻轻将他放下,柴木落地,发出轻轻的响动,几乎微不可闻。

    慢慢拔出利剑,血从伤口流出,暗杀者小心的半撑起李景尸身,用一只断柴将他支住,又细心的摆动着木柴位置。从背后看去,仿佛他正在蹲下,捡不小心掉落一地的木柴。

    完成这一切,暗杀者似乎还不放心,又极其小心的在李景尸体上绑了一条线,拿出短弩,一丝不苟的布置了一个机关,只要有人从身后碰到李景尸身,短弩瞬间会射出毒箭,一箭透体而出,射中背后人。

    暗杀者一身雪白,就连头上也包着一层白布,藏在这雪中,与周围几乎同色。做完这一切,他的身上也没有染上一滴鲜红的血,随即整个人借着风雪声,消失在林中。

    林中,火堆边

    墨昙心轻轻的拨着火,看着火,眼神有些呆滞,火在他的瞳仁里燃烧,燃烧着伤感与寂寞。

    聂清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开口道:“墨大哥,你为什么要离开?你那么厉害,就那样走了。”

    “啊?你说什么?”墨昙心听见聂清在叫他,忙收敛了心神,迷惑的盯着他。

    “没什么,只是不明白你怎么突然就离开了。”聂清叹了一口气,缓缓道。

    “我厌倦了。”不等他问完,墨昙心直接道。

    “厌倦了?”聂清疑惑道:“我们在做大事。”

    “那是你们的大事,与我无关,我没有心思一直投身江湖,我是我,我想好好活下去。”墨昙心又挑了挑烧红的木枝,黯然道。

    “那如果你不走,假以时日,你一定会变得位高权重,不是比当个小捕快更好吗?不是能更好的活下去吗?”聂清有点激动。

    “踩在其他人的尸体上活的更好吗?”墨昙心淡淡道。

    “那现在呢?”聂清撅着嘴,反问道。

    “现在……比那时好点,至少……杀的是恶人。”墨昙心眼中满是迷茫,不知道怎么回答。

    “那些恶人,又从哪里来呢?如果国家法令严明,执行者不怠,我们纵横江湖,打击世家,清缴门派,让天下尊法,恶徒不生,不是更好吗?”聂清越说越激动,只感觉满腔豪情荡在胸中,激的热血沸腾。

    “太遥远了,我只是天地间的一只蜉蝣,只是这个世界的闯入者而已,我没有那么大的力量,我什么人也救不了,以前是,现在也是。”墨昙心轻轻的说着,眉头轻皱,言语中黯然颓废之气更深。

    “你不是救了我吗?你忘了?你那么厉害,大丈夫生于世,当不负人不负己,为民请命,为国身死无憾。”说着,聂清站起,手一挥,仿佛面前有千军万马,挥袖间风起云涌。

    墨昙心眼中有光一闪而过,随即又暗淡下来。他不想再谈,这种思想上的巨大差异,让他很不舒服,他知道怎么辩驳,但是他不想,他害怕会浇息聂清那种热情,他害怕那种热情从他人身上消失,就好像那种热情从他身上消失一样。

    “墨大哥,回来吧!你回来,绝对是神老大和解大哥的强助。当初你改进的连弩,用于军中后效果出奇的好。”聂清看着墨昙心,火焰映在他眼中,热切的墨昙心只想避开。

    “这事以后再说吧!我去看看李景,他去了快有一个时辰了,怎么还不回来。”没办法给一个答复,只能敷衍了事,就与不太熟的朋友碰见,说下次一起吃饭一般,只是一种客套。

    两人都是心思通透之人,聂清听见墨昙心这样说,本来想说些什么,又把话咽回肚子里,道:“好,以后再说。”

    既然已经表态,多说也是无用,反而会疏远双方关系。

    看着墨昙心的背影,聂清深深叹了口气。

    顺着李景脚印,不过一刻钟,墨昙心就发现了远远李景蹲在地上拾柴,墨昙心又向前走了两步,发现李景还是一动不动。

    再走近些,看的仔细后,墨昙心悚然警觉,李景不只一动没动,肩头还有薄雪。

    拔刀在手,墨昙心距李景约有十丈之遥。

    “李景,回个话,是不是睡着了?”墨昙心大喊道,只是不愿再多往前走一步。

    他将刀鞘扔出,刀鞘点中李景,一只短箭射出,从墨昙心身边而过。

    一个念头猛然冲进脑海,墨昙心赶忙回身,向聂清处跑去,他心跳飞快。

    依现在雪下的速度,李景肩头的雪,减去死后冷却的时间,只怕要小半个时辰才能积到那个厚度,既然李景早已死,那这个杀手在干什么呢?

    他在等,等一个机会!

    刚才自己的离开,就是那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火在烧,雪在飞,烤火的人已面朝下,一头扑倒在雪地里,没有了声息,背上的血迹还未干。

    墨昙心感觉有些呼吸困难,有些失神的走近了火堆。

    还是没有来得及救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