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逃离刑事司
    墨昙心连天赶路,终于在冬祭前一天回了风云城,自林中刺杀后,那个杀手再也没有出现,墨昙心的防备倒是一点都没有减少,一直夜行昼寐,刀不离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进了风云城,总算才松懈下精神,穿着万邪谷中人的衣服,一路上难免有许多异样目光。但看着他手中的刀,也就不敢多看。

    辛国尚武,除非重地或者特殊时刻,一般不禁刀兵,但也规定武器不可露于街市。

    墨昙心是捕快,自然不用守这些规定,带刀走过熙攘人群,一路直通刑事司。

    刑事司坐落离沈府不远,墨昙心不免想起柳白鱼,不知道那个邋遢老捕快在沈府里是不是一个样子,估计正在这天气里站岗发抖吧!

    沈府书房内

    柳白鱼与几人混在一起,有三人是内卫打扮,有两人是紫衫黄带,打扮贵气,一中年一少年,少年正把头伸出书房外左右看了看,确认无人后,冲房内几人竖起大拇指,那中年人一声雀跃,差点叫出声来。

    其他几个内卫也是眼中放光,把火炭使劲塞进火锅底下,火锅上的红油飘起来,浓汤滚滚,一时间书房内香气四溢,柳白鱼赶忙从书桌上把早已准备好的薄片羊肉下了锅,又添了一把青涩的花椒,冬日里简直馋煞人。

    “大哥,嫂子发现了……不会出事吧?”少年撸起袖子,拿着筷子正准备大块朵硕时,突然有些后怕道。

    “哎!想吃就吃,想睡就睡,这才是真性情嘛!”那中年人非常鄙夷的看了少年人一眼,教育道。

    “但是大爷,你的胃病……”一个内卫有些犹豫道。

    “哎,大爷都说了,要随心而为,方不负韶华嘛!”柳白鱼不耐烦道。

    “老柳说的才对,不负韶华!”那中年人正是沈家大爷,极其欣赏的看了柳白鱼一眼,两人相对贼嘻嘻一笑,手同时向锅里刚浮起的肉伸去。

    刑事司

    门口守卫看见他回来,直接拦住墨昙心,有人进去通报,不过一刻,从司门里涌出数十人,拿着铁链铁尺,表情严肃,其中不乏好手。

    众人把他围在中间,当头一人正是吴乘风,墨昙心看见是他,心里一沉,吴乘风看着他,冷声道:“墨昙心,放下手中刀,束手就擒。”

    “我也是城中捕快,那天我是去追捕三凶。”墨昙心说着,还是放下手中刀,他感觉自己很累了,不想再和自己人起什么冲突,直接见了阮丰再说。

    “胡扯,如果你是如追捕三凶,为什么要告诉那老船夫你要找三个兄弟。”吴乘风眉毛一挑,显出一副怒像,大喝道。

    “那只是随口一说,害怕惊了那老人家,阮主事呢?我要见他。”墨昙心问道。

    吴乘风冷笑一声,道:“只怕你不只是这个心思吧?等我直接拿了你,进牢再谈。”

    “我要见阮主事。”墨昙心手握刀柄,一时气氛如冰,其他捕快其实都不知发生了何事,只是单听吴乘风指挥,他们都是知道墨昙心的,毕竟他的传说还流传在太平道万家之中,看着墨昙心握刀和身上爆发的气势,都是心下惶恐。

    “阮主事进府讨论冬祭事宜了,明天才会回来。”一个背弓的捕快道。

    “闭嘴,左飞,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吴乘风狠狠蹬了那小捕快一眼,那捕快面色一黯,低下头去。

    墨昙心心里一动,这个家伙添油加醋说了什么?捕快出去拿人,就算说这么几句,造成误会,怎么会要入牢?

    一脚将地上刀勾起,墨昙心亮出三寸刀锋,盯着这班还不熟的同事。入牢?他可没这个想法,保不准被整死在里面。

    这样想着,墨昙心还没有发招,吴乘风手中剑已出招,直攻墨昙心咽喉心口要处,完全是数招杀人于剑下的架势。

    再不迟疑,墨昙心拔刀挡下数招,两人武功相较,墨昙心比吴乘风要更高一筹,况且他才十六岁,想到这里,吴乘风更是感觉不舒服,手中快剑走起险之又险的招数,剑风卷起街上的雪,两人斗在一起,百招一过,吴乘风渐渐落到了下风。

    “动手啊!发什么呆。”一见微有败象,吴乘风急忙叫道。

    他这一喊,那些捕快们都犹豫片刻,相继动起手来,铁链铁尺相继向墨昙心身上袭来,墨昙心连斩数刀,迫退吴乘风,用刀背数招打倒几个捕快,与一众捕快中的好手斗起来,一人对战数人,感觉很是吃力,吴乘风稍微喘息,也投入战圈。

    一箭抽空朝墨昙心射来,那一箭射的极巧,在墨昙心用刀柄打倒一个拿铁尺捕快的刹那,直接朝他当胸射来。

    众人都震惊了,这他妈是个智障吗?这么近的距离啊!这么多的人,没有百姓还有同事呢?这是要报平时被欺负之仇吗?

    射来的一箭被墨昙心一刀划开,一半箭矢落在地上,一半射入一个捕快的小腿,那捕快一声惨叫。

    其他捕快见状,立刻从墨昙心身边逃开,谁都不想一箭被射死啊!墨昙心也是感觉惊了一下,这人也太冒失了吧!这个距离……

    还不容他多话,左飞又是一箭,两人相距不过一丈,左飞边射箭边退后,想让两人拉开距离。箭来尤其快,墨昙心挥刀挡开箭,他身法极快,换一般人,早就成刺猬了。

    可以啊!太平道的捕快中能人不少。

    左飞急退,连射两箭,还没有射出第三支羽箭,墨昙心直接进入内围,左飞立刻弃弓拔刀,刀是一把尺许短刀,制作粗糙,但刀是刀,无论怎样,只要入身,都会受伤。

    两人在一尺内围斗起来,没过十招,左飞手臂被墨昙心别住,手中刀落地,下颌挨了一记凶猛的下勾拳,云飞感觉一瞬间全身失力,已被人挟持住,刀直接架上脖颈。

    墨昙心挟持着左飞,闯出包围,吴乘风也是投鼠忌器,虽然他不怕左飞受伤,但是如果因为这事左飞真的身死,他绝对会在捕快中声名狼藉。

    他又不是柳白鱼那个光杆司令。

    两人闯过三条街,墨昙心就地打晕左飞,上了房梁。

    刚上房梁,一道剑光从巷内乍现,朝墨昙心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