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暴风雨前
    剑光一闪而没,墨昙心半空挥刀,刀影破空间,如春雨化消尘燥,一人突然闪出,手中阔剑轻挥几下,入了剑鞘,墨昙心没有理会他,顺着房脊逃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人一直缀在身后,怎么也甩不开,轻功与墨昙心不相上下。

    刑事司一众捕快跟丢了墨昙心,吴乘风怒气冲冲,一口一个废物的叫骂,脸红脖子也似粗了一圈。其中左飞尤其首当其冲,挨了七成的骂。

    “等过了冬祭,就让你滚蛋,什么东西。”说罢吴乘风又聒噪了一番,通知众人在城中四下寻找墨昙心,他换了一身常服,从刑事司后门遛了出去。

    墨昙心与身后追捕那人一路急掠,在房上坊中疾奔,直追了两个个时辰,二人已直接奔向城郊,城郊林木广布,有破落的古寺高塔林立其中,塔高五层,只摇摇欲坠,选择这里,一是此地人少幽静,二是建在高处,一眼望去,周围一览无余,只要有人在山林中潜行,随时可以发现。

    墨昙心首先登上,坐在塔顶,看着身后追踪的人。

    只见那人脚在下层塔飞檐一点,便朝上纵掠数丈,又是一点,不过片刻,也到了塔顶,与墨昙心相对而立,二人身后,就是整个风云大城。

    那人一身白袍,二十七八岁年纪,五官周正,面白无须,配着一把阔剑,看起来和善可亲。

    “在下太平道捕快云平,听闻瀚海青城之死与你有关,想过来问问究竟怎么回事?”那人道。

    墨昙心皱起眉头,试探问道:“目绝?”

    云平正色道:“是,江湖名号,众人谬赞而已。”

    “你在柳兄手下做事,不知怎么会和瀚海兄之死牵扯上关系,还与众兄弟发生冲突?”

    “你是“六色六绝”之一,怎么会没有入沈府护卫?”墨昙心不禁问道,一般冬祭这种大日子都是乱象迭生,需要大量人员护卫沈府本部,今年内卫驰援龙虎卫,捕快中的好手也没有全调入沈府,究竟在搞什么?

    “我昨天夜里才回城中,还没有接到调令。”云平沉吟一声道。

    墨昙心苦笑一声,啊!我忘了,这里这个信息传递速度……真是……不那么高效。

    “墨兄,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出了什么事?”云平看着墨昙心,眼里满是期待。

    两人坐在塔顶,墨昙心将他所遇之事一五一十都告诉了云平,后者听着其中曲折,冷汗直流。

    看着墨昙心眼睛,云平狐疑道:“你的意思是……沈府之中有内奸,想乘明天里应外合,攻击沈府?”

    墨昙心缓缓道:“是。”

    云平皱眉道:“墨兄,那我们必须尽快通知沈府啊!”

    墨昙心一阵苦笑,道:“现在我都被自己人追着跑了,能做些什么?”

    “你说的事实在太大,我要尽快进沈府通知。”云平说完道了声告辞,就直接走了,看着他背影在林中如鹰,墨昙心也没有说什么。

    墨昙心尽快回了城外的住处,他的住处现在还没有什么人知道,所以捕快们都还没有赶到这里。

    进屋卸下防备,墨昙心终于松了口气,消息已经送到了,他现在只等冬祭一过,阮丰与柳白鱼都回来,替自己从那个误会的烂摊子里抽身。放下刀,拖掉衣服,墨昙心总觉得不安,哪里不安却不知道。

    辗转反侧,墨昙心还是睡不着,他突然起身,准备了一番,又在快要入夜时进了城。

    沈府内,一间密室

    沈家大爷站在一张图前,那是沈府的简略图,在他身周,站着一群黑服革带的武士,几个身穿软甲的军士打扮人物,形态各异,高矮不同,目光如炬,刑事司主事阮丰也在其中。

    密室内气氛极沉,没有一丝声音。

    沈家大爷沈寒墨看着那张图,开口问道:“人来齐了吗?”

    “内卫已到三十六人,有十三人赶往了二爷那里。”为首一人双肩虎头铠,威风堂堂,是内卫首领周俊。

    内卫不是已经走了吗?为什么还会在这里?

    “羽卫统领五人,也已全部来齐。”五人中唯一没有带兜之人站出来,朗声道,正是沈府羽卫总头领方皓。

    “刑事司主事阮丰已到。”阮丰站出来道,看着这一屋人,他心下有些惶恐。

    “很好,接下来要谈的,就是明天的事了!”沈寒墨眼光一扫众人,颇为神俊,完全没有平日里那种孟浪神色,他不懂武功,但是此时看来,神威丝毫不弱于众人。

    这就是沈家大爷吗?沈家还真是可怕。阮丰看着沈寒墨,在心里默默道。

    “这幅图是五日前从一个入府仆役身上搜到,那人见事情败露,随即自杀。同时,太平道万邪谷中人已出谷,大约有两百人,此时估计也已入城,他们要做的,是乘明天冬祭,袭击沈府。还有花家聚集武林中数十人,要杀一个捕快,叫墨昙心。”沈寒墨看着众人,斟酌着每一件有用的消息。

    听到墨昙心,内卫中有人露出诧异神情,阮丰也皱着眉头,等着沈寒墨接下来的话。

    “那个仆役并不是万邪谷中线人,沈府中的内奸经过前期清扫,还余下三人我们没有揪出来。而且,山海观‘青雀’也已潜入城中。”沈寒墨有些担心道。

    “请问这‘青雀’是……”阮丰有点糊涂了,他主管刑事司,这次冬祭,要发生的事似乎非比寻常,他能进这沈家内室,说明沈家已把他当做自己人,这是看重,也是压力。

    “青天之下,雀声四达。飞山过海,渡死往生。这些人是山海观中一支强悍势力,专门负责暗杀突袭。”有人在旁提醒道。

    阮丰感觉呼吸陡然重起来,这样一支人马冬祭入太平道,究竟是要干什么?

    “这次不只是‘青雀’,‘寒雨’田棠也到了。”说完,沈寒墨收起桌上地图,看着众人。

    “大爷,我们人手可能不够。”方皓第一个开口道。

    依往年经验,冬祭这天会有大量周边民众入城庆祝,府中兵马与城中捕快要维持秩序,都会被这事所牵扯。如果出事,到时候朝廷那里会有大量言观弹劾沈府,场面绝对不会好看。内卫绝对要留在府中对付“青雀”,还有田棠,江湖中第一刺客。要对付这人,现在没有什么有效办法,只能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我们只有这么多人。”沈寒墨道。

    众人一时噤声,密室之中,只听到众人呼吸声。

    “现在府中府外,都在对付强敌,我们抽不出来更多人,所以明天,将是艰难一战。”沈寒墨眼睛又从众人脸上扫过,看见一片沉默,他要给众人以信心。

    “明天冬祭,根据我所得情报,万邪谷中人会分为两拨,一波袭扰民众,一波会与‘青雀’汇合,袭击府中。而田棠,他的目标是谁,我还不知道。”沈寒墨一边分析,一边吩咐:“方皓,明日依照原计划与捕快们维护治安,留下二百人小队,随时预备解决万邪谷中人马。”

    方皓面有难色,最后还是答了一声遵命。

    “内卫留三十人在府中,派出几人联系花家那些人,把他们全部征调,条件是事情结束,我把墨昙心直接交给他们。”

    “这个……”阮丰面有难色。

    “现在顾不了那么多。”沈寒墨直接打断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