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暴风雨前(2)
    密室中

    檀木大桌上摊开了一份城图,异常详细,风云城从八门到中心沈府每一处都事无巨细的绘制出来,制作考究,绘图笔法细腻,一看就知道制图者非普通军中工匠。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沈寒墨安排着各个内卫的藏匿处,有三十人在府内各处埋伏,有人在府外易容监视,什么人在什么地方,那支卫队在何处巡逻,虽然这些有将领负责,但是显然沈寒墨并不放心,数次叮嘱。又在哪里视角最大,在哪里可以突袭,在哪里可以快速驰援,事无巨细,井井有条。

    “这里让章问带领的黑衣铁卫甲队把守,章问为人强悍,小错不断,大错不犯,有这个人在这里,就没人可以突破沈府。”沈寒墨指着图上沈府最脆弱的一处侧门,那里位于沈府建筑交接处,要多不起眼有多不起眼,但却曾经有悍匪从那扇门突入府中,被沈府羽卫引以为奇耻大辱。

    阮丰是个文官,对于兵法排布之事只是略懂,偏偏被派到了这武职上,虽然只是略懂,但是就连他也感受的到这场布局的凛冽杀意。

    随着沈寒墨的安排,一张平面的油纸图,阮丰好像看见一座座楼阁拔地而起,一条条街道纵横交错,人潮涌动,车马姿横。城中数座高塔与几处楼阁以钟声和信鸽串联情报,塔上楼上,机关暗伏,檐下廊下,杀机四起。

    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风云城中要有这么多佛塔,今日才发现,每一座佛塔,每一处阁楼,早就暗地里有它的命运。这城中的一草一木,似乎都在沈家大爷的掌控之中。

    沈家,太平道的异数,辛国的异数。

    这样想着,沈寒墨已把目光落在他身上,定定看着他,阮丰感觉沈寒墨的眼睛黑亮,将他看的通透,所有的想法一览无余,藏无可藏。

    他只能躬身受命。

    “阮主事,今天能进沈家密堂,是因为我信任你,明天必要之时,还要再借用你手下能手,府外民众安危,就要交到你的手上了。”阮丰听着沈寒墨,心中升起一丝感动,可想起他前脚就把自己手下的小捕快给卖了,他手下人本来不多,还要抽调,有点过分了吧?

    想是这样想,脸上还是要什么装作受宠若惊的样子,急忙道:“谨遵大爷吩咐。”

    “这次实在有些难为你,很多人都无法及时赶回,我只能这样做。”沈寒墨也有点不好意思,沈家本来不应这样狼狈的四处借人的,只是在力穷的情况下,他还在冒险做一个大局,这个局要的,是绝对划算的回报。

    沈家内卫十数人被调,还都是一流战力,羽卫也派出几乎一半,出去解决冬日的匪祸。府中力量不足六成,还要搞冬祭,要算计万邪谷,要算计山海观,要算计一个顶尖的高手,况且对方还在暗处,确实捉襟见肘。

    他不相信运气,他只信自己,他还有可借之力。

    密室会议又进行了一个时辰,阮丰实在快要给沈家大爷跪了,这个算计,什么人算不死,这个记忆力,什么记不住。

    阮丰甚至有一种错觉,沈家最值钱的只怕就是沈家大爷了。

    出府时圆月明,雪已停,空气中满满都是严寒。一呼吸,觉得嗓子都疼。

    风云城里,城中河

    河两岸阁楼林立,雕栏玉砌,红灯高挂,灯影照在河里,暗淡了天上碎星,似乎这冬日的雪,丝毫没有凉了此处的暖意,檐上的雪反倒衬出楼边儿女的艳色,又暗淡了月光。

    这里靠近城中,是寻乐之所,却不喧嚣,因为来的多是文人雅士,达官显贵,这些人本就日日活在喧闹中,来这里,寻的就是一份久违的清静。此地主人闹中取静,想来也花了一番功夫。

    一艘画舫缓缓驶来,划开灯影星影,匀开一抹夜色。画舫艳丽,一时间吸引到许多目光,不多时,画舫靠岸,一名女子从舫中款款而出,妆容淡雅,容貌清丽,岸上众人不觉多看了几眼。

    那女子环顾一番,直直走进了天香楼中,此时天香楼,因为是冬祭前昔,人可谓异常的多。那女子本来自觉容色出众,此时进了楼,反倒感觉被压下一头。一楼中莺莺燕燕,无不是艳绝一方。

    女子正四处环顾,突然有一个公子模样人物闪到身前,冲那女子行了一礼,笑道:“姑娘,山海之间,相遇有缘,请到雅间小酌几杯可否?”

    “哦?”女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这年轻公子,眼中露出一丝笑意,脸上露出少见的俏皮,道:“你这人说话倒真是油滑,行,且看你耍什么花样。”

    两人盈盈进了楼下最右手雅间。

    天香楼雅间内,那少年公子一进屋,立时收了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寒下脸来,一把扯过那女子,怒道:“你搞什么?来这么晚?大家没功夫等你。”

    女子“哎呦”一声,扑倒在地,仿如无骨,笑嗔道:“这位公子,你真的弄通奴家了,这花酒喝的,真是……啧啧啧。”

    少年公子虽然寒着脸,还是掺扶起女子。

    女子还在嬉闹,被他拖到房子东面,少年在地上敲了数下,敲击三长两短,听了片刻,都是两长三短。又过了片刻,一块地砖移开,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黑暗中露出一双满是老茧的手,又冒出一个丑橘子般的老汉,满脸怒气,开口问道:“怎么这么晚才来?”

    他的声音仿如摔破的罐子,听起来异常刺耳。

    “我的错,有事耽搁了。”少年面带歉意,赔笑道。

    那老头阴阳怪气一笑,躲入密室之中。少年弓腰进了屋中密室,女子跟在后面,悄悄拉住少年的手,后者也没有躲开,任由他拉着,进了密室。

    一入密室,打起灯笼,登时觉得此地很是宽敞,内里方正,木石架构,越往里走,确实越来越潮湿,不少石头上苔藓密布,甬道两侧还有数道铁栏,显的有些阴森恐怖起来。进入之后又行了半盏茶功夫,终于进了最里面的一间密室。

    密室内青灯暗照,映出数十张人脸。

    “好了,人找齐了,开始吧!”有人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