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乱(3)
    这年太平道的冬天并不太平,新上任的捕快墨昙心为了杀三凶,恰好碰见了江鱼小驿大案,又被众多武林人士误会,被同僚陷害排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花家夫妻安平的退隐生活被打破,痛失爱子爱女。

    太平道“六色”之一的青色被人偷袭,死在江鱼小驿。

    天香楼主人司空夜答应朋友帮忙,带着几人躲过沈家的情报网络“蜉蝣”,入了太平道。

    山海观派遣的一众高手要奇袭沈府,杀沈家大爷沈寒墨。

    沈寒墨在沈府兵力不够的情况下兵行险招,欲一网打尽所有作乱者。

    离冬祭只剩不到五个时辰。

    天香楼内,司空家二兄弟已决定背叛朋友。

    初春,雪还未消,有些许残余,街上灯红,人红,影红。

    街上卖冰糖葫芦的老实赵二有点舍不得卖,今年山楂格外的好,冰糖也熬的恰到好处,这批是他最得意的作品;在他不远处的一名女子,回首瞥见了一位少年公子,她心下狂跳,绯红爬上俏脸,人影幢幢,她送来女伴的手,只为再见一面,却是求而不得,两人互相淹没在人海中,她突然“哇”的一声,当街哭起来;街右的小店老板感觉自己的背越来越痛了,年纪大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好在儿子能干;街左的小店伙计想着自己老大不小,只怕也要考虑一下婚娶了罢,又想到自己什么也没有,摇头苦笑一下,就又去上菜了;他隔壁那间店的老板,好赌成性,欠下诸多高利贷,铺子也当了,明天有人来收,他愁的头发都白了。

    这是太平道中风云城,一个真正的红尘之地。

    这样的地方,明天将要赢来大乱了。

    付却与一众人呆在水牢中,他已部署完所有,一时间都陷入了沉默,寂静,是战前的风暴。

    “白羽,温情,出去放一下哨。”付却突然道,两人得令离开,温情冲付却暗竖了一下大拇指,其余众人相视一笑。

    付却又派了两人出去。

    白羽不喜欢温情,他喜欢的多是那种小家碧玉般的女子,温情太跳脱,太轻挑,他们只能算朋友。但是这不代表他看不出来温情对他的意思,也知道那份感情很重,他一想到明天也许会死,感觉心中有点空落落的,又想到明天将要给沈家以重创,他又高兴起来,觉得死而无憾,他还记得沈家龙虎卫烧掉他家的那把大火,那火中的嘶声尖叫。

    两人站在天香二楼,看着二楼,从那里可以视角最大化的看见周围情况,他们身在红尘,远观红尘。

    温情偷偷看着白羽,这个人真是神奇,人前总是伪装的一副滑头模样,各种巧舌如簧,一刻钟都能和你称兄道弟,几句谈话就挖的出他人底来。但是没人的时候,却是冷如冰块,那份热情与活力只是他的伪装,他的本来就是如此沉默寡言吗?

    白羽发现温情在偷看自己,瞪了温情一眼。

    温情大讨没趣,嘟着嘴,观察着街上的人,这算是她的一个爱好。

    突然她拍着栏杆大骂道:“这个笨蛋,错过了呀!”

    白羽看着突然像抽筋了一样的温情,满脸茫然,这是看见什么了?

    正想着,温情突然一跃出了栏杆,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

    街上有人大喊起来:“有人自杀啦!有人跳楼自杀啦!”

    白羽真是感觉头疼,我们躲别人都来不及,你搞什么?

    没有办法,他也跳了下去。

    一看见两人稳稳落在街上,刚才尖叫的路人瞬间不叫了,露出尴尬神情。

    温情直接跳进了人群,走突右闯,在人群中拉住了一名女子的手,那女子脸上泪痕未干,看起来楚楚可怜。被陌生女子这么拉住,有点慌张,急忙想要挣脱,却发现面前这女子手上力道极大。

    “你个笨蛋!”温情骂道,说罢一手拉女子,一手推开人潮,两人在众生百态中狂奔,被抓的女子本来还很慌张,只是面前这女子身上有种特殊的亲和力,还有那种自己做梦都想得到的活力,那种面对现实,无能为力时还要去做的活力。

    温情拉着女子冲出一条路,沿途不停有人发出怒呼,有人破口大骂,有人被踩到脚,有人被碰掉冠帽。温情一概不管不理,依旧横冲直撞,白羽则在人潮中追着她,感觉头疼的紧。

    约跑了数十息时间,女子也任由温情拉着,终于在一处首饰摊前停了下来。刚才女子一见倾心的公子正在摊位前,低头看着各色首饰,那些首饰,不是什么玉石金银所做,都是用木头雕成的小物件,用红绳编织,看起来非常漂亮精巧。

    那女子看着那清雅公子,泪痕犹在的脸上一下子就绽开了笑容,看着温情,眼中满是感激。温情也是不客气,一把拉过那少年公子,直接把他手拽住,塞进女子手里,嗔道:“拿好,自己的东西要自己争取。”

    但是那清雅公子确是被吓惨了,自己正在逛街游玩,突然听见有人跳楼自杀,本来感觉甚奇,闹市区竟然还有人跳楼自杀,真是不可思议,更不可思议的事就这么发生在了他身上,两名女子堵住他,摆出一副“劫色”的架势,还做出过分之举。

    他有点生气,光天……哦不……这是晚上,乾坤朗朗之下,竟然有人如此不守礼节。真是……本来待好好批评痛骂一番,被温情杏眼一瞪,又咽了回去。再看看那女子,又不忍心骂了。急忙抽手道:“姑娘自重。”

    “别废话,我妹妹喜欢你,想你娶她回家,说,你喜欢她吗?想娶她回家吗?”那女子和后面追来的白羽石化当场,这是……搞啥子?得……直接连破二关,那个脸皮薄的女孩子倒是真的省事了。

    清雅公子一听这话,一下子脸红了,唯唯诺诺道:“这……这种事……是应该从长计议的。”他又看了看那泪眼婆娑的女子,发觉好像心里也是一动,不觉脸更红了。

    “什么……从……”温情还没说完,就直接被白羽一把拉过,捂着嘴带走了,白羽看着二人,哭笑不得,急忙道:“抱歉,抱歉,我妹妹不懂事,见谅。”

    女子与那公子两人面面相觑,看着二人离开,再对视一眼,又感觉心中一荡。

    “姑娘,小生安云。”清雅公子躬身道。

    “啊!我叫杜芷。”女子被这么一闹,感觉心理承受能力强大不少。

    两人正说着,身后突然来了数队军马,直接驱开人群,直向天香楼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