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乱(4)
    红尘还是被兵戈无情撕碎,又踏在马蹄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沈府羽卫黑羽直接开拔天香楼,同时天香楼后的河道上,数只大船碾碎一河星辉,也同时而来。

    半个时辰前,“素手”司空绮慌忙拜访了沈府,与沈寒墨在书房聊天,司空山庄是武林十二惊鸿之一,而且夜间前来,必定是有要事,沈家门外都是见多识广的人,立刻知道事情不简单,直接通知了沈寒墨,后者已完全安排完诸事,正在书房内闭目养神,不安排行动时,他还是沈家那个甩手掌柜,纨绔不羁。

    沈寒墨也想得到其中关节,没有拖延,直接请司空绮进了书房,二人讨论片刻后,沈家羽卫中黑羽已全部操戈,兵分两路,一路直接从街上走,一路走水路,不过片刻,已快要到天香楼。

    对付散落的人,需要大批人马,但是如果这些人聚在一起,三百骑的黑羽绝对足够。

    街上人看见军马来,而且是沈家羽卫中最善于血战的黑羽,都好奇的看过来。此时,从水路走的几队黑羽已准备好快刀弓弩,潜入了天香楼中,楼中有人尖叫起来,被黑羽抽了几个耳光后老实了,章问带着一小队十二人,都是背着狭窄长刀,持着十发连弩,对方都是一群常年杀人的职业杀手,他不敢掉以轻心,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伙伴,章问胡子拉碴的脸上表情严肃,身后众人几乎也是和他一个表情。

    众人一点头,分两队鱼贯而入最后那间房。

    房中无人,章问敲击着地板,终于确定了一处,与另一人用背上刀撬开了地板石洞。地砖抬起的刹那,底下的机关触动,数只黑色箭矢飞出,被旁边的黑羽盾牌一遮,挡了下来。

    沈家黑羽惯于死战,早就培养出来亲密无间的配合,几乎已是本能。

    箭矢射出后,章问退开,后面的突击卫右手持刀,左手持弩,直接涌入地道。

    此时地洞另一头的水牢,设置于顶的机关被触动,瞬间铜铃声大作,“青雀”众人立时发觉,只觉心中一紧。

    “有人强行开启地道入口。我们暴露了,退。”付却道。

    他说的又急又快,手下人的行动也是又急又快。

    地道里章问带着一批十二个黑羽,使用的箭头型突击队形一路疾行,地道中有灯烛,把他们所持的快刀,映的明晃晃。

    地道尽头付却在进入地道之前已考虑过被人卖了怎么撤退,所以嘱咐手下人对这处地道做了修改,此时他们打开墙角下已腐朽的灰砖,迅速尽数逃出。临走时“青雀”中专司武器的云篆扣下来了桌底的把手机关。

    瞬间整个地道里响起坛子碎裂的声音,火光乍现,整个水牢地道都弥漫着一种焦灼的火油味。

    地道那里穿行的章问一行人,突然听到一阵瓦罐摔碎的声音,又见火起,知道已被人发现。头顶瓦罐机关设计十分巧妙,从中间开始装着火油的瓦罐向两边坠落,效率奇高。章问他们听见声音不过三个呼吸时间,大火已猛烈的向他们蔓延,黑羽们都大惊。

    “快退。”章问吼道,众人立刻调转方向,冲出口狂奔而去。

    火势跟在身后,死神悬在头顶。

    章问是最后一个逃出来的,他的身后还有三个兄弟,被火油浇透,尖叫着倒在一片火海里。

    章问一脚把房间里的桌子踹的粉碎,怒道:“走,出去抓住那群狗娘养的。”

    司空夜没有敢出房门,他现在真的很是紧张。

    壶中酒已喝了个干净,杯中也已无酒,这夜晚,为什么不下一场雪呢?司空夜这样持杯想道。

    白羽拖走温情后,两人差点在大街上吵起来,吵了没几句,突然看见人潮分开,沈府黑羽全副武装,直冲天香楼而来。

    不好,一个念头从心底冒出,温情也同时发觉,两人脸色煞白,对视一眼,向天香楼退去,温情有点发慌,一个劲埋怨自己。

    只退了几步,就被一人抓住,却是“青雀”同僚蓝益,专司潜伏,蓝益带着二人避开军马,跑到了其他街道上。

    “怎么回事?”温情急忙问道。

    “我们暴露了,老大他们已经从地道撤走。他通知我们化整为零,明天行动。”说完,蓝益转身就汇入了人群中。

    白羽和温情两人松了口气,但也有点茫然,他们惯于集体行动,今天这样分散各处的行动,实在是没有怎么经历过的。温情倒是马上高兴起来,拉着白羽去追她刚才见到的冰糖葫芦。

    风云城上云逐渐汇聚,似乎又有一场大雪将来。

    同时,在这一夜,万邪谷的一众人也在城中四处活动。

    一个身形瘦削的人,提着一把细长的剑,在城中佛塔顶,也在等待着太阳升起。

    花家遍寻墨昙心不获,毫无线索,夫妻两人唉声叹气,那些他们请来的帮手许多人也都是来这城中看明日冬祭的,被花家邀请,正好来帮一个忙,自己一大群数十个人,竟然让对方在眼皮子底下逃走了,实在是不由得让人不愤怒。

    众人聚在花家落脚的店铺,老板看着这个阵仗,早就和伙计躲进了屋子里,只在门缝里看发生了什么事。花氏夫妻对此事也是千般灰心,一时间都是沉默不语,只是一群人静静坐在客店里。

    这些人在太平道中算是已隐退江湖之人,都有些声望,平日里也是各有生意本领,有人与沈家虽不对付,却也没有犯事,有人与当地捕快都是私交好友,所以他们都是安稳居于太平道。

    江湖对于他们来说已有些遥远,一人一剑行于天下的日子,已被沈家和明山堂所驱逐,这个江湖所剩,大概只有势力斗争与满心疲惫了!

    所谓豪情侠义,是要犯法的。

    花重还是觉得对不住众人,跟众人道了一次歉,却引来一阵埋怨。

    “老花,说什么呢?”

    “侄儿侄女的仇没有报,我们都安不下心。”一时间群声应和,众人都是悲中带着几分凝重,因为真,所以动人。

    花重看着众人,不自觉有点湿了眼眶。

    没有了江湖,情还在,义还在。

    有情义的地方,就是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