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冬祭前
    沈府占地极广,建筑古朴大气,以实用为主,住房花圃,假山回廊,井井有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沈府机要处更是有十二座木质望楼,高过十丈,夜里以灯语磷粉传信,白天则以彩绫钟声为号。

    居于望楼之上,沈府大小屋舍尽收眼底,进可指挥城中钟塔,退可向后山万卷楼回馈消息。

    墨昙心被缚在网中,马车从侧门进沈府后一路直行,走了一刻后又接连转了几个弯,才停下来。

    “口令?”墨昙心听到有人问。

    “摘星。”车辕上的刘风应了一声。

    得!自己还真是重要,是颗星星。墨昙心在心里嘟囔,他一路都在努力的记忆路线,为逃出去做准备,丹田中的气也随着呼吸渐渐聚拢,墨昙心感觉自己的力气正在慢慢回复。

    马车终于停下来,马儿轻轻嘶鸣一声,在青石板上跺了两下,又狠狠打了一个响鼻。

    “狗子这两天一直跺蹄子,是不是蹄铁不行了?”钱多把墨昙心从车厢里拽出来,扔在了地上。

    “改天再看吧!先把事忙完再说。今天也真是够运气,要不然还要托‘蜉蝣’去查这个。”刘风指指墨昙心,说着两人哈哈一笑。

    “你们……这是?”墨昙心本来正被这一拖一扔搞的浑身疼痛,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正是柳白鱼。

    此时柳白鱼刚换班回来,太平六色进入沈府中一般都是接替部分内卫,执行巡逻查探任务,他本来与内卫中大多数想熟,与沈寒墨也是狼狈之徒,刚好路过这里,一看刘钱二人绑了个人,立刻来了兴趣。

    “哎!柳大哥啊!这个是大爷交代下来的,就不要……”刘风踢了墨昙心一脚,柳白鱼立刻露出了然神情,三人相视一笑。

    “得,那我帮你们一把,看你们忙了一身汗。”

    “行,关到‘虎口’吧!”刘钱二人也没有跟柳白鱼客气,都是认识十几年的人了,出生入死过数次,也都帮习惯了。

    墨昙心一听是柳白鱼,一下子顾不得暴露自己穴道已解,剧烈的挣扎起来,像个巨大的黑色虫子一样,他的嘴里还塞着布块,只能发出呜呜声。

    “啪”一声,柳白鱼一指又把刚冲破的穴道点上,气息一乱,瞬间力气全失。墨昙心绝望的在心里暗骂柳白鱼这个坑爹的,后者直接把他扛起来,进了距马车不远的一处地牢,和刘钱二人联手把墨昙心像死猪一样扔进了牢中。

    墨昙心被摔的头晕眼花,心里叫苦不迭,直觉这个搭档以后做不成了。

    地牢里一静,三人已走。

    牢中还有茅草铺垫。墨昙心紧紧躺在地牢上,眼睛透过网看着地牢上的通气孔,从那里可以看见熹微星光。

    灯光闪烁,墨昙心满脑子问号的被关进了沈家“虎口”。

    城中旅店内,花家正在与请来的好友谈话,商量对策,老板躲在暗处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伙计也不自觉的跟着一个哈欠。感觉这些江湖人没什么恶意,或者不会惹事后出来收拾旅馆各处。

    花重心事重重,眉头深皱,突然问吴乘风道:“你可确定那姓墨的就是杀人凶手?”

    “我那天到小驿中寻师父与两位,岂料远远看见一把大火,直燎的半江通红,我跑近一看,发现小驿已完全在大火之中。姓墨的正要走,载他来的船夫说墨昙心与三凶兄弟相称。我要留他,他将我剑打断,逃之夭夭了。”吴乘风一板一眼的说着,他故意把有些事说的模糊不清,意思曲解,就是要的是有一种朦胧中下真相的感觉,只有这样,才容易让人相信。“而且,他那天好像还要去给三凶送什么东西,说不定正是师父和如意三人无意中发现了他们的阴谋,被三凶杀人灭口。”

    他这一说,众人更是深信墨昙心有重大的嫌疑,有人一拍桌子站起来怒道:“当初发现那小子,就应该直接杀了他,我们一直想着抓住,结果被他给逃了。”

    “沈家地界,不要妄动为好。”旁边人来他坐下,轻声到。

    “沈家也是讲道理的,我们这么多人,估计已被沈家注意到了,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直接跟沈家要墨昙心,毕竟他怎么也是太平道的捕快。”有人提议道。

    听见这个提议,有人应和,有人沉默不语,有人叹了口气,有人咬牙切齿,神态不一。花重看着众人,想着这个提议的可行性,他们曾去刑事司,阮丰已经立案,但也一直推脱说要详查,明明有些偏袒自己人的意思在里面。如果这次在沈府闹一下,沈家还是很讲道理的,说不定会加大力度探查,早早给自己一个公道。

    正在想着,突然旅店的门帘飞起,卷起一阵风来,一只手弩射出的短箭飞进来,钉在店内柱子上,掌柜和伙计被这一件吓得猛然一跳,待看清楚那只短箭,心里更是七上八下。

    短箭大抵通体黑色,箭头下方有一圈长约一寸的白色,是一直信箭。

    这箭射的位置刚好距花家夫妇最近,看样子是专门来给他们的,花重拔下短箭,展开了箭上的短信,越来越奇,最后不禁咦了一声。看完后把信递到夫人手中,花夫人看着纸上的消息,初期还是面无表情,但后面脸上现出喜色,惊喜的看了花重一眼,花重点了点头。

    “各位麻烦稍待兄弟片刻,兄弟马上就回。”说罢和花夫人两人快步跑出旅店。余下众人面面相觑,众人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能猜这件事应该有点苗头了。

    过了大概一刻钟,花氏夫妇才终于回来,面带喜色,又有几分为难,好像有什么事为难的事。

    “兄弟,怎么了?”是不是姓墨那个捕快有消息了?”刚才拍桌而起的大汉奇道。

    花夫人急忙点点头,又面有难色,还带着几分怒气,花重开口道:“那姓墨的逃走时遇见沈家的人,被沈家人拿了。”

    一时间,众人都不知道说什么,人落在沈家手中,这不敢办啊!”

    “沈家说想要人可以,明天冬祭帮他们看着点安全,他们说……”

    “不要婆婆妈妈,都是生死之交,有话直说。”

    “万邪谷的人明天出谷要来惑乱冬祭,三凶也会出来,我家如意枝玉的仇可以报了。”花夫人显的很是激动。

    “我知道兄弟们很多都与沈家有矛盾,如果有兄弟不想为沈家做事,可以不用管这事,明天冬祭该吃吃该喝喝,愚弟真的对不住各位兄弟了。”花重郑重道,又拉着夫人一起跪下,郑重的给场中诸人磕了一个头。

    有人上来一把把二人扶起,只听有人道:“说什么鸟话,你花家的是就是我们的事,先不论与沈家的恩怨,就是万邪谷中那帮人渣,来了也是要好好教训一顿,想当年都是江湖中的祸害。”

    其他人也觉得很有道理,欣然允诺下来。

    众人随后又熟悉了一下沈府对他们的布置,就各自回去休息,准备明天冬祭一战。

    花家夫妇更是高兴的一夜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