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冬祭(1)
    晨光熹微,冬雪又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朦胧中天地又是一片灰白。

    辛国冬祭正在如火如荼的准备,国家正统尊天敬神,所以很重视这种祭祀,祭祀的神明也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冬祭的神明则是夏冬之神棋之,传说每年冬日十一月十五日为它的生辰。

    棋之一体双面,主管冬夏,夏时为男性,主管诞生,他热情温柔,魅力非凡,每日乘龙挥洒生机,为大地带来繁荣。人们夏日为他送上祭祀,祈求更多祝福。

    冬日时的棋之则完全与之相反,为女性之身,容貌绝美。她满身银白,驾乘战车,一手执长矛,一手驾驭风雪,纵横战场,要将这世界毁灭于朝夕。冬日里人们为她送上丰盛的祭祀,以消减她的怒气。

    无论在哪里,女人看起来似乎都不好惹!

    天下十六道中冬祭一般由最高长官道御主主持,但是太平道这里最是特殊,沈府以王府之姿,行的却是道御主之职,太平道的道御主大人就住在沈府里,有名无实,可谓其乐融融。多次有言官御史状告此事,但被圣主重罚了几人后,也就没有谁再提这种问题了。

    沈府治下的太平道,真正是天下十六道中的太平盛世。

    当然,针对沈府的袭击也是异常的多,住在沈府内的道御主大人,就常常担心自己和沈家大爷的脑袋被冲进府内的人带走,但是每次听到沈寒墨没心没肺,却又信誓旦旦的保证时,他又将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其实他不知道,沈寒墨与他有相同的担心,而且怕的要命。

    毕竟这个江湖,自己的那个狗头二弟把能惹的猛人惹了个遍,他想起来那些人,就感觉头疼,大军在手,也怕有人刺杀啊!

    沈寒墨此时与太平道道御主梅谦相视一笑,两人同时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害怕与……怂,嗯,没错,就是那种不太赤裸裸的怂,虽然是经过重重掩饰的,但是这种东西,还真的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怎么掩饰都没得办法。

    两人在仆人伺候下换上冬祭的专用服饰,像要去拜堂一样。

    “老沈,莫要坑我啊!”梅谦也知道沈寒墨搞了个什么局,他真害怕自己会成为个诱饵什么的。

    “放心,放心,今年的袭击比去年下降了四成左右,我们很安全。”沈寒墨赶紧道,他真的不知道这是在安慰梅谦还是自己。

    两人换了两身白底黑色云龙纹的祭祀服,戴着一顶略显滑稽的神官帽,据相关人士说棋之大神也穿这衣服,看见同样穿这衣服的人会心生好感,怒气消减。

    不是吧!沈寒墨心里嘀咕,那个要毁灭世界的疯女人才不会管什么好不好,她第一个想的一定是怎么把自己的头砍下来做成酒杯子。

    这样想着,沈寒墨与梅谦二人已出了屋。一但面对他人,二人都显出一股淡然的气质,好像只是出门去买个菜似的,如果墨昙心在这里,他一定会这样想。

    冬祭的时间从辰时开始,戌时结束,一共六个时辰,经历迎神、行礼、进俎、初献、亚献、终献等活动,一套折腾下来,体力不好的人真搞不定。

    城郊迎神,城门初献,城中祭坛终献。沿途会有大量的百姓围观,倒是不用跪拜,辛国除了父母与神明需要跪拜,大恩可以跪拜外,其他许多事很少会有人跪拜。因为在辛国人眼中,跪拜有时候象征着奴性,而辛国最不需要的,就是奴性,那是敌人需要的。

    祭祀开始,望楼发出大红长绫,城中立刻有一阵钟声响起,钟声越传越远,直传到城郊,满城风雪仿佛也被这样一座大城中的钟声人声荡开。

    一队黑色马车外裹白布,一共十辆,都是城中朝堂上的各级官员,沈梅两人坐在一辆车上。四百余名沈府羽卫护在车周围,肩铠革带,配左护心镜,显的威风凛凛。

    街道上的百姓见到羽卫,都高兴的大声呼叫起来,但是很快就看见羽卫中有人举起几块写着“肃静”的牌子,百姓逐渐安静下来。其实在这天,只有少部分百姓会出城一路跟着祭祀全程,大多数人就是来玩的,每年的这种祭祀,从来都是城中最热闹的一天,各色人物,各色小吃,好似这个世界最热闹的一切都在这个地方了。

    护行的卫队最里面是以骁勇善战著称的黑羽,然后是以轻便机动著称的白羽,最外面还有紫袍传令官来往传递消息命令。车队的最前面的是打扮成引道者的斥候,因为一般没有这么骑术绝佳的引道者。

    百人浩浩荡荡,一片飞雪中出了城,如果让墨昙心看见这架势,第一个反应绝对是有什么达官显贵死了。

    可惜墨昙心现在正呆在“虎口”里,身上的穴道已解,但他还是和一个粽子一样,花了好长时间才站起来,四下里看看有什么能用的,他的所有武器都被收走了,就挂在“虎口”物件室的墙上,连袖口和头发里藏的小刀片和细针都被收走了,沈家内卫做事还真是一丝不苟,让人头疼。

    我该怎么逃出去呢?墨昙心跳到监室里的木床上,郁闷到了几点,沈家就要被人袭击了啊!

    城外车队行了一个时辰左右,终于到了城郊祭坛,祭坛依山而建,是一处圆形祭坛,分为三层,无论在祭坛的哪一个地方说话,其他地方都能够听的清清楚楚。祭坛占地宽广,几乎是把半个山消平,前朝修成,传言耗了二十万人力建成,也难怪前朝早灭,不灭简直没有天理。

    众人以梅谦为首,沈寒墨居第二位,三人一排,进入祭坛之中,进入后更觉这里的空旷寂寥,人行其上,仿佛有如蝼蚁行于荒漠,始觉天高地阔,宇宙无群,人之渺小,不值一唏。

    沈梅二人来这里祭祀已有过五次,每次来都有不同的感觉,这片祭坛,冥冥之中好似真有神助。

    这世间,真的有神明吗?

    沈寒墨在心里不禁自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