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冬祭(2)
    祭坛中心有一座巨大的神像,几有五丈之高,以黑白石料雕刻而成,一体双面,面向沈寒墨的是白面棋之,她绝美的容颜上透出一丝血腥冷绝,手中持枪而舞,作势欲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沈寒墨不知道为什么,他抬头看着那个神像,总感觉棋之将手中的长矛对准了自己,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恍惚间感觉巨大的长矛钉入祭坛,直接刺穿了他。每次来都有这样的感觉,真是奇怪。

    不容他多想,迎神活动已开始。

    神像前有青铜古鼎,里面装着火油淋过的易燃物,神射手在百步外射出火箭,一箭入鼎,鼎中立时燃起熊熊大火。

    百官与祭坛外的民众皆跪,天地间除了风雪,一片悄然,只闻梅谦诵读迎神祭词的声音。

    “棋之大神,威加四域……以太平道之道御主……恭迎神驾。”

    祭词直持续了一刻钟,梅谦念起祭词来铿锵有力,听起来仿佛都有一股兵戈杀伐之气。

    读完祭词,将写有祭词的白娟放入古鼎中焚烧,火焰高腾,一消寒意。火中伸出几缕飘然白烟,白烟顺风不散,竟然逐渐凝聚成风雪,向祭坛边缘飘去。

    沈寒墨张大嘴巴看着这一幕,这是……棋之显灵吗?他祭祀这数年,这可是头一次出现这种情况。

    飘飞的风雪逐渐汇聚成虚形,梅谦一时呆立当场,看着沈寒墨,后者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满脸茫然,梅谦这才反应过来,慌忙跪下,诚惶诚恐,这是神明显灵之兆。

    虚形随着风雪越大,越来越高大,隐约成人形,看体态是个架着战车的女子形象,雪狂舞,凝雪成像的女子架着战车,驰骋在祭坛之上。风中似乎有呼啸声与兵戈声传来,又似乎有万军冲杀,健马奔腾。

    奇象持续了足有一刻多,雪凝成的虚像才忽然崩塌,被风一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祭坛上又回复空空荡荡,跪倒众人都面面相觑,有些吓得好像魂不附体,手脚抖个不停。

    沈寒墨与梅谦二人倒是很高兴,来迎神嘛!

    经此一事,这冬祭一下子热闹起来,得,要迎神,这下真的迎来了,还是个战争女神。

    迎神,行礼、进俎三项完后,车队回城,一路上浩浩荡荡,沈寒墨与梅谦二人坐在一辆车上,二人也在讨论刚才的事,都有点不太自然,棋之主司战争,现在显灵,这是……战事前兆吗?

    两人心事重重,都没有说话。

    此时城中,三凶与万邪谷众人都在冬祭前天或者当天进城,大多数人都没胆子进城,只有当天人多如潮时才敢易容藏身进来。他们将近有百人,打扮成各色人等进了城,因为人实在太多,守城检查的士兵也很是随意,基本就是不检查,看样子只要不是大凶大恶之人就让进。

    三凶与众人进城后,按照原来的计划分成三股,一股人游荡在城门周围,是为后路,要趁其他人行动成功后,杀死守城的将士,大约有三十人左右。剩下人中一百多人赶往刑事司,许越三凶等人,他们是与付却的人马汇合,同时付却还分出部分人马,有其他要事。

    许越三凶是祭祀后在街上袭击车队,祭祀后马车车队会通过一条窄街回府,那是他们最好的伏击地点。

    祭祀之前所有的路,不是可以数车并行的大路,就是空旷场地,有黑白羽卫护送,这个时候贸然攻击,简直是自寻死路。黑白羽卫在长街上一轮连弩快射,然后骑兵冲击,步兵清场,就算是数千人搞这场袭击都绝对会死完。

    尤其是其中黑羽,曾经有过以一千军马击溃五万人的惊世战绩。

    重重规划下,付却选中在整个祭祀完成后,在回程路过窄街时袭击,他也做好规划,如果这次袭击没有成功,他们还有后手。

    沈家内卫尽出,如果城中起乱,刑事司受袭,在其他道中那些所谓道御主就算知道这是自己的计划,只怕也会不管民众死活,保护自己才是要道。但是沈府,他们一定会派出大批羽卫,解决城中混乱,然后大力灭火,袭击完刑事司的万邪谷众将会再次袭击沈府。到时候,各处一片混乱,他们这二十余人的精锐,将在有人内应下直入沈府,斩杀沈寒墨,破坏后山蜂巢。

    这一切,将只发生在半个时辰之内。

    一切已准备妥当,接下来的,就是静静等待。

    车辚辚,马潇潇,黑白羽卫经过城门初祭,车队已完全进城。

    一入风云城中,顿时感觉一股烟火气扑面而来,街上热闹非凡,各处商贩在这一天,可谓都是赚的盆满钵满。

    沈寒墨一进城中,收起了他那种吊儿郎当的样子,显的异常精明,眼睛睁的透亮,像只夜行的猫一样,梅谦对他这个样子司空见惯,他想伸手去掀开马车窗帘,被沈寒墨一把抓住。

    “如果你掀开窗帘,我们绝对会暴露。”

    “有人要闹事?”梅谦打了个冷战,就知道和这沈家大爷聚在一起没什么好运气,这人就是夜里的萤火虫,活靶子。

    “小人物,没什么问题的。”沈寒墨肯定的道。

    梅谦听到这话也就安下心来,闭上眼躺在马车里,等着城中祭坛的终祭。

    车队外,人群中有数人随着车队而行,从外表看来,他们几乎和普通城中百姓没有什么两样。

    马车行,他们也就悄悄的缀着,偶尔看见彼此,也是微微点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此次冬祭最后的程序终祭,却是在城中冬坛,这里布置与迎神场所是一样构造,只不过看起来小了不止一倍,神像也是建在一座木楼中,高有一丈有余。

    终祭词念完,入鼎化灰,三叩首,冬祭终于结束。

    一行车队从冬祭场出来后,穿过数条大街,从一条窄街回府。说是窄街,其实并不是很窄,也不过就是够两车通行,黑白羽卫缩减阵宽,提前把一众白羽调回府中,剩下的队伍呈一条长队进了城中窄街。

    梅谦看见沈寒墨捏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