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满城乱
    袭击最先开始的地方并不是窄街,而是刑事司,数百名凶徒突然出现,杀死守卫,直接攻进了刑事司。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一入刑事司,就开始到处放火,尤其是卷宗室是重点照顾的对象。

    刑事司中守卫也有将近一百人,暂时抵挡住了第一波袭击,上百人在府门之中,执着白刃厮杀,血雨纷飞,捕快们反应极快,钟楼上钟声响起,不过片刻,钟声在满城传递开来,只传达着一个意思:刑事司受袭。

    此时街上民众都茫然的听着钟声,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直到看见刑事司那边天空上冒出滚滚黑烟,人群中立时有人喊道:“好像是刑事司出事了。”

    城中维持秩序的捕快也顾不得本职,全部赶往刑事司,他们本来要呆在城中各处,防止有人在人群中作乱。此时大本营起火,犹豫片刻,都赶往刑事司。

    沈家守在城中各处的蓝羽黄羽,迅速接替了捕快工作,五人一组,严阵以待。

    很快,钟声传讯,四处警戒,本来一场满城欢聚的冬祭,此时被一股阴霾所笼罩,人心惶惶。沈家羽卫的行事效率极快,快速分割人群,保证混乱起来可以有序解决。

    刑事司内,万邪谷的一众凶徒都是身经百战,常年压抑下,此时宛如猛虎,其中不乏好手,很快闯过外堂,进了内堂,其中许多人已点燃屋舍。

    几个司中的老文案被人直接一刀杀死,一些仆役也被杀伤,到处是鲜血惨叫。很快,街上的捕快在钟楼的通知下赶回,此时整个刑事司已有四成在火海中,尸横遍地,刀兵碰撞之声不绝。

    雪飞,血飞,剑影飞。

    整个刑事司现在就是战场,捕快衙役们与凶徒都是浴血搏命,双方都没有具体的指挥,只是乱攻乱防着,此时都拥在卷宗室前,那里算是刑事司的重中之重,里面卷宗记录着大批犯罪者的各样信息,包括籍贯,年龄,特征,长相,甚至连部分武林人物的师承都记载的清清楚楚。

    有几个凶徒把手中沾有松油的火把扔进案卷室内,不过一眨眼,又被人从室中扔出。门打开,走出几个捕快,形态各异,高矮不一,但显然都是武艺相当不错之人,正是太平道没被调入沈府的名捕,都是“六色六绝”中人,几人一边投入战斗一边指挥,形式逐渐扭转,一百多人的凶徒已倒下一半。

    其他凶徒本来打算烧了刑事司就去佯攻沈府,但是没想到这里的捕快和其他地方的完全不一样,无论风格还是战斗,都是极其凶悍,完全没有什么畏惧。

    “撤。”终于带头的蓝猛看一时拿不下,立刻做出撤退决定。

    刚出门,就遇见赶来回援的捕快,又是刀风血雨一场恶战。蓝猛感觉不能在这里多待,一众人又向沈府赶去,中途有数人想要脱队逃掉,被蓝猛当场格杀,剩下的人都不敢逃了。

    那边,街上的蓝羽黄羽也同时遭遇了袭击,对方速度极快,行动迅速,显然久经厮杀,不过片刻,各处的蓝羽黄羽都有被杀。

    同时,人群中也出现了骚乱,有人突然从袖中抽出短匕刺杀周围的人,有人把手中提着的布袋一扬,立刻漫天银辉,都是一些不同云币,哄抢与恐惧同时在人群中发酵。尤其是恐惧,去潮水一般散播开来,人群瞬间动乱,恐惧之下也是忘记了蓝羽黄羽的指挥,开始发生踩踏。

    城中数处都发生了动乱,但是很快,人群中有人挺身而出,抓捕袭击者,正是花家夫妇和他们的一众武林同道,沈寒墨把他们都安排在城中人流量极多的地方,一般来说,制造这样的混乱,都是人越多越好,这样可以完成很多的混乱与死伤。

    此时的凶徒们,就是草原上的饿狼,百姓就是他们眼中的羊群。

    花家夫妇等人的加入,使得混乱与恐惧暂时得到制止,在人群中制造混乱的凶徒许多还没有逃跑,便被制住,随后被蓝羽黄羽格杀当场。

    沈家人马被袭击的很严重,对方都是武林人物,如果是在正面战场,沈家人马的伤亡将会小很多,今天这种复杂环境下的突然袭击,一直是最难对付的,因为你不知道躲在你身后的百姓,哪个是好人哪个是坏人,哪个会在背后突然抽出刀来,反手一刀。

    女人身上的脂粉味,男人的汗味,果香味,小店里的饭菜香气混在一起,形成一种难以形容的古怪味道。

    整个街面上四处是喊声,惨嚎声,马蹄哒哒声,粗重的呼吸声。

    “回去,所有人全部回屋,街面清空。”随着人群混乱逐渐压制,蓝羽黄羽大声叫着,开始疏导所有人回到屋内,清空街面。

    街上与刑事司的乱事暂时得到安置,不断有钟声在城中回荡,传递着最紧急最迫切的信息。

    沈家“蜉蝣”也用信鸽将各种信息以最快的速度传递到沈家万卷楼。

    城中已是一锅乱粥。

    此时窄街中人也已听到各种钟声警讯,看见天空中信鸽飞舞。

    此时街面上也完全乱起来,有不少慌乱的民众都钻进窄街中,从黑白羽卫边上小心的避过去。车队还在缓慢的前进着。

    独孤光看着车队,觉得少了些什么,不禁皱了皱眉头,身边的许越看到车队已走的差不多了,打了一声口哨。

    立刻,在车队最前方的羽卫行到一半时,三辆马车直接从左右侧方冲出来,从中间截断卫队,数匹卫队健马被马车撞倒,惨声嘶叫,马上的黑羽也被直接撞倒,化作了马蹄下的亡魂。

    “退。”方皓一看不好,立刻发令。

    车队刚后退不过几步,街尾也冲出几辆马车,几乎将街尾又全部堵死。两边窄街当上,一众数十杀手闪身出来,将数罐火油扔到街上和马车上,立刻马车车辕和拉车的马匹身上着起火来。窄街上也是一片混乱。

    房上的杀手刚扔完火油,一人已直接跃向马车,眼看就要接近马车。突然,马车车窗中伸出一支长矛,来势迅捷无比,将那人的喉咙穿透,如破布一样挂在长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