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黑色的绝望
    正在行动的一众杀手瞬间一呆,黑羽和白羽早就连弩扣上,没有丝毫迟疑,直接箭雨射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漫天箭雨,又快且疾,连弩威力有限,但是在这种短兵相接的地方,确实是一道杀器。

    一众杀手立刻或挥舞手中兵器,或以衣袖披风挡箭,或狼狈藏于马车后。

    “叮叮叮”一轮箭雨过后,满街悄然,唯有风穿过刀兵,雪擦过耳畔,点染阵阵杀气。

    独孤光与许越带领的二十五人俱是谷中精锐,但是面对沈府精兵的一轮箭雨,还是有四人中箭身亡,一人被长枪刺穿。

    窄街之中,前后被封,四处火起,十辆马车被困于百步之街,三百余人马对阵二十个武林高手。

    人声,刀声,杀声。

    叶落,雪落,人落。

    谁输谁赢?

    是这些万邪谷的武林刺客?或是沈家黑白羽卫?所有的一切,唯有交手才可给出答案。

    独孤光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感受到的不安在马车中的那人走出来的刹那放到最大,只感觉凉透心底。

    隔窗一刺,杀人于一瞬的长枪收回,被杀的那人跌落在青石路上,一枪毙命,连挣扎痉挛都没有。

    白布包裹的马车里,车帘掀开,一人缓缓走出,银色虎头双肩铠,革带黑袍,护心青铜镜,长脸横眉,正是内卫统领周俊。

    他面容不怒自威,手中倒提着一把染血短枪,一支短棍,两支武器一扣一拧,立刻变成一柄长枪,这种是沈家羽卫的常备兵器。

    他抬头,就看见了钉满短箭的窄街,看见了街边和马车上,那十数个服饰与百姓一般无二的杀手,看见站在屋顶的独孤光与许越。

    独孤光与周俊目光相接,一人淡然一笑,一人咬牙切齿。

    “独孤兄,好久不见,今天拿这么大阵仗欢迎我吗?”周俊笑道,他的脸上在笑,手向身后一招,霎时间满街拔刀声,挂弦声,短枪扣合声。

    声音密密麻麻,听的一众凶徒头皮发麻。

    “今天,好好招待万邪谷的客人。”周俊身后方皓长刀在手,大声吼道。

    “是。”一众黑白羽卫齐声吼道,声势极壮,上冲云霄。

    “杀。”独孤光与周俊本有世仇,此时相见,分外眼红,况且还不能确定沈寒墨是不是在其他马车里,一声令下,数名杀手已扑身冲向马车。白燕然,甘山等人却是急退,一跃上了屋顶,独孤光作势欲拦,最后还是任由他们转身逃去。

    扑向马车的数人立刻遭到黑白羽卫的截杀,羽卫惯于战争,十二人为一队,又分为两组,一组六人,一人持弩,一人持大盾,其余四人则是两把四尺长刀,一支枪,一支长矛。此时与这些武林高手对决,丝毫不落下风,刀去枪来,崩悍突击,迅捷异常。

    一队队羽卫踩着青石板和车辕直上,都跃上马车,围困杀手们。

    羽卫中多人驱马回转在车队周围,持矛捅刺,辅以连弩射击,袭扰一众杀手。

    独孤光与许越也跃下屋顶,要杀周俊,三人战成一团,周俊作为内卫统领,武功在这江湖中颇享盛名,以一敌二,丝毫不落下风。一时间,三人辗转腾挪在马车车辕上,方寸之间,剑影,棍影,枪影纵横。

    强横的武功直将马车击碎,木块飞溅,车辕寸断,健马受惊,失了缰绳控制,扬蹄逃离战场。周许三人还在苦斗,应该说独孤光与许越二人在苦斗,周俊的武功实在可怕,他手中短枪和棍拼接成的那把兵器,在他手中时分时合,神鬼莫测。

    独孤光武功本来不错,只是先前被墨昙心偷袭,痛失一目,武功也随之下落,许越擅长剑法毒物,但他身上早有旧伤,平日里如非必要,都是不愿动手。此时这一战,却是遇上个江湖中顶尖的高手之一。

    周俊武功以稳为主,他的为人与武功如出一辙,求稳为上,稳在他的手上,发挥到了极致。他的枪法和棍法几乎没有破绽,就算微有展露,也是一瞬而逝。许越手中长剑抖如银蛇,搜寻着周俊刹那间的破绽。

    独孤光正面相攻,吸引了周俊大多数攻击,百招已过,许越发现周俊所用招式已越来越险,破绽也越来许多。独孤光终于一记绝招上手,棍如破开长风的一支短矢,来势凶猛。

    就在那一刹那,周俊分开手中长枪,以棍挡棍,背部露出一处大破绽。

    机会,许越眼中寒光一闪,运起剑招,直刺周俊后背。

    周俊嘴角轻笑,突然整个人急转起来,棍枪相交,平地卷起疾风,周身枪形棍影。一棍挡开独孤光的棍,一枪挡开许越剑招。气劲顺势而停,手中枪棍已拼为一把长枪。枪尖直朝独孤光而去,他要先杀独孤光。

    又是一个破绽和机会!许越大喜,这个距离情势,背后有人回力出招的情况下还要去对付面前的人。真是绝好的机会!

    “小心。”独孤光话刚出口,周俊忽然猛地一停,虎腰一转,一记回马枪,直穿许越腹部而过,许越刚要叫出身,一把四尺长刀又穿胸而过。

    周俊抽枪回身,又是同样一招,独孤光心下惊惧,立刻退开。

    十丈外,方皓手中刀已不见,身旁的亲兵把自己的刀递给他,顺手拔起死尸上的一柄长枪,冲向一众杀手。

    万邪谷一众杀手也是高手,有些人冒着枪雨,持刀钻进了马车内。转眼间却是一身惨叫,被人一枪搠穿胸膛,扔出车厢来,挣扎了几下,身死当场。

    有人冲到马车顶,举剑欲刺,剑刺破车顶,杀手却是一声惨叫,站立的地方连同脚掌,被车内人一刀捅穿,杀手吃痛,跪倒惨嚎,突然一支长抢刺穿车顶,长枪透胸而过,杀手已扑倒在车盖上,血顺着车顶盖,缓缓侵染车上白布。

    这里的景象简直就是一份葬礼。

    雪在下,火在烧,马儿惊乱,刀影翻飞。

    到处都是鲜血残肢,染红了街道和马车。

    地上已陆续躺了数十具尸体,以黑白羽卫居多,已有十名杀手都倒在了刀丛箭雨中,最后几个已力竭的杀手也想着抢马突围,却发现他们自己已提前把街道前后封住,此时他们倒是成了瓮中的土鳖。

    一名杀手见大势已去,气势尽泄,突的腾起,想要逃走。

    人在半空,突然一物飞来,重重砸在他身上,又把他砸落窄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