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狭路
    飞来的人正是白燕然,他的黑扇上已被人撕裂,钢铸的扇骨插在胸膛里,整个人已完全奄奄一息,被人从两丈高的地方扔下来,最后一口气也咽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被他撞下来的人正是许越一门的鲁海平,他被白燕然撞到一辆马车边缘,背部剧痛,刚落地就被羽卫一把钩锁缠住,扎成了刺猬。

    战斗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已有数十人身死,房顶现出四个影子,都是与周俊差不多的打扮,只不过都是单肩虎头铠,四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居高临下看着独孤光,独孤光周围聚着四个万邪谷杀手,五人被一众羽卫,内卫包围。

    十辆马车中,又钻出一堆人,都是官员打扮,但看气质,绝对是常年军旅之人。

    “早就偷天换日了吗?我说有什么地方不对,走狗变少了,而且街上这么热闹,一队马车中,竟然没有一个人掀开窗帘看看外面。”独孤光看着这些人,苦笑道,他那张冷漠的脸上露出苦笑时,真是比哭还要难看。

    “上路前想明白不晚,师父当初只怕也是上路前才明白你是个什么东西。”周俊枪棍合一,此时冷冷的看着他,独孤光用仅余的一只眼怨毒的看着周俊,后者冷漠的看着他。

    “内卫没有走?”独孤光转头看了房上的几个内卫,都是一流的好手:“笑勾魂”江念,“雪女”韦婉,“断秋声”任流云,“一剑残魂”俞白龙。有这四个人在,他今天真的不知道走不走的了。

    独孤光凄然一笑道:“今天葬身在这里,也不付观主所托,何况拉着沈家大爷一起去幽冥,想来也不错。”

    “你说什么?”周俊阴测测道。

    “藏在沈家的观主暗椿可不止三个……”独孤光露出惋惜表情,旋即想到有沈寒墨可能已死,也不付观主所托,顿时心情好起来,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看起来阴森可憎。

    “打开街口,回去保护大爷。”方皓命令道。

    数骑羽卫推开街口封路的马车,呼啸而出,后面数百羽卫,只留下五十人左右。车队依旧停在大街上,血依旧是血。

    “解决完这五个,就直接回府。”说完周俊完全再理独孤光,这人现在和死人无异。

    说完,跃上一匹健马,踏起街上的雪,向沈府赶去。

    才到半路,猛然听到城里钟楼声响,很快有人破译出其中的意思:府中遇袭,有人闯入,速回。”

    一群人立刻疯了一般往回赶,一时间,街上蹄声如雷,连青石板也被群马踩碎。街两边的人都好奇的推开窗,看着街上情况。

    这年太平道冬祭,真的与以往完全不一样。

    雪真冷,人真多,城真乱。

    梅谦看着沈寒墨,自听见刑事司遇袭的钟声后,沈寒墨的拳头就是一直紧握的,他们现在一行人都穿着羽卫服饰,纵马从大街上绕回府中,他们速度极快,不敢有一丝多余的停留。

    现在的他们,就是最脆弱的,虽然有十数骑黑羽保护,但是只要对方突然发难,这里的人死伤任何一个,都是巨大的损失。

    当然,损失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损失。

    事情还是出乎他的意料,最先开始出现袭击的地方竟然是刑事司,那里有大量的案卷资料,如果损失,是件非常严重的事。

    但他顾不得这些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赶回府中,街上每一处,都是极致的危险,他可是还记得有一个叫田棠的杀手惦记着他的人头呢!

    只用了不到两刻钟,一行人就奔到府门前。

    此时,沈府侧门却是一片混乱。

    蓝猛带领的一行人攻击刑事司后转而奔袭沈府侧门,恰好选中的地点正好是沈府最薄弱处的侧门,遇见了章问带领的那队黑羽。

    蓝猛粗豪勇猛,章问五大三粗,比他要矮一个头,脾气真是又倔又硬,正面作战,双方打的难解难分。章问和手下一批兵马,配合娴熟,攻击迅速,不过片刻,自身以五人死七人上的代价换来了对方二十余条性命,几乎接近蓝猛手下五成战力,他以前也与沈府给羽交过手,没有现在这么猛的人啊!

    最后蓝猛实在是扛不住了,想要撤退,结果被对方十数人封住退路,又是一番死战,打的苦不堪言。

    沈府正门,有三十多人正保护着一辆马车,身着蓝羽黄羽服饰盔甲。那些黄羽蓝羽有些人身负重伤,已完全不能说话,站立都要其他人扶着,有些人断手断脚,有些人倒是只是受了些皮肉小伤,一行人中,还有一位医馆的女医师。

    这些人只比沈寒墨一行人早到达半刻。

    府门前三十骑黑羽卫正严正以待,黑羽小队头领之一的计丞一看有人来,立刻警觉起来,待看见是城中黄羽蓝羽,稍有松懈,但出于保险起见,还是拦住他们,执刀问道:“发生了何事?”

    “车马在冬祭回来时遇袭,对方人多势众,把马车都困在城中兑街,大爷在其他兄弟护卫下逃了出来。”为首一人左眼似乎受创颇重,蒙了一圈纱布,脸上汗如雨下,鲜血点点。

    “大爷不是黑白羽卫的兄弟在护送吗?怎么是你们保护回来的?”计丞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些什么,他也说不清,但是这些人……总感觉哪里有问题。

    对方一见他警觉神色,立刻道:“方统领他们都被困在了街上,把大爷拼死送了出来,我们在街上维持,临时接了下来,不要再耽误了?”

    正说着,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蹄声,听起来有数十骑之多,计丞脸色又是一变,越发凝重。

    “我没有听到钟楼消息说大爷已逃出。”计丞伸刀拦住想要闯进去的对方,怒目而视。

    “消息哪来得及,前面黑羽白羽的兄弟和人拼的你死我活,你们还在这里婆婆妈妈。”带头的蓝羽怒道。

    计丞面露为难之色,他本来是不想这样的,看着自己兄弟被袭击,受伤这么重,但他还是要问的明明白白。

    “大爷呢?我要见大爷。”计丞眯着眼盯着马车。

    就在他要走过去时,府中出来一人,一身巡逻统领打扮,他急忙跑到计丞耳边道:“蜉蝣来信,大爷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