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相逢
    “信卷呢?”计丞不见信卷不放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里。”来的那人给计丞一张三寸薄纸卷,纸上密密麻麻有一些黄绿的细点,看起来煞是好看。正是风云城中“蜉蝣”专用的花纸。

    计丞看了一眼,正要放行,突然又疑从心起,直直向马车走去,那马车上的白布满是血迹,还有几处刀枪痕迹,袭击之猛烈,可想而知。

    “袭击者就要来了,还是赶紧进去吧!”府中出来那人道。

    “属下黑羽卫计丞,想见大爷一面。”计丞紧盯着马车,一步不让,手下士兵察言观色,也是手握刀柄,这种假传圣旨的事,在沈府这,不是头一次了。

    一时间,双方都是剑拔弩张,作势欲发。

    府中走出那人正是云平,他也只是看着计丞缓缓向马车走去,并未阻拦,只是手也握住了腰间的快剑。

    计丞离马车越来越近了,远处的蹄声也是越来越响。

    “是黑羽和白羽的兄弟。”一个目力极好的小兵惊喜道,但是黑白羽的兄弟们,不是正在和袭击者们苦战吗?

    云平目力超绝,他隔着百丈就将马上人看的清清楚楚,然后他就发现了沈家大爷沈寒墨与太平道道御主梅谦。

    原来在玩偷梁换柱这一手。

    “大爷在马队里。”他直接叫起来,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事。经他这一下,计丞一时分神,他本来正撩起马车帘,确认是不是沈家大爷。听到云平喊叫,立刻发觉不对,手中长刀已调转刀头,刺进了马车中,却只见马车里剑光一闪,计丞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快的剑。

    剑光一闪即收,如白驹过隙,不留痕迹。

    计丞捂着脖子,瘫软在地上。

    在黑羽卫中的云平,也是突然发难,手中阔剑如蛇窜出,瞬间已扫过几人脖颈,那些黑羽卫本来对他丝毫没有防备,突然发难,数人身亡。

    双方距离不过一丈,短弩来不及用,只能立刻布置阵型,寸步不让。

    本来还假扮黄羽蓝羽的付却一行人立刻分成两股,一股十五人对付府门前的黑羽卫,进去沈府,毁掉情报“蜂巢”。剩下的人骑马而出,直向沈寒墨一行人而去。

    马车中也钻出一个高瘦男子,穿着青色衣衫,手里拿着一把像针一般的长剑,剑长三尺,刃薄如纸,男子名叫田棠,他还有另一个身份,这江湖中最负盛名的杀手。

    像他这样的人,出价自然不便宜,只是他这次,并不是为了那点银子,他是要做成一件大事,一件可以留名武林百年的事,杀了沈寒墨。

    所以他离开马车,和付却一起纵马直攻沈寒墨,只要距离足够,他的剑就是钓魂的细钩。

    剩下十五人一人操纵马车,十四人以迅雷之势直攻沈府。

    云平出来时已打开沈府大门,他临阵变节,谁也没办法料到,沈府正门只有三十多黑羽卫,被偷袭受伤后,剩下二十多人立刻与白羽等负责强攻的七人战做一团,黑羽卫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二十多人在这种宽阔地带配合起来,更是威力有增无减。

    白羽温情等十五人负责强攻入府,山海观中“青雀”,一直是武林中让人头疼的存在,不知因为他们的身份神秘,还因为他们的作战凶悍,配合老到,他们接受的任务,除了有一次刺杀龙崎川失败,但是那一役也重伤到这位武林两顶峰下第一人,逼的龙崎川蛰伏太平道。而“青雀”接手的其他任务,全部完美完成。

    十五人人配合极好,有人猛攻,有人偷袭,白羽温情两人配合出一套剑阵,每有人想要偷袭他们时,就被二人格杀于剑阵中。云平突然发难时,距离沈府大门最近,所以他第一时间杀死数名羽卫后直接倒退飞回,攻取大门,阔剑直劈入门内,一剑斩断木质门挡。门后护卫一时反应不急,被斩断手臂,长声惨嚎起来。

    这边攻府的人中一人身死,是个老头,其他人看也不看他一眼,就直接冲破府门前的羽卫,攻进沈府之中。

    那个断臂的羽卫痛的满地打滚,温情不忍,一剑刺死了他。

    此时沈寒墨与梅谦一行都赶往沈府,半路突然看见有十数人骑马向他们而来,气势汹汹。穿着似乎是羽卫服饰。

    “你想的真周到,还派人接应。”梅谦抚着胡子,感到很满意,沈寒墨的计划是在祭坛内换衣服是才说给他的,当时他还觉得这实在太鲁莽,万一不小心有所遗漏,这些太平道的官员直接被伏击歼灭,到时候哭都没有地方去哭。

    此时看到有数十骑提前来接应,终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我没有安排啊!我把人手大多都安排在蜂窝附近了。”沈寒墨道。

    梅谦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快,拐进前面的小巷里,绕道侧门。”沈寒墨大吼道,当先和梅谦拉扯缰绳,调转马头拐进小巷里。蹄声更急,不远处的蹄声也更急,仿佛催命的亡魂鼓一般。

    四十余骑又分开两股,一股黑羽卫迎战来敌,一股直接绕道回府。

    “失算了,没有想到他们还能这么搞,下次我也要试试伪装。”沈寒墨笑道。

    “笑什么,我们都快要死了。”梅谦忍不住怒道。心想你也看看场合呀!现在是高兴的时候,朝廷的大官正在被人追杀,这他妈在其他道上可能吗?可能吗?也就是我梅谦脾气好,找个机会一定揍你丫一顿。

    “哎,想好点,二皇子告诉过我一句话: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要有这个境界。”沈寒墨说着,一声“驾”拉开了与梅谦的距离。

    健马奔腾,死神就在身后,沈寒墨却突然感觉胸中生起一股豪情,不顾迎面而来的风雪,放声高歌起来。

    “大风起兮……”刚唱到一半,突然噤声。

    “嗯?”梅谦疑惑的看过来。

    “要到社头了(咬到舌头了)。”沈寒墨捂着嘴含糊不清道,痛的直皱眉。

    “活该。”梅谦心里暗骂道,也加快速度。

    外面一锅乱粥,府内墨昙心穴道已冲开,但奈何网包的太紧,他没发挣脱,只能像个粽子一样跳来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