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虎口逃生
    墨昙心现在在“虎口”里还是一脸迷糊,虎口隔音措施做的非常好,外面的喧闹似乎与这里没有什么关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隐隐约约中传来钟楼响声,但是其中信息却听不真切。

    在这里的人,唯一所需要知道的,就是的余生就要在这里度过,如果他不是绝对重要的人,那他的余生一般不会太长。

    雪和阳光从通风口里钻进来,落在墨昙心的脸上,他头发蓬乱,在牢里跳来跳去。

    “阿雪,我现在算是‘落入虎口’了,也没有像你一样的人来救我了。”墨昙心嘴里还塞着布,在心里自顾自的想道。

    这虎口里还真是干净,除了一张床和一地茅草屋就什么也没有了,连个桌子都没有,估计是害怕哪个心理承受能力弱的家伙一头撞死。

    墨昙心现在就想一头撞死在墙上,他什么都没干,就被两个内卫抓到了这儿来,这儿是干嘛的,他可是很清楚。

    一入虎口,绝迹江湖。

    他感觉自己就是热锅上的蚂蚁,还是那种脚都要被烫熟了的蚂蚁!这个时代,想着活下来怎么都他妈这么难?

    正沉浸在一片愁思里,他只觉得头顶一黯,通风口中透出的光被人挡住。

    “哎,新来的,叫什么名字?”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传来。

    “呜呜……”墨昙心嘴被封住,只能哑着嗓子发出呜呜声。

    “哦,嘴还被封住了。”那人沉吟一声,突然想起来什么,道:“你不能说话,现在我问你答,如果有一句假话,就把你扔出去杀了,听见没有?”

    墨昙心“嗯嗯”了两声,表示听到了。

    那人看他态度良好,也是索性在通风口出坐下来,又是粗声粗气问道:“你是行走江湖的大侠?还是做了什么坏事被内卫叔叔们抓进来的,前者嗯一下,后者嗯两下。”

    “嗯。”墨昙心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而且这人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怪?

    “胡说,你没有做坏事怎么会被抓进来,我知道,江湖中到处是你们这种满嘴谎话的小人。说?你是不是。”那人一听墨昙心说自己是大侠,立刻不高兴了。

    我的妈!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能怎么样?我也很绝望啊!我如果承认自己是坏人,说不定现在就要死。墨昙心直觉满腹槽点,只是不能说话。

    “嗯嗯。”墨昙心决定做最后的抗争。

    “哈!还不承认?”那人听后一声轻笑,不知悉悉索索在干什么。

    墨昙心看着头顶的通风口,突然闻到一股难言的味道,只觉骚味扑鼻。不一会儿,又有一股浓烟从通风口钻进来,呛得墨昙心涕泪横流,晕晕乎乎,和假酒喝多了一样。

    “嗯嗯。”墨昙心只好承认,他还真怕通风口那祖宗扔进来几条蛇什么的,那自己可真算是枉死了。

    “果然是坏人,本少爷真是个明察秋毫的人。”那人自言自语道,此时一说话,却是口清脆的少年音。发现自己声音露馅,沈红衣也不再伪装了。

    墨昙心心里犯嘀咕:少爷??沈府里的少爷,应该只有沈家的五爷了,瞧这德行都有九成像。其他几个都在各处任职,只有这个整天游手好闲。

    通风口外沈红衣满脸得意,逼迫这样一个做恶多端的江湖大盗承认自已的本质,实在是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简直有净化心灵的功效。

    “那我问你,是不是老墨抓你进来的?”

    “老墨?”墨昙心满头问号,谁知道你说的是谁?

    “你听说过墨昙心没有?”沈红衣问道。

    “嗯。”我不就是吗?而且我们好像还不认识吧?哪里拉的这层关系。墨昙心嘴里嗯着,心里觉得更是一阵无语。

    “他的大名听过吧?十二杀人,想来他现在应该已经成武林中的大豪杰了。”沈红衣的话一字一句从通风口中传来,进了墨昙心耳朵,听的他一阵心虚。

    “再问一遍,是不是他把你抓进来的?”

    十二杀人这个倒是真的,只是这武林豪杰……这……现在都被绑成粽子了,这个豪杰……以后有机会……有机会的……

    为了少被沈家这二愣子五爷折磨,只好“嗯”一声承认,墨昙心抓进来的就墨昙心抓进来的,这抓的还是墨昙心这狗头本人呢!

    “说说,你犯了什么事?”沈红衣好奇道。

    墨昙心“呜呜”两声,沈红衣一拍额头,道:“我忘了,你不能说话,等我一下,我帮你解开。”说着人就不见了,墨昙心只隐隐听到“噔噔噔”数声,虎口大牢门口几个卫兵看见沈红衣来,恨不得拔腿就逃。好在这位少爷今天兴致不在他们,而是看中新来的那个囚犯了。

    这不知道这囚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卫兵丝毫不敢阻拦沈红衣,沈红衣直接大摇大摆进来了。

    昏暗的虎口里,随着沈红衣的到来仿佛有了一股活力。

    沈红衣看起来确实继承了沈家的良好基因,看起来风度翩翩,真是一个浊世佳公子。

    一看见墨昙心被包成了一个粽子,沈红衣哈哈大笑起来,笑够了,从腰间拿出一把短刀,到牢里替墨昙心割开了绳子,只是这位五少爷真是急功近利,割绳子时手滑刺了墨昙心几刀,没有伤到要给害,但也让墨昙心满头冷汗。轮到喉咙,胸腹时,墨昙心直接自己拿刀解开了。

    这要交给沈家这五爷,一刀下去搞出大结局。

    墨昙心简直快要哭出来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自己搞呢!

    如果身上的网再紧点,墨昙心感觉自己可能会被沈红衣凌迟掉。

    解开浑身的网,墨昙心又把刀还给沈红衣。他要赶紧离开这里。

    “你是……墨昙心?”沈红衣在阳光下端详了墨昙心半刻,突然道。

    “是啊!被人抓错了,搞到这里来。”墨昙心大方承认,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斜。

    “你……真是……墨昙心,你杀齐昌年的时候,我偷偷看过。”沈红衣一把抓住墨昙心的手,被墨昙心挣扎开。

    “现在没时间了,有人要袭击沈府,赶紧要通知大爷。”

    “啊?早就开始袭击了。内卫叔叔们早就布置好了,等他们来。”沈红衣有点可怜的看着墨昙心,这个消息滞后的可怜虫。

    “那我们去帮忙,我是他妈冤枉的。”

    “走,老墨,我陪你一起去。”沈红衣一听要出去帮忙打架,立刻来了精神,沈府的事一向都不让他参加,把他顾得太周全,他无聊的厉害。

    两人心性中都有相同的地方,一拍即合。墨昙心拿了自己的武器,两人向牢外跑去。

    “你身上什么味道。”沈红衣耸耸鼻子,闻到了一股很难闻的味道。

    “你的味道。”墨昙心瞪了他一眼,不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