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猛龙
    青雀人马一分为二,一队和田棠配合,直追沈寒墨,一队与云平攻入沈府,目标沈府情报机构后山万卷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想不到的事情实在太多,顾不到的东西也太多。

    如果告诉江湖中人有人敢以数十人袭击沈府,刺杀沈寒墨,只怕没有人会相信,但现在这种事就发生了,而且还是山海观中枝上雀,飞山渡海送君行。

    沈寒墨原本安在山海观的暗椿被人拔除,临死前送出青雀来袭的情报。沈府“蜉蝣”多方搜索,但是没有得到什么有效的情报,只是通过大量的蛛丝马迹透露出:青雀的目标是乘沈府久拿山海观不下时,釜底抽薪,直接端掉沈府大本营。

    从知道这个消息一开始时,沈寒墨就在安排了,他不知道青雀都有哪些人,不知道青雀有多少人,不知道他们从哪里进入太平道,也不知道他们打算用何种手段袭击沈府,他几乎对敌人处于一个全盲的状态。

    直到他从万云生处发现了一丝端异。

    有人利用江湖中大人物们的关系,用数个月时间避过“蜉蝣”,将至少数十人带入太平道,而这些来到太平道的人什么身份,他们一无所知。

    冬时又至,寒冬凛冽,这种时节都是颇多盗匪,沈府要应对青雀袭击,本来府中军马都动不得,但沈寒墨还是把大量羽卫派出去,助多地驻军进攻匪寨。

    他又悄悄散播出去消息,让内卫调离的消息“恰巧”被山海观截取,既然不知道对方计划,那就给对方机会,引蛇出洞,然后挥剑站蛇。

    青雀行动能力还是超出沈寒墨估计,对方直接联合了万邪谷中恶徒,那些人本来是沈家除恶后幸运逃掉的,万邪谷冬日时还好,夏秋之时,四处凶险,毒蛇猛兽,比比皆是。就连水潭中也有一些尖嘴大鱼,不小心落入,倾刻就成白骨,沈寒墨本来打算那那些凶徒先控住,改天沈山青回来让他直接带人剿灭。

    现在这些人倒是都来了,也差不多都死在了这城中,贪心不足蛇吞象,算盘打的很好,可以都成了青雀手中的刀。而青雀这个握刀的杀手,早在暗处潜伏多时,就是要求的一击致命。

    沈寒墨一众人多是官员,有些人已被吓得魂不附体,只不过上司都在身边,也不好露怯,只好硬着头皮,跟在沈寒墨身后,在小巷里七扭八拐,用尽全力赶往沈府侧门。

    付却带领的青雀众人,与田棠驱马追杀。一行人还穿着沈府黄羽蓝羽的服饰,众人骑术皆精,与十数黑羽相遇,只三合多便闯了过去。只追沈寒墨一行。

    田棠座下马匹被黑羽用连弩射死,前者也不善骑马,正好摆脱马匹,纵身追去。他穿着一身秀花黑衣,此时运起轻功,整个人如一匹黑练,一道黑色的闪电,穿过风雪,直追而去,他的速度,比那还要快一些。

    江湖第一杀手的本事,确实有值得称道之处。

    后面付却六人已解决阻拦的黑羽,也冲进小巷里,一时间,沈府外围弯弯曲曲的小巷里,蹄声如雷,健马狂奔,一片乱声。

    冬雪掩着马蹄声,下的越来越急,渐渐变成了满城的鹅毛大雪,风倒变小了一些,更显出雪的轻柔。

    此时距众人相遇不过半刻钟,却好像无比漫长,沈寒墨这数十人无护卫保护,危如累卵。只有马鞭一下又一下的抽在马身上。

    终于到了沈府侧门,众人确实又大吃一惊。

    沈府侧门处尸横遍地,血染青砖,章问正把一把断了的长刀刺进蓝猛的胸膛,后者激烈的挣扎,还是没有逃过,眼睛大睁,满是不甘。章问披头散发,身上的兵甲都被打碎,一臂已断,但他还是没有倒下,昂然站着。

    他的身后,沈府侧门紧闭,没有一个人突入。十数个羽卫,杀死了万邪谷近五十余人。

    章问拔出刀,狠狠的朝蓝猛吐了口唾沫,用衣袖擦干净了刀,有些发懵的看了看周围,熟识的许多人都倒了,但都是好样的,没有堕了沈府羽卫的威名。

    看见是沈府黑白羽,章问高度紧绷的精神终于放松了一刻,待看到时大爷和道御主梅谦大人,立刻紧张起来。

    “开侧门。”沈寒墨大声提醒道。

    章问慌忙打开沈府侧门,数十骑鱼贯而入,像数十尾游鱼进了汪洋。

    “你们全部躲到安全地方,梅老哥,后山万卷楼。”沈寒墨一刻不停的吩咐众人,刚才他转眼看到沈府望楼上已挂上白绸,代表沈府已被人攻破。

    现在对方正在全速赶往万卷楼。

    梅谦本来想抽身,倒是他来都来了,又不愿看见沈寒墨一个人冒险,反正早晚要死,不差这几年。

    走吧!拼一把!

    旋即其他数十骑都在沈府内部羽卫的保护下向躲起来,只有沈梅二人一路又驱马扫过空旷的前庭,穿过数重假山,沿着城中驿道,直上万卷楼。

    沈府,虎口

    沈红衣执意要带墨昙心走,几个卫兵就差跪下求饶了,这里要逃走一个人他们绝对会被抓住杀头,这和让他们去死没有什么分别。

    最后墨昙心出主意,沈红衣假装劫狱,直接打晕了几个卫兵。

    墨昙心此时才发觉看起来年纪不大的沈红衣武功一点也不低。

    沈红衣直夸墨昙心主意好,大有要一起狼狈为奸的架势。墨昙心一个头两个大,现在出来了,自己还不知道为什么沈府要从花家手下救出自己,又把自己抓到这里。是因为相信他是被冤枉的,可是看起来不像啊!

    想不通,也只有暂时不想。

    现在要早点甩了这个小混蛋才是。看着沈红衣,闻着浑身的难闻味道,墨昙心心里打着主意。

    “哎!望楼怎么挂上了……白绸?”沈红衣看着东北方的望楼,奇道。

    “沈府……被人攻破了。”墨昙心感觉有点懵,这个……谁能攻破沈府啊?靠万邪谷那帮人,不太可能吧!那帮人是多,但是水平实在有限,绝对不可能是他们,那就是另一批人马。

    他们的目标呢?

    墨昙心突然回头看着沈红,吓了沈红衣一跳。

    拔出快刀,挂上连弩交给沈红衣,墨昙心叮嘱道:“现在,跟在我旁边,离开距离不要超过三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