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 杀阵
    付却带人已到沈府门前,看见这里的一片狼藉也是一滞,但随即没做过多理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章问以仅余的手握住断刀,悍不畏死,直接迎战青雀六人。可惜已是强弩之末,况且青雀也都是惯于拼杀之人。

    一合,铿锵声里,一股红透的热血飚出,刀断首飞,章问倒卧府门旁。

    付却勒马看了他一眼,感觉又鄙视又有几分敬意,这样的人,为了守护沈府这种武林的祸害而死,真不知是该说他忠心,还是愚蠢。

    马蹄踏过尸体,六骑冲入沈府。

    青雀这只凶悍的鸟,终于还是飞进了沈府一片龙潭虎穴。

    付却和身边数人看着身后大开的府门,有转头看向沈府望楼上的三丈白绸,只感觉胸中被人出卖的抑郁,山海观一众兄弟被龙虎卫逼进麒麟川的无力,自己眼看兄弟被杀的痛苦,所有的一切,在这个辛国冬祭,全部取得了回报。

    他要直接毁掉沈府的中心,他要成为推倒沈府的第一把手,同时也撒下埋葬沈府的第一抔土。

    失去沈寒墨与万卷楼,沈府就是游荡在江湖上的瞎子,没有地图,没有布局谋士,更好的是青雀做出了一个表率——沈家,不是如想象中那般不可战胜。

    以后的袭击将会更多,熊熊大火将一把又一把在沈府里燃起,直到最后烧干净沈府所有。

    想到这里,付却仰天一啸,啸声直达数里,直贯云霄,带动的风雪也抖起来。

    啸声四达,墨昙心听到后直接在沈红衣的带领下驰援万卷楼,沈府中没有什么比万卷楼更加珍贵,在很久前,他就知道这个道理。

    沈红衣虽然只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也没有如何紧张,他只觉得越来越好玩而已。况且见到期待已久的墨昙心,他也是很兴奋。

    那边闯进沈府的青雀一行人,骑着羽卫的快马,由云平带路,青雀副统领韩双带领,韩双用的一双离魂长钩,在武林中也大有威名,很少有人知道他也是青雀的副统领。

    白羽和温情压后,两人学的是付流年所创的一套剑阵,进可攻,退可守,加上二人虽然脾气不投,倒是默契异常,使用起来更是威力非凡。他二人殿后,却是恰到好处。

    一行人中武器各异,本事个异,其中两人用的长弓,箭术极好,可说百步穿杨。

    沈家护卫多配备的是连弩,狭长的四尺快刀,还有可以拆卸的长枪。对付远处射击的沈家卫队,青雀这一行人中的箭手一直都在不停的拉动弓弦。每一箭射出,都几乎有一人倒下,转眼间,府内护卫伤亡四十余人。

    十六人一路配合,中间护着那辆包裹白布,血迹斑斑的马车,也没人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

    一行人闯过前庭,正房,花圃,假山,只要过了后山二层长桥驿道,就是直入后山的万卷楼阁。

    韩双听到付却的啸声后,神情愈发严肃起来。

    “加快速度,尽快毁掉万卷楼。”说着又是快马一鞭。

    身后众人也同时听到啸声,那是他们传信的方式。而沈府望楼这里,已有士兵登上望楼顶,点燃了狼烟,提示敌人已通过了沈府假山。

    沈寒墨听到长啸,又看着望楼上的狼烟,眉头终于皱了起来,速度太快了,出乎他的意料,这些人的目标可真明确,完全就是冲着万卷楼去的。

    看样子他猜对了,对方的目标就是万卷楼。

    他也猜对了另一点,他们的目标还有自己。

    经过沈府黑羽的阻隔,沈寒墨与付却六人的距离倒是拉开不少,双方都是纵马狂奔,基本就要看个人骑术与马了。

    但是沈寒墨与梅谦还是感觉异常的紧张,因为在他们身后有一个比马更麻烦的人。沈寒墨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青雀中人,但他感觉这个人的轻功实在可怕。三人之间的距离,在以很不为人注意的速度逐渐拉近。

    田棠的一身黑衣,真像是死神的披风。

    马狂奔,人心急。

    沈寒墨终于忍不住向身后看去,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差点没了半条魂,身后的田棠一袭披风,几乎就在两人头顶飞跃,他一纵就是数丈,身子像是一股黑烟,此时与沈梅二人不足三丈,手中长剑倒提,闪烁着灼人的寒光。

    完了完了,今天此命休矣!

    沈寒墨只感觉心都凉了,他没有算到田棠一介杀手,会直接用正面突袭这种方式杀人。

    完了完了,今天要死在这里了。

    梅谦心想自己要是不来趟这趟混水就没事了!

    两人正这样想着,突然耳边只闻一声呼啸,田棠一声怪叫,瞬间与两人拉开距离。

    一柄长枪从右侧飞来,将田棠的披风钉在了地上,长枪钉入硬石地面三寸,将一尺地面砸出龟裂。

    田棠被披风一滞,感觉脖上一阵巨痛,一转头,就看见了那只普通羽卫的长枪。

    好霸道的一枪!

    人未来,枪先至,不过一息,终于现出一个人来,正是沈府内卫统领——周俊。

    此时的周俊全身湿透,已完全不能说话。他听到钟楼传讯后,把窄街上的三凶交给方皓和他的羽卫,自己带着两三人拼尽全力往回赶,马儿受不住他的急催,断蹄折在当场,他也顾不得伤马,只用尽全力狂奔,他的武功看似灵巧,却别有一番霸道。他的轻功也如他的武功一样,灵巧而霸道,一路穿街过巷,也不知踩碎了街上多少砖石和房上多少瓦片。

    终于在最危险的时间赶到了。

    他长出了一口气,只感觉胸中炸开一般,血气贯进五脏六腑,胃里翻江倒海。

    现在顾不得那么多,周俊极速调整了一番呼吸,向田棠直攻而去。

    田棠因为刚才这一下,心中恼怒,霸起地上长枪,掷向周俊,此时这一枪在他手上威势,也是丝毫不输周俊。

    枪来,周俊猿臂一捞,已把枪又抓在手中,与田棠战在一起,一个江湖第一的刺客,一个沈府内卫的统领。

    两个站在这江湖上,可以看见顶峰的人。

    而另一边,青雀进攻沈府万卷楼的人,也遇到了最意想不到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