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对决
    想要进入后山万卷楼,须在沈府假山后驿道行一刻左右,再过一段二层木桥,就可以到达。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木桥结构精巧,上层行车马,下层可以同时行人,本来在这种山溪上不用建这样一座木桥,只是沈家大爷突发奇想,实验着造了出来。

    自这木桥造成至今,倒还真是屡屡挺过难关,不输各处石桥,也是沈府中一大奇观。

    雪悄悄的下,风悄悄的刮过。

    竹林已枯,寒蝉无声。

    落下的长竹叶被满地白雪掩盖,木桥上薄薄一层冬雪,桥边栏杆,也如冬日里的一抹枫红。

    木桥下流水潺潺,倒映出寂寥栏杆影。桥侧的空隙,过桥后的竹林小道两旁,山下空场各处,万卷楼外围,三十余内卫都已做好准备。

    他们的位置都是经过最精心的安排设计,充分利用这沈府后山的一草一木。一眼望去,沈府后山,寂静安然。连一丝一毫的杀气也借着地势草木,全部消弭于无形。

    微风一吹,竹枝上的积雪簌簌而下。

    蹄声如暴风骤雨,乱马狂奔,挟着一辆马车,直冲后山而来。

    一行十六人骑着快马而来,云平也不知去了哪里。最先两人手持长枪,充作斥候,先前一路探道,后面数人始终与前面几人保持着十丈距离,以突刺队形相随。

    韩双驾着马车,坐镇青雀核心。手中缰绳一抖,车越来越快。

    青雀几乎人人身上带伤,他们已大小十余战,闯出一条来路。

    暗中的内卫们都紧盯这帮人马,他们穿着沈府衣服,但是沈府可没有这么武功卓绝的小兵。

    从闯入沈府开始到现在,还依然保持着如此严整的队形,这批人,真不负往生渡死的青雀之名。

    一支由成名武林高手组成,常年受训刺杀的人马,山海观付流年真是一个豪奢的赌徒。

    斥候已过木桥,有人向沈府内卫副统领常用看去,常用身形干瘦,五短身材,善使一条七尺游龙软鞭,江湖上人常称他为“常游龙”,软兵器一道,出其左右者,不过二三。

    他的名字,倒也应了他在沈府这差事,内卫中就数他管的事最多,加之他万事考虑周到,火候拿捏到位,是为沈府大爷手下常用之人。

    此时他穿着一身白衣,藏在一处竹林后,看着青雀斥候已过木桥,数骑狂奔而来,常用眉头一皱,待看到后面疾驰的马车和坐在车辕上的韩双,常用眉头皱的更深,冬青道三虎之一的“阴虎”韩双,这样的人物,竟然在青雀中做事,而且还是偷偷潜入太平道的。

    妈的,“蜉蝣”在成天吃干饭吗?

    心中暗暗骂了一句,常用冲众人做了数个手势,示意让斥候与前锋过桥,截下马车。

    命令一瞬间以手语传输到位,沈府中埋伏在木桥后的十五名内卫都已将手握在各自的兵器上,只待一声令下。

    “小心,有杀气。”突然为首一名斥候大声喝道。

    两边人马悚然而惊,韩双甩动缰绳,想快点将马车赶过木桥。

    常用一声长啸,瞬间十五人从各处突袭而出。

    最先遭殃的就是青雀的两名斥候,双方都是高手,甚至青雀诸人比内卫还要精干,可惜内卫早就埋伏多时,且常年在此,加上大雪遮蔽视线,可谓天时地利人和。

    当先的斥候之一,凭着多年的布伏经验,捕捉到了雪中漏出的一丝杀气。

    刚出言提醒,一旁的雪中突然伸出一柄钩镰长枪,直向他脖子而来,斥候一蹬马鞍,纵掠而起。钩镰长枪转钩为拉,枪头钩镰已勾中斥候坐骑。

    马头马身双分,钩镰太锐,马头已落,断头健马向前奔出三丈左右,才轰然倒地,三丈马血,染红弛道,真是触目惊心。

    斥候不及顾念马匹,这时已有三支箭,一条铁锁,一柄长枪向他而来。

    斥候也是反应迅速,半空中一个翻身,躲过长枪,手中马鞭一抽,有荡开铁锁,双脚鸳鸯连踢,踢飞两只快箭,眼看最后一支箭就要直抵胸口。

    “崩”的一声,一支箭自木桥边飞来,后发先至,正是青雀中的箭手,斥候死里逃生,心中一喜,可还不及眨眼功夫,突然感觉天旋地转,人头已落地,确实他刚落地的刹那,弛道边闪出一名内卫,那一剑快利至极,没有丝毫犹豫。

    一剑封喉断首。

    而另一名斥候反应不及,被身后左侧的一名持枪内卫一招刺穿右肩,被持钩镰枪的内卫拦腰勾断,躺在一片血泊中苟延残喘。

    木桥处韩双最先受到袭击,马车刚弛到木桥中央,突然从水中射出十余箭,还有三柄长枪,又有数人从水中钻出,手中提着四尺长刀,直向韩双攻来。

    箭与枪,是向马匹而去,人,为韩双而来。

    前面七名前锋立刻回转两人,一人用刀,一人用沈府长枪,挡下一轮箭雨和飞来的枪。

    韩双也是眉头深皱,今天这事,实在大出他意料,因为他赫然发现,挡在前面的,是沈府的四十九内卫。

    我们中计了,他们没有去助龙虎卫。

    一念及此,韩双心里不由一冷,随即却又坚定下决心,今天看样子注定出不去了,既然如此,就拼个你死我活,让这沈府万卷楼与我们同葬吧!

    不止他一个人这样想,青雀中的其他人也是如此,当他们发现面对的这些人都是虎头肩铠,黑服革带时,立刻想到这竟然是传闻已调离的沈府内卫,也瞬间意识到他们无法安全撤离。

    他们这只江湖中的青雀,最终还是飞入了沈府这只猛虎的爪牙内。

    认命吗?放弃吗?束手就擒吗?还是要绝望?要伤心?要害怕?

    怎么可能?这些他们都已经历了无数遍,他们的朋友,家人,兄弟,爱人,父母,家族,都覆亡在沈府的铁蹄下。他们的过去,都被沈府在武林中所挑起的战火所毁灭。

    他们所能做的,就是不死不休,从这猛虎嘴中,拔下一颗虎牙来。

    所以,战吧!拼吧!不死不休吧!

    本来已有些疲惫的青雀,刹那间又显出不可思议的狠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