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血战
    韩双的武功,很少有人知道有多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天下十六道,冬青道多出暗器大家,其中又以唐门世家为其中之最,而唐门,是最早与沈家翻脸,也是最早与沈家合作的。

    唐门的翻脸,是因为沈山青凭着个人的气魄,几乎带走了唐门年轻一代的所有高手,不止如此,当年沈骆二人对于整个辛国武林都是一场灾难。

    各地世家中的年青才俊,都被二人囊括麾下,世家几乎形同空壳。有不少世家因为那场浩劫,就此衰落,逐渐销声匿迹于江湖。

    这些都是后话。

    唐门与沈家的合作,则是因为沈山青带出的年青一代高手,极大的扩展了唐门威名,让唐门世家几乎称霸冬青道。唐门一跃而为天下共知,财源广进。至后来,从一个一流的门派成为武林十二惊鸿之一,位列第五。

    唐门独霸冬青道,暗器大家也多出其中,但是五年前前,却出了一众异数。

    “冬青三虎”,三个以暗器出名的人物,他们的暗器与唐门相比,几乎不分高下,其中“阴虎”韩双,更是因为闯过唐门“天阙三关”而名扬天下。

    后来他销声匿迹,传闻死在了唐门第一高手唐云的手下。

    今日看来,传闻有误。韩双坐镇马车之中,常用坐镇竹林之内,双方人马,在红桥白雪间拼杀。

    一方强攻,一方死守,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袭杀韩双的,一共三人,都是用的沈府制式长刀。人从水中猛然跃起,刀法俱可谓一流。

    韩双脚一点车辕,长身一转又一攀,人已登上马车顶盖。手一扬,头上斗笠掷出,斗笠上还有太平道冬日的雪,也还有太平道黑羽的血。

    斗笠飞旋,从空中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圆弧,直攻桥右内卫,那内卫空中身形数转,躲开斗笠。此时因为斗笠阻拦,身形一顿,速度已慢了下来。

    桥右的两名内卫本想直攻,本来飞过的斗笠突又划了几个圆弧,斜飞而回,被一个内卫躲开,都害怕那斗笠上有什么古怪。另一个内卫不及闪躲,斗笠正好从面前飞过,那内卫情急之下一刀劈开斗笠,刀劈开斗笠的声音中又夹杂着一阵破空声。

    斗笠刚被劈开,那内卫就感觉胸口一凉,只见一支羽箭插在胸口,这一箭威力奇大,直接穿透了他胸前的青铜掩心镜,从后背肩胛骨处透出。

    桥上,青雀中一名箭手正看着他掉落下来,另一名箭手在马车右侧挽弓,帮助其他青雀进攻前方的内卫。

    青雀们的快马虽被内卫所阻隔,但是依旧在前进。

    中箭身亡的内卫落水,其他的内卫攻的越来越急。刺杀韩双的内卫被斗笠一阻,身形一慢时,韩双从袖中掏出两枚连着七尺细银锁的五寸短匕,匕首古朴,透露出一股剔透的碧色,独特的兵器,诛心的剧毒。

    韩双双臂一抖一甩,手中的带链短匕如游龙一般脱手而出,在银链的后面,似乎还缀着一条金丝。

    常用远远看着韩双,尤其是他手中的兵刃,感觉到一丝危险。

    就在两名持刀内卫近韩双身畔七尺之内时,两把短匕已近在眼前,两人都是用力一挡,那匕首被一刀击开,却是正如刚才的斗笠一样,倒飞而回,去势如电,来势亦如电。

    眨眼之间,匕首已迫近两名内卫脖颈,两人其中一人完全不管身后飞来的匕首,抱着拼死刺杀之心,挥刀直向韩双斩来。

    韩双右手猝然一收,一支匕首上的银锁绕内卫脖颈上一圈后,匕首已回到手中,另一名内卫转身去挡匕首,不料匕首在空中直接转向,擦过他耳边,回到韩双手中,此时三人距离已不足一尺。

    韩双一手用绞住对方脖颈的匕首与那名内卫快速过了一招,用右手匕首格挡下长刀,左手匕首捅进内卫胸膛。他的匕首是以见血封喉的剧毒淬炼,甫一入身,那内卫马上身亡。

    另一个内卫恰好转过身来,一刀直接刺来,韩双右臂一动,绞在已死内卫脖子上的银链收紧,将那内卫拉到他身侧,替他挡下一刀。左手匕首已抽出胸膛,推开挡刀的内卫,而另一名内卫连刀都没有拔出,被韩双一刀抹喉。

    血喷溅而出,直接喷了韩双一身。

    一个照面,一息之间,杀两名内卫于手下,这就是冬青道“阴虎”的实力。

    他的胆识,判断,尤其是他的那快绝的反应,确实是难得一见的高手,也是一个可以看见顶峰的人。

    韩双杀死两名内卫后,驱车就要走,此时双方都是杀红了眼,杀乱了心,沈府有重重布置,有严密的进退法门。青雀有常年搏杀训练出来的默契与实力,还有他们自己的独特阵型。

    这是两个势均力敌的对手!

    十五个内卫已倒下五人,十六个青雀也已有四人身亡,血顺着木桥,落在冬日的山溪中,转眼消散于无形。只不过才过去半刻钟,青雀们还是过不了木桥。

    太平道的冬天,真的好冷啊!白羽忍不住想到。

    血战仍在继续,木桥底下钻出一个穿着内卫服饰的大汉,拿着一把大斧,只见他突然窜出,怒喝一声,声如巨雷,直震的周围人耳膜痛极。

    他挥起手中的大斧,一招将木桥斩开一道一尺来长的巨缝,他也不顾身后青雀前锋长剑袭来,又是一斧,身后的长剑瞬间透腹而出,那大汉又是一声怒吼,最后一斧将整个木桥斩开一天两尺余长的大缝。

    一箭射进那大汉的眼窝,韩双内心里一阵忐忑,他使劲扬鞭,马踢翻那大汉尸首,往前没跑三步,马车车轮被卡在木桥缝中。

    韩双怒极,手中长鞭拼了命的抽打着拉车的双马,但是无论马怎么马,车轮就是卡死在了木桥缺口处。

    就要失败在这里了吗?

    韩双心头黯然下来,但随即被青雀后面的一阵呼声打消,只见四匹马疾驰而来,冲开后面袭击白羽温情的三个内卫,当先马上一人远远从马上掠起,一眨眼到了木桥马车后,口中怒喝一声,双手抓住马车后檐,直接将马车托起,马车中也不知装了什么,异常沉重。

    马车被人托起,韩双松了口气,一扬鞭,马车直接过了木桥。

    桥上,付却微显苍白的脸上露出一阵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