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闯
    付却被周俊一干扰,完全失去了沈梅二人踪迹,几人勒马在沈府中转了几圈,寸时寸金,他们不能再耽搁下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万卷楼处也没有传来火光。

    发生了什么?

    四骑发足狂奔,正巧遇见两人,一人穿着一身粗服,背着一把长刀,另一人是个少年公子,看起来俊秀非凡。

    付却本来想把这两人直接拿下,正巧看见云平骑着快马从另一边冲过来,看样子是冲这二人来的,也就不再插手,一路过了假山木桥,驰援后山。

    他正好赶上木桥被斩断,其他青雀都被沈家内卫的攻势死死困住,韩双一筹莫展。

    马车被付却一力撑起,韩双适时的一鞭,车轮滚滚,终于过了木桥,万卷楼已在咫尺。

    满眼内卫,满眼血色,黄竹白雪木楼,轻刀快马长抢。

    青雀不顾一切的狂攻,内卫也倾尽全力的截杀。

    就在一刹那,已倒下了四名内卫和两名青雀,韩双将马一驱,立刻与付却换了位置,变成付却驾车,他站在车顶,傲视四方。

    手中两支短匕左突右刺,攻击范围极大,如一张巨网,将马车护住。内卫也很难相信,有人的软兵器竟然也能有如此诸位。

    两支带链短匕,游走在马车周围,刃带绿光,在这冬日飞雪中,煞是好看。

    招式中流连转折,突袭刁钻,实在是妙不可言,几次差点置人于死地,如果不是内卫常年配合,心有默契,只怕又是损失数人战力,饶是如此,还是有多人被他逼退。

    一时,又自重重内卫包围中开出一条窄路来。

    “攻。”付却归位后,青雀士气大振,随着他一声沉呵,瞬间收拢回来,一行人完全放弃后方的防御,变为突击队形,直插万卷楼。

    “拦住他们。”常用见过许多难对付的大场面,此时不知怎的,却是心跳的厉害,这支人马,实在与往昔所遇的人不同,这是一帮无惧生死的人。

    因为无惧生死,所以所向披靡。

    一声惨嚎响起,只见一名内卫与一名青雀已同归于尽,剑穿过了胸膛,枪也透被而出。

    二人一倒,那辆血迹斑斑的白色马车碾过他们的尸身。

    内卫的最后一道屏障,破了。

    现在,只有万卷楼上埋伏的数名内卫是最后的防线了。

    雪在下,下的伤了归客的心,今日,归客不归。

    白羽从没像今天这样痛快,亲手推倒仇人基业的感觉,真是美好。他的剑长而薄,就像他的人,有种骨子里的傲气。

    剑柄上缠着一层细麻,白色的麻布已被鲜血染透。他的手死死的握着剑柄,剑光快闪,又一名拿着快刀的内卫被迫退。

    马车又前进了一步!

    白羽向右看去,身旁的温情一身甲胄也是满身鲜红,她的脸被一剑划伤,剑痕极深,从左耳直划到侧脸,痕迹不深,只是对这样貌美的女孩子,绝对是一种痛苦。

    如果可以活着出去,她没人要了,就和自己一起白马鲜衣,怒游着江湖十年吧!

    白羽的眼神又移向温情的手腕,如凝玉一般的手腕上,有一条系着一只木雕兔子的红绳。

    那天灯红人艳,她说好看,他就买了,系绳时两人都没有说话,对于两个注定出不去的人,说太多都没有意义。

    温柔乡最易消磨英雄志,白羽突然想到。

    他不再多想,手中的剑绽放出万千道剑光,又挡下一堆暗器。

    战至此刻,已是人困马乏,青雀已只剩五人,内卫也只有三四人,其他不是已死,就是重伤无力再战,躺在地上苟延残喘。

    常用本来做镇内卫,此时他们早早布置好的杀阵已为青雀所破,现在要做的,就是拼死一战了。

    再不多想,常用立刻高声道:“飞马,小高,杜楼,斩首。“

    此言一出,响彻山林,这沈府内卫副统领的武功也确实让人讶异。

    此时马车冲破内卫封锁已半刻中,两匹白色健马伤痕累累,眼看就要不支,只不过马车也到了山上平台,距万卷楼不过百米。

    万卷楼就静静的伫立在那里,五层的精巧木楼,传言与司空山庄的那栋不相上下,出自同一批顶尖匠人之手。

    常用一声令下,埋伏在万卷楼附近的五名内卫猝然发难,突闻破空声至,空中飞来数面青铜圆盾,这些盾牌边缘被刻意削薄,快利异常,只要稍稍擦到,就是一道血痕。

    盾牌飞来的刹那,常用人随风起,消失在半空,只闻风中隐隐有呼啸声。

    盾牌后紧随而来的,是内卫小高,他的武器是一把锋利的长剑,他的轻功极高,几乎就紧跟在盾牌后,到盾牌只离马车不足三丈时,他的人已与剑化为一道光影。

    “人剑合一,沈家内卫还有这等用剑的高手。”韩双站在车顶,不禁叹道,他行走江湖,一向自诩见多识广,这些年,也没有见过几个达到人剑合一境界的高手。没有料想,此时在沈府就见到了一个,而且是少年高手。

    沈府的少年青年高手,出奇的多。

    韩双也不再多说,手中带链短匕出手,此刻一改平日里的阴柔,反倒是威猛起来,银链被他内劲一催,伸的笔直。

    盾牌已近,韩双一甩手中短匕,立刻一声脆响,短匕与盾牌撞出点点火花,盾牌上力道被强力一击改变方向,直插入地下。

    短匕如飞,马车周围立刻被一圈银绿的虚影所罩,盾牌尽数被击落,或者偏离了方向,或者插入马车周围,马车依旧在行驶,依旧直冲万卷楼。

    韩双看也不看小高,聚精会神望着天空。

    就在最后一面盾牌被击落的一刹那,小高的剑光已到,却是直刺坐在车辕上的付却,付却伸手入马车里,也抽出一把黑色长剑,瞬间,他的剑与人也融为一体,跃出马车,化作一道黑光,与小高冲撞在一起。

    两剑相交,只是轻轻的一声,微不可闻,付却人已落地,手中黑剑上,微湿。

    小高也已落地,随他一起落下的,还有脖颈间的热血,少年,终究是少年。

    就在小高与付却剑光相交的刹那,场中也发生了两个意想不到的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