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有雀西来
    第一个变故,来自天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常用整个人用特殊身法隐在雪中,不断盘旋,寻找战机,他与韩双,付却都是一般人物,都是要看见了三分顶峰之人。

    想要杀死彼此,就需要一个契机。

    这个契机的出现,往往是刹那光景间。

    就在小高人剑合一与付却拼招的刹那,韩双心神被那一剑所吸引。

    常用出手了,他穿的白色长袍,破风而至,衣袂飘飘,手中游龙长鞭出手,鞭身笔直,直刺韩双咽喉。因为真气外露,雪中竟然形成一片真空,雪尽皆被排斥到外。

    一眼望去,极为壮观。

    一众青雀都向天上望去。

    长鞭已落,韩双看着对方武功威势,也是心头一紧,暗叫一声高手,马上挥舞手中银链,以柔克刚,银链上的短匕直冲常用心口而去,银链转成一个又一个圆圈,沿着笔直如矛的鞭身,顺势攀上。

    长鞭本来就软,全靠一股内力支持才得以拉的笔直。此时韩双手中银链短匕,也蕴含着阴柔内力,立刻化消,两把软兵器缠在一起。

    韩双用力一拉,将常用整个人从天上拉下来,常用下落之势更快,直觉两耳生风,擦的耳朵生疼。

    突然又一阵破空声从马车侧传来,却是一个马脸长身的汉子,正是飞马。

    飞马用的兵器是枪,丈二的长枪,快愈风雷,自他从万卷楼侧的檐角闪出,到枪尖刺到温情眼前,也不过一息之间。

    今天的太多意外,都是在一息之间。

    枪没有周俊那般霸道无双,却自有一股难得一见的轻灵。枪附龙蛇之姿,其中有隐含剑式,白羽在青雀中多年,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使用的枪法中有剑术。

    枪影连刺中,突然一分为二,又是与周俊一样的用枪法门。

    飞马一心二用,右手用的短枪枪法,右手突然一甩,从半截枪杆中却是抽出一把细剑,他的左右手武功不一,连其上所附的内力也不一样。

    白羽不禁感叹,沈府之人,实在匪夷所思。

    飞马武功高于白羽温情二人,后者二人立刻结成剑阵,本待杀飞马于阵中,却不料飞马似乎对二人所使的剑阵早有准备,剑枪翻飞,硬生生与二人打平。

    白羽温情立刻感觉压力剧增,此时在他们身边的另一名青雀成员蓝益也瞅准时机,准备动手。

    第二个变故,来自地下

    突然万卷楼前一块地砖碎裂,一人从中突出,同时出来的,还有他手中握着的七尺斩马大剑。

    剑起,人来。

    这一剑却不是斩向蓝益,也不是斩向白温二人,更不是斩向付却,却是直接向正在奔跑的两匹马而去。

    那两匹马眼看不过三息就要跑进万卷楼中,却在这一刹那被杜楼斩下头颅。

    鲜血狂喷,像冬日里的一抹艳阳。

    马匹倒地,四下里俱寂,青雀众人只觉一颗心沉到了底。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付却,他与小高斗剑,虽然杀败了小高,自己却也受伤极重,顾不得胸中涌出的一口血,人如一道黑色的闪电般直扑马车而去。

    杜楼一剑斩马,剑上血未落地,又是一剑横劈马车,要将这马车从中间劈开来,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剑眼看快要到车中,却被赶来的付却一剑挡开,斩马剑转横斩为斜掠而上,斩开马车一角,立刻一股火油味扑面而来,马车内整整齐齐的码着数百坛火油。用绳索捆绑,所以才能一路到此。

    这些青雀是想用这些火油烧掉整个万卷楼。

    常用面色一寒,他与韩双二人兵器缠在一起,索性放开游龙软鞭,直接用虎爪功夫对敌,他的一双精瘦黝黑的手化掌为爪,虎虎生风,在空中抓过,就是数条白痕,仿佛连空气也抓出几道深痕。

    杜楼那一式斜斩直接斩断了马车顶盖,韩双被外事所扰,立刻分神,猝不及防,被常用一爪捏住了喉咙,韩双抱着同归于尽之心,喉咙被捏碎的刹那,把手中的短匕召回,短匕飞回,直插去常用肩头。

    短匕上毒素立刻侵入身体,常用七窍流出黑血,两人随着马车车盖掉落下去。

    一见韩双与常用同归于尽,付却剑伤发作,一口血吐在马车上,他一手扶住马车车辕,让马车中的火油坛不至于掉下来,一手瞬间此处数剑。

    付却的剑此时使来,内力已然不足,但胜在剑术高妙,出其不意,短短几剑,迫退杜楼。杜楼转身,直扑蓝益。

    蓝益武功在青雀一行人中不高,勉强接下杜楼一招。

    付却感觉自己已没有多长时间,小高的那一剑其实是贯穿了他,只是太快,剑伤被他强行以气凝住,强撑到现在。

    最后的垂死挣扎,付却大吼一声,提起数个火油坛,直直抛向万卷楼。

    他已打起火折,将火折也扔了出去,此时相距万卷楼不过十丈,只要火油坛砸在万卷楼里,一把火油足以烧尽楼中书卷和地图。

    第三个突变,发生在万卷楼前。

    一道人影闪过,数只火油坛被人又尽数踢回。

    一个少年公子落在万卷楼前,神情复杂的看着青雀和内卫们。

    付却看见这境况,再也压不住伤口,鲜血从胸前伤口喷出,整个人倒在马车车辕下,剑已脱手,他已无力握剑,这个人剧烈的呼吸着。

    他用肩膀扛着马车车辕,用最后的余力斩断了拉车的缰绳。

    眼神已涣散,唯留一分不甘心。

    他尽力了,但是还不够。

    此时场上只有三名青雀,温情与蓝益好像同时下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白羽。”两人几乎同时喊道。

    白羽只觉得头脑猛然一阵眩晕,挡过飞马的一剑,看向温情,温情鬓发已乱。

    她突然加快了攻势,完全是拼命的打法,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牺牲了太多人,他们不在乎了。

    让一切的江湖美梦,在今天终结吧。

    蓝益也加快手中长刀攻势,招招搏命,也因此破绽百出,但他也已不在乎了。

    “快走啊。”温情怒道。

    白羽不再犹豫,直向马车奔去,他直接拉住车辕,调转马车方向,推着马车向万卷楼冲入。

    沈红衣僵在了原地,一动不动,他想要赶紧挪开脚步,但是却感觉自己完全僵住了。

    此时,今天场中最大的变数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