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有人未归
    白羽紧咬着牙,不顾一切的推着马车车厢冲向万卷楼,眼中透露着疯狂与兴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曾经的所有,就在今天会洗刷个干净。

    沈红衣呆立在原地,完全被白羽舍生忘死的气魄所震慑。

    万卷楼静静的伫立在沈府后山,楼上已积了一层雪,雪好像松软的棉花,本来这样的时间,是一家人相聚,其乐融融的时候。

    沈府的后山,横着数十具尸体,血鲜红,地上像是一朵朵大红的牡丹,只有还残留在尸体上的余温和血腥气还提醒人们,这里刚发生了一件惨案。

    青雀已不再能飞回山海观了。

    蓝益武功不如杜楼,一阵急攻,破绽百出,五十招不到,让后者瞧出漏洞,一剑断首。

    温情与白羽剑阵配合才稳压飞马,白羽抽身,温情也是独木难支,快要被逼回驰道,她几乎用尽了自己所学,把飞马牵制住,让他不能狙击白羽。

    青雀,尽力了。

    白羽推着那辆马车,还有一丈就要撞倒沈红衣,闯进万卷楼中,将满楼的图纸书卷焚为一片灰烬。

    最大的变故,打破了这个美梦。

    一支长枪突然从马车侧面飞来,直穿过马车两轮之间,绞住马车。

    马车被白羽强推,直眼看快要绞断长枪。墨昙心出现在了场中,他一脚踢开沈红衣,把后者踢了个大大的跟头,险险避过马车碾压。然后一转身握住马车车轮间的长枪,借着白羽向上推的力道,运足内力,一枪挑翻了马车。

    同时挑翻的,还有青雀们的希望。

    马车在空中倒翻而出,从白羽头顶飞过,黑色的火油浇在白羽身上,好像是蓝天上突然被顽童泼了一盆墨汁。

    白羽感觉自己的心沉了下去,还有自己的精神。

    温情被突然的变故所扰,片刻的分神,飞马手中的细剑已穿过她的小腹,短枪也在她雪白的玉颈上留下一道血痕。

    马车未落,马车中的火油坛已落地,场中响起一阵清脆的瓷罐碎裂声,一大片黑色的污迹出现在场中,染黑了白雪。

    温情手中长剑跌落,不甘的看着那辆翻倒在火油上的马车。

    “哒哒哒”一阵马蹄传来,沈寒墨不知何时与梅谦二人已换了一身常服,骑马而来,身后跟着上百羽卫,还有一堆捕快。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他们一路赶来,看着驰道上的惨象,不难想象内卫这一战损失之惨重。

    到场中才发现连内卫副统领常用都已身亡,场中内卫只剩两人,更是感觉倒吸一口凉气。

    沈府万卷楼几乎在刹那间毁于一旦了。

    但是没有,因为沈府五爷,因为他身边那个人,那个叫墨昙心的人,捕快中有人认出墨昙心,高兴的欢呼起来。

    羽卫们都架起连弩,直接向白羽围去。

    “抓活的。“沈寒墨看着场中唯一的青雀,紧皱着眉头,轻声道,他实在也没有想到这里会如此惨烈,简直可怕。

    沈府的内卫十失其六了!

    白羽狠狠的看了墨昙心一眼,墨昙心拔刀向白羽攻去,白羽急退,手上招式迭出,左突右刺,以指为剑,竟然也点倒数十个羽卫。

    他向温情冲去,捡起温情长剑,数招击出,迫退飞马,翻身抱着温情步入了那摊火油中。

    火折打开,霎时火油点燃,场上一片火海。白羽温情两人立刻燃烧起来。火焰冲天,沈梅两人在平台边缘,都感觉到面上灼热。

    墨昙心看着那片火焰和在火海中的两人,什么都没有说,他一手救下了沈府,一手扼杀了这些袭击者的希望。

    他还能说着什么?

    沈红衣也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他今天应该算是出尽了威风吧!救了沈府一次,但他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尤其是足够对方袭击沈府的那人身上还插着数十支羽箭,也不愿意被大哥他们的人马抓住,还抱着那个女子,估计是他的妻子吧?他们去浪迹天涯不好吗?像他们这样武功高强的人,活着不难吧?也什么要在这里送命呢?

    沈红衣的心里,有无数的疑问,他想问问墨昙心,但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发现墨昙心的脸上,似乎带了那么一点忧伤。

    也许是厌倦,沈红衣又确认了一遍想到。

    火中传来一股奇怪而难闻的味道,沈红衣第一次闻见,他终于受不住,跑到一边大声呕吐起来。

    直到吐的脸色发黄,才停下来。

    沈寒墨与梅谦带队绕过高高的火焰,看了着墨昙心,又看了看沈红衣。

    “属下该死,没有及时阻止这班凶徒闯关,请大爷责罚。”飞马杜楼急忙赶来,单膝跪地羞愧道。

    沈家内卫打到这个份上,真是第一次。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次耻辱,可以刻在石柱上供天下人耻笑的那种。

    沈寒墨淡淡道:“你们尽力了,好好下去疗伤修养吧!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报。”

    飞马杜楼听到沈寒墨这样说,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大爷一向带人宽厚,这也在他们意料之中。

    沈寒墨心中其实更多的是兴奋,他用不多的力量,将山海观的左膀卸了下来,山海观的覆亡,将只是时间的问题。

    他正准备问墨昙心,突然队伍后一个紫羽传信兵骑马而来,一叫沈寒墨,立刻下马道:“启禀大爷,兑街那里……那里……”

    “有话直说。”沈寒墨脸色一沉,他已猜到了结果。

    “那里我们逃了一个人,是三凶之一,他暗中还埋伏下了其他人,在最后关头救走了他,他现在已出了城。”

    “他怎么出城的?”沈寒墨问道,他在城门口处做了布置,还有花家夫妇的人马也在周围。

    “也是对方安排好的人马,我们的人都没有挡下来。”通信兵脸上冷汗直冒,这种消息简直是坏的不能再坏了。

    沈寒墨沉吟半晌,最终还是没有什么办法,只是挥挥手让通信兵退下。

    还是有漏网之鱼啊!

    他转头看着墨昙心,他对这个突然出现,千钧一发救了万卷楼的家伙很感兴趣。

    “你叫什么名字呀?”

    墨昙心看看左右,发现沈家大爷在问自己,连忙道:“墨昙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