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终局
    沈寒墨突然狠狠的咳嗽了一声,他有点发懵,这个人就是墨昙心吗?不对啊?他不是被关起来了吗?怎么又逃出来了?

    “大爷,我想问问为什么我被关起来了?我没有勾结三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墨昙心直接问道。

    沈寒墨有些为难,他本来就没想过墨昙心会通敌,一个刚到此地三天的小捕快,能怎么通敌?通敌又有什么用呢?查吴乘风都比查他有价值,何况他也知道墨昙心是谁!

    他最初想的是用墨昙心这个筹码,争取到以花家为代表的太平道江湖人马,先打赢这场仗,然后抓住三凶,或者让花家人马杀死三凶,给花家一个交代,然后把墨昙心交出来和花家共同走一个形式,相信花家知道真相也会卖给他一个面子,不会无理取闹。

    但是,现在知道问题诞生了!

    三凶逃走了。

    花家一定会来要墨昙心,如果这件事没有一个明确的交代,那对沈府在太平道上的江湖影响造成影响。现在沈府内卫损伤惨重,连周俊这种顶尖的高手都死在这一役。再出乱子,真不一定震得住。

    “江鱼小驿的事情,你可知情吗?”沈寒墨问道。

    “我与柳捕头负责追查三凶的案件,他调进府中,我就自己一个人去追捕三凶,结果刚遇上他们作案,我没能及时阻止。”墨昙心想起那一把大火,死了一个太平道的名捕,其他的他不知道。

    沈寒墨下了马,他身后沈家的羽卫正在四处收拾一片狼藉。场中火油太多,无法一时浇灭,也就任由燃烧着,一阵一阵黑烟从场中升起。让这太平道的冬日里充满了萧索之意。

    让沈府紧张足有半年之久的青雀,最终以全员死亡结束,尘埃已落定,可是所有人却高兴不起来,也许是白羽抱着温情最后的自焚,也许是冬日的雪打消了这心头燃烧的热情。

    反正,只有满满的疲惫感。

    来太平道当捕快的墨昙心,来太平道的半个月,袭杀三凶,大闹万邪谷,最后救沈府万卷楼与旦夕之间。

    “你是负责追捕三凶的是吧?”沈寒墨和墨昙心并肩而行,问道。

    “是。”墨昙心干脆利落的答道。

    “现在他们逃了,找办法追他们回来。蜉蝣会提供给你需要的情报。”沈寒墨看着墨昙心,眼神中有种绝对的信任。

    “会的。”

    “我觉得我可以和老墨一起去。”沈红衣凑过来插嘴道。

    “一边玩去。”沈寒墨狠狠的瞪了沈红衣一眼,颇有点恨铁不成钢之意。

    墨昙心不再说什么,收起他的刀,道了声告辞就要离开。

    沈寒墨突然喊住他,道:“你做的事,我很欣赏。向前看吧!”

    墨昙心苦笑一声,拉过他骑来的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沈红衣张大嘴想道个别什么的,最后还是忍住了,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使劲的挥挥手。

    墨昙心当天就出了风云城,城中血迹很多,到处都有,让人感觉城中不是只受了一次袭击,而是刚经历过一番征战。

    这就是江湖面对朝堂的力量,墨昙心心不在焉的想着。

    躲过花家夫妇,墨昙心出了城一路狂奔,借着最后得到的点点消息,硬是让他抓住了三凶踪迹。其后数月,就是一路的追踪和刺杀,还有与江湖中各种势力打交道。

    而在这一年,太平道与辛国武林也发生了很多事。

    因为青雀潜入事件,那些为青雀提供庇护的各家势力都遇到了很大的打击。停云钱庄的万云生,不知和沈家做了什么交易,竟然躲过虎口之灾。而对司空夜的打击尤其大,他的天香楼,直接关门大吉,本人也被关进了虎口,后来他武功被废,才被放回到了司空山庄内,传闻狱中断了一条腿,只能跛脚走路,这些都是后话了。

    同时,这些人手下躲避“蜉蝣”的手段,也被大力打击,太平道中一时人人自危。

    武林中,沈府龙虎卫久攻山海观不下,迎来内卫的支援后,发动数次突袭,最终将山海观逼出天险,重回海上山海观,山海观逐渐失势,有倾颓之势。

    由骆明山创立的明山堂,也是经历数十役,将山海观拉拢的一众江湖邪派尽数歼灭,引的江湖上人人称颂。

    一车一人一马夫的龙岐川,再次被人暗杀,差点丧命,后来几近辗转,查出是山海观“朱鹏”有关。一向不出手的龙岐川也不再收敛,一时间,龙头黑帖再现江湖,人马纵横,一派肃杀冬意里,以龙岐川为首的一众江湖豪客将山海观完全埋葬。

    一代豪杰付流年也一把火将道观烧尽,焚身而死。

    江湖中一时噤声,无人再谈山海观,倒是龙岐川的威名响彻十六道,武林群豪们又一次见识了武林十二惊鸿的实力。

    辛国的江湖依旧喧嚣!

    十二惊鸿的局面稳定下来,开始悄无声息的吞并其他江湖上的小门小派势力,壮大自己。

    海上浮族,塞外狼骑也在这一年冬屡次动作连连,沈家二爷四爷一个北上,一个南下,辛国的朝堂上,因为太平道冬祭的动乱,沈府又再次到了风口浪尖,言官们纷纷上书责备沈府防卫不利都是夺道御主职权之故,结果被太平道道御主梅谦驳斥,最终圣主站在沈府一边,这件事才平定下来。

    这一年,冬青道唐门也发生了一剑大事,唐家的三少爷为了一个侍女,以十七岁的年纪,一人闯过唐门“天阙三关”,连败唐门十余位同代高手,入了江湖。

    这一年,沈红衣依旧是在一片孤独中度过的,除了养着的几只橘猫还能逗他乐一乐,他很多时候都在想墨昙心死了没有,如果死了,一定要找到他的尸体,把他烧成灰,再请名匠雕一个异常好看的盒子,把他装进去,然后风光大葬。

    也是这一年的冬天,就在沈红衣想着怎么给墨昙心举办葬礼才够风光时,墨昙心抱着他那把从不离身的刀,在雪地里面对一堆柴火,过完了他第二个十七岁生日。

    第二年初春,他带着三凶人头,回到了太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