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司空困局
    自上一次大半夜街上被人暗杀未遂后,墨昙心最近数天就一直在回忆过去的事,从他初到太平道开始,一直到今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太平道年年都在发生大事,但是三凶那次的青雀袭击案却是最重大的,重大到“秋霜道”三兄这样的人物,那时间都只是小角色。

    把脑子中杂乱的各种事梳理了一番后,墨昙心开始忙他的工作,沈府做出暗示,乘龙岐川行动同时,将司空云晓解救出来。

    龙岐川此次动作,是以查询故友解救故友为名,如果他的故友被解救出来,他也就没有什么理由再攻打司空山庄。如果他强行找一个理由,沈府与明山堂一定会出手阻止。

    至于司空云晓解救出来怎样,就是司空家的内事,不是他这样一个小捕快能管的了,其他的势力也就不能掺和了,沈府是这个想法,明山堂也是这个想法。

    话说司空绮为什么要谎称自己父亲已死,暗地里又把他关起来?

    因为有些秘密只有司空云晓知道吗?

    当日龙岐川以龙头黑帖召集武林众人相聚时,就暗示攻下司空山庄后,其中的武侠秘籍,钱财任由众人拿取,他龙岐川眼中,金银武功都不重要,只有十二惊鸿多消失一只,对他才有意义。

    而十二惊鸿之间的变化,很大程度上,都与朝堂息息相关。

    怎么才能潜入司空山庄呢?

    墨昙心脑子里有一大堆问号,据“蜉蝣”传来的消息,龙岐川从三山五湖召集而来的武林豪客,已包围了司空山庄。

    平日里司空山庄庇佑的人,现在一个都没有出头,毕竟面对龙老大,曾经的江湖义气都变得廉价空乏,况且他师出有名,别人也不能说什么。

    江湖就是这样吧!

    墨昙心对这江湖早就倦了,书中所写与现实还是相差很远。

    时至中午,阮丰给墨昙心交代了许多事,他便和左飞出发了,沈红衣想悄悄出城,被沈家大爷发现给痛殴了一顿,拦了回去。

    墨左两人轻骑快马,换了常服,拿了捕令。向司空山庄赶去。山庄距风云城满打满算也有两天距离,所以墨昙心走的很快,晚一刻,就有一刻的变数。

    两人一路无话,只是蒙头走着,墨昙心一向沉默寡言,偶尔开个玩笑,左飞也听不懂,左飞话多,一路行来,倒是他经常给墨昙心讲些江湖传言或者坊中韵事,都是他从他处听来,权当解闷。

    不知不觉,已走了两日。

    第三日下午,到了司空山庄地界,远远望去,已可以看见昆玉山上的司空山庄一角。

    墨昙心与云飞在山下旅店里点了一间房,收拾停当,计划着后面事宜。

    就是此间,山庄中已有了不少江湖豪客,吵吵嚷嚷,说的话都是各异,有些话听起来和外语一样,墨昙心在旁偷听了半晌,只听的满头雾水。

    只知道了一点有用的消息,司空山庄被围这两日,山庄中人已与围困者交手数次,互有胜负,毕竟司空绮有“素手”之名。

    素手,就是没有武器,之所以没有自己的称手兵器,其实是因为他的武功极好,各种兵器随手拿来,依旧可以使用自如。如果单论个人武功,“素手”司空绮是可以排入武林前二十的人物。

    可惜这人性子淡泊,以君子自居,加之他又没有多少权谋,这山庄中诸事,倒是有大半是由府中管家司空烟雨负责。

    日以将西落,渐渐有凉意生起。

    墨昙心坐在旅店窗户边的桌子上,看着远处,然后看见了一个有趣的人。

    白云城倒是没看见墨昙心,但他看见了一家饭馆,立刻两眼放光,活脱脱一副饿死鬼像。

    阳光照在他脸上,显出一张有些粗犷的面目,满脸胡子拉碴,眼神倦倦的,头发乱扎在脑后,大嘴小耳,看起来有几分滑稽。但他高大的身躯,却怎么也不会让人生出轻视之感。

    白云城感觉阳光有些刺眼,就从身侧取出一个歪挂的斗笠,斜着带在了头上,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斗笠很旧,好像他的其他东西一样,他骑着一匹老马,那马是他从一个磨坊主手中救下,救下时已是匹老马,现在更老了。

    他的衣服也是旧服,却不肮脏,只是洗的发白,还有点破,他的人仿佛也就是一个旧人,经历过江湖的风尘,被世事抹去了棱角,有种不完美的圆滑。

    他这个穿旧衣的旧人,就骑着一匹老马,踩在旧蹬,骑着旧鞍,身边还挎着一口崩了刃的旧剑,懒洋洋的进了镇。

    墨昙心觉的他有趣,是看着他的唇,听到了他对马说的话。

    “老马呀老马,你真是害的我好苦啊!别人都是吃的草料,睡的马厩,你说你,怎么要求这么高?喝的老酿,吃的和我一样,还不愿睡马厩,要住客房,真是不争气啊!”白云城一边说着,一边摇着头。

    座下老马仿佛听懂了他的话,不满的打了一个响鼻,摇了摇头,竟然停在路中央不走了。

    白云城一见老马发了脾气,立刻就怂了,忙道:“好了,好了,我知错了,不怪你,到了镇上客店,就给你吃顿好的。”

    老马还不满意,撅着蹄子,原地打折转,漫不经心的掉了头,好像要转头就走。

    白云城算是彻底服了,急道:“哎,哎,老马,我现在饿的手脚发软,你现在回去了,我怎么办?别闹了,到了店中,我们再好好喝一顿。”

    老马一听有酒喝,立刻两眼也发了光,甩甩头,发足狂奔起来。

    “你这脾气比我还大啊!想当年怎么受的住那磨坊里一年三百六十日的,你这脾气再大点,我都估计不是我骑你了,而是你骑着我在这满江湖跑了。”说着长长一叹,又觉有趣,仰首哈哈大笑起来。

    他这一笑甚是粗豪,气概非凡。

    墨昙心看着他这一人一马,感觉真是一对活宝,突然又看见他嘴唇轻动,自言自语道:“这一去,都不知能不能替我那司空兄弟解决些麻烦,必须要吃顿好的。”

    说罢,人已到了墨昙心这间旅店楼下。

    墨昙心还没有从刚才他说的话中反应过来,只听楼下一声大喝:“掌柜,上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