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司空山庄的困局
    昆玉山,司空山庄

    数只白羽的信鸽从山庄中飞出,鸟腿上都挂着小小的信筒,白鸽展翅,没有飞过半刻,山庄在林中射出数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箭一支接一支射出,每支箭射出,就有一只信鸽落下来,如果有眼力好的人看到,会发觉每支箭都是从鸟眼中射入,但是鸟头不碎,箭手用的是一种特制的细箭。

    凌月青坐在树枝上,手中长弓已放下,今天这是第三波信鸽了,司空绮看样子已经有些慌了。

    树下邋遢道人正在捡木柴,准备晚上生火,他的身边,放着一把七尺斩马大剑,那剑宽有三寸,立在地上,比他还要高出一头,不由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可以拿的起来,更不用说用这把剑战斗。

    “这山庄真是麻烦,我们把人马调来,直接搞个突袭,不是更好吗?”凌月青不满道,她的脾气暴躁,见不得办事婆婆妈妈。

    “如果有这么容易,龙老大也不会发出龙头黑帖了,司空山庄的底蕴,不可小视,况且沈府态度到现在还不明朗,龙老大也还在试探。”邋遢道人一边拾着柴火,一边道。

    “我快要呆够了。”凌月青有点赌气道。

    “你射箭时那班沉稳,怎么办事老是毛毛躁躁的?”道人已捡了高高一捆柴火,扔在地上,还有两支带着鸽子的箭,抽出箭,一顺手,扔给了树上的凌月青。

    “不一样啊!射箭多简单,人情世故复杂的要死。”凌月青接住箭,撅嘴道。

    “射箭不简单,你的射箭本事,给我二十年我都练不出来,人情世故虽然麻烦,但是有用啊!龙老大如今的成就,就是靠个人打赌一个一个赢来的,没有这人情世故中那“言而有信”,龙老大在这江湖也很难调这些人过来。你以后要好好学着。”道人看着凌月青,笑道。

    “你说老大射箭有我厉害吗?我还没见过他用箭。”

    “应该没有,他以前就职军中,后来因伤退了下来,骑射一道,应该不差,和你这神赐一般的箭术相比,只怕江湖江湖中也没有几个人,北方狼骑之中说不定有几个人。”道人叉着腰道。

    凌月青听在耳中,不觉有些得意。

    她的得意没有多久,却突闻一声哨呼,这是围庄之人间约定的暗号,此时哨声却是暗示有人想闯出去。

    邋遢道人与凌月青向哨声处奔去,还没有接近,已听到刀兵金铁之声,似乎有数十人之多。

    待看到景象,不禁有点惊讶,只见数十人穿着司空山庄服饰的人在强行闯众人设伏。围庄之人都是早有准备,一时间绊马索,飞刀,流星锤,剑光齐飞。

    司空山庄当先一人武功不弱,骑着一匹高头大马,马也是极俊的好马。竟然直接从绊马索上跃过,马上之人用的一杆丈三长枪,枪一刺一扫,虎虎生风,威势惊人,颇有战将之风,司空山庄与当朝将军司空图有远亲关系,也是有军方背景,只是这次司空图接到司空绮的求救信没有多久,整个军队已被调走西南冬青道,他连人员布置都没有来得及安排。

    这此围攻司空山庄,龙崎川思虑很深,他把很多事都算到了。

    现在司空山庄真的可说是无人之地,江湖中孤立无援,在外面的各处势力,也在这数天都被人打击殆尽,也不会有什么人来救司空绮,等龙崎川彻底确定沈府还有明山堂的态度,同时给二者施压,最后就可以攻下司空山庄。

    司空山庄在危机来临之间把所有战力做了收束,这一波江湖人马想要短时间攻破,也是不太可能,毕竟十二惊鸿之一。

    此时这次冲锋,就是司空山庄再一次的尝试,自被围攻开始,这样的冲突就一直不断,只是没一次成功,龙头黑帖召集的这一批人,俱是武林中的好手,都颇为厉害。

    司空山庄现在真就是一尾困在山中的泥鳅。

    司空绮此刻坐在山庄内,大堂上坐满了人,约有十数人,都是庄中元老和司空家子弟。

    “各位,龙崎川觊觎山庄已久,此次攻庄,是意料之中,但是龙崎川这次动用的力量,确实是很强,我们没有必胜的把握,我想听听大家伙的意见。”司空绮坐在上首,皱眉看着众人,他不是一个善于谋划之人。

    “司空贤侄,大哥真的还活着?”问话的是庄中元老董庆,他已六旬有余,须发皆白,在庄中一向极有威严。

    堂上众人立刻交头接耳,大多数人都是面有难色。

    “三哥你糊涂了吗?大哥前两年就死了,尸体还是我们亲自验过的。”右首又一个庄中老人道,他也是庄中元老,此时确实面有戚色,似乎想起了往事。

    一时堂上又恢复了寂静,都沉默着。

    “老庄主已过世,大家思虑老庄主日久,怎么能听信外边那些人的风言风语。”司空烟雨忍不住道。

    “说的也是。”又有庄中元老道。

    “龙崎川此次来攻,是抓准二皇子离开天都,司空将军又被调离的时机,想要攻破山庄。”司空烟雨道。

    “哼。”众人正说着,突听场中有人冷哼了一声,一时堂上寂静下来,看向那人。

    确是坐在最末尾的一人,武士打扮,脸上冷漠如罩上一层冰霜。

    “图南,你妖声怪气做什么?”有人不满道。

    “你一个外人,庄主都没怎么说话,你倒是话多,这山庄是你当家吗?”司空图南突然长身站起,指着司空烟雨道。

    “江湖中现在都在传言老庄主没有死,我也是不相信的,但是这个消息是从我们自己这漏出去的,我不由的不信,我今天只想问少庄主一句,老庄主真的死了?”司空图南声音极大,气势汹汹,一时众人都不敢搭话,司空烟雨虽然感觉气血涌上心头,但是却还是强自压下,不再言语,只是看着司空绮。

    他现在头上已见冷汗,他害怕司空绮突然答出一个“是”,那他们所有费的心血,都将付之一炬。

    他不允许。

    “确实死了。”司空绮看着堂上众人,一字一句道。

    司空烟雨暗暗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