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 酒楼变
    掌柜的一听有人叫酒来,立刻精神抖擞,要迎客入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待看清楚对方一身旧衣旧靴,牵着匹瘦马,心里不免有了几分失落,再看他配着把长剑,眼睛却亮了起来,似是认识那把剑。

    “客官,你这剑是……”掌柜忍不住问道。

    白云城也没有客气,直接找了张桌子坐下,将一脚搭在凳子上,嚷道:“这剑我兄弟送的,菜来,酒来。”

    掌柜的又看了那把剑两眼,似是确定了什么,急忙吩咐店中小二端了酒菜,招待白云城。

    墨昙心也下了楼,和左飞二人坐在店中一张四角桌上,点了两碗面充饥,没了沈红衣这个饭票,他们也就能吃点阳春面什么的。

    正吃着餐前小菜充饥,突然这旅店店门“咣当”一声,撞的山响,却是进来了六个江湖汉子,都是手提着布包的宽刃快刀,一进店来,就是吵吵嚷嚷,全然不顾他人,气焰颇为嚣张。

    听着几人口音,墨昙心有些皱眉,又是外地人,太平道最近的大多外地武林人士只怕都在这昆玉山附近了。毕竟除了龙老大召集的人,很多人也想趁着乱捞一把残羹剩饭。从这十二惊鸿身上捞的一支鸟羽,只怕也比黄金要贵上些。

    这强盗一般的江湖!

    墨昙心只是定定看着那六人,云飞倒是最先不满的,嘟囔道:“也不知哪里来的野狗,看着有肉,便都活了过来。”说罢,心内犹自愤懑,使劲摔了一下手中的筷子。

    他说的声音极小,墨昙心都很难听见,那六个人估计也是武功不高,也是没听见,还是被这一声惊到,纷纷向这里看来。

    墨昙心不愿惹事,默默把筷子拿起来,佯装了筷子掉了。

    那六人看只是两个少年,似乎也是江湖人物,不禁皱了皱眉,也就不做理会,六个人占了两桌,点了十七八道菜果,七嘴八舌的谈着。

    墨昙心的面也上来了,他也就一边吃着一边听那几人闲扯。左飞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整个人气呼呼的,墨昙心看了他一眼,左飞把脸别过去,只是盯着白云城。

    白云城这里酒菜已上,他也大口喝着酒,大筷夹着菜,吃的满嘴油光。

    “说着这司空山庄多么龙潭虎穴,也不怎样嘛!这几天让人围的和狗一样。”其中一个黑脸胖子哈哈笑道。

    “是啊,是啊,都是江湖中人吹出来的。”他身边几人立刻附和道。

    “闯了几天,也没闯出来一个,真是脓包。”

    “等我们攻进这司空山庄,一定要好好玩玩。”那给脸胖子又嘿嘿笑起来,脸上荡起邪笑。

    其他同座的几人面面相觑片刻,也都想起来,更有人笑道:“听说那司空绮的老婆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还有个十岁的儿子,也是个长得不错。”

    “哦,原来王六你还好这口。”又有人笑道。

    六人又哈哈想起来,旅店中其他人听他这样说,也都露出嫌恶神情,那掌柜的也是皱着眉头,鄙夷的看着几人。

    这地就是秋家庄,司空绮所娶的夫人也是出自这里,司空山庄平日里也是护着这一处,没有什么强盗凶匪,保的一方安平。此时听这几人这般说,老掌柜更是反感。只是摄于对方是武林人物,自己惹不起,也就忍气吞声,不怎么言语。

    几人越说越下流,还没有攻下司空山庄,梦倒是做到了司空绮的床上。

    墨昙心只管埋头吃面,眼神却悄悄瞥向白云城。

    此时白云城却是已吃完,响亮的打了个饱嗝,把腿架在凳子上,脱了靴子。

    他本来坐在店中上风口,此时靴子一脱,立刻一股脚臭味扑面而来,直吹到下风口那六人一桌。不多时,店中已满是臭味,墨昙心闻着脚臭味,也是想笑,却不出声,他情知好戏也快开始了。

    果然没有过两息功夫,那桌上数人齐刷刷站了起来,一穿白色武士服的人过来,怒道:“哪里来的狗东西,存心消遣爷爷不是。”

    白云城只是倦倦的,又打了一连串的饱嗝,还拿起他那斗笠,扇着他那举世无双的臭脚。

    那六人更怒,黑脸胖子一张脸更黑。

    店中也只剩下三桌吃饭的人,其他的客人自刚才这六人进来就陆陆续续的逃光了,只留下个吃饭的白云城,看事态的墨昙心,老掌柜一看要打,早就被伙计拉着躲了起来。

    此时那一行人中的王六见白云城不答话,更是怒从心头起,大步向白云城走去,不料还没有走到他身前,突然一个踉跄,膝下一软,直直跪在看白云城身前。

    墨昙心看了左飞一眼,他手中的筷子已不见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天下只有儿子跪老子的,哪能给我下跪。”白云城哈哈大笑,要伸手去扶他,被王六一把推开,王六猛然转头,却是看见墨昙心,更是大怒,狠狠瞪了白云城一眼,向墨昙心走去。

    不料走了几步,脚下又是一软,又是两根筷子打在膝弯处,又朝墨昙心跪了下去。

    这下与他同行那几人都看出来,刚才那一记筷子就是他打出,立刻纷纷拔刀,那黑脸胖子嘿嘿一笑,看了看墨昙心,又看了看白云城,道:“恕在下眼拙,两位是……”

    “楚天道白云城。”

    “太平道墨昙心。”此言一出,白云城与墨昙心两人不禁对望了一眼。

    目光相触,一碰即分。

    那黑脸胖子一听见两人名字,反应不一,看样子对白云城不熟,倒是对墨昙心颇为忌惮,忙行了一礼。

    “久仰久仰。”黑脸胖子尴尬笑道:“不知两位来这里,是要……”

    “查案。”墨昙心淡淡道。

    “帮我兄弟。”白云城抢白道,说罢,又看了墨昙心一眼,眼中大有较量之意。

    “墨捕头,此次来不知查的什么案子呀?”黑脸胖子不禁问道,心里却是暗暗冷汗直下,莫非去年那趟劫镖有人漏了风声。

    “你不用知道吧?我们太平捕查案,还用告诉米吗?”墨昙心也不客气,反问道。

    太平道的捕快就是比其他地方的捕快嚣张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