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 入庄前
    重创六虎三人后,白云城骑着他他那匹老马,提着那口破剑直朝司空山庄而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待墨昙心料理了六虎尸体,已是两个时辰之后。

    收拾停当,正要走时,一阵蹄声传来,踏的满街尘土飞扬,仔细听来,还有数骑尾随其后,只不过这一骑跑的极快,把对方远远甩在了后面。

    墨昙心一眼看去,正是白云城,他的人已不再是懒散模样,反而看起来精神抖擞,健硕非常。座下骑的那匹老马,此时也没了老态,人立而起,长声而嘶,直如虎吼。

    非凡的马,非凡的人。

    白云城不知去干了什么,一件旧衣上也是剑痕刀迹尤多。他也不在意,驰到旅店外,一扬手,几两银子就落在了旅店柜台上。

    “掌柜的,银子拿好,别被人抢了去。”说着又调转马头,一声“驾”,手中剑出鞘,又行的远了。

    街上突然传来一阵叮当兵击之声,想来是追他的人来了,双方交上了手。

    “走,去看看。”墨昙心叫上左飞,二人也纵马赶去。

    这条街的尽头,有三人已倒下,还有两人骑着马,绕白云城打着圈子,嘴里还在叫骂着,墨左两人听着,原来是他们是守在围攻司空山庄最外圈的一行人,本来美什么事,结果今天是打劫的遇上打劫的,被人抢了数十两银子。

    左飞对白云城印象很好,打算帮他一把,被墨昙心按住,他们毕竟是公门中人,这种武林事,还是少掺和,收拾收拾残局更好。

    有时候,墨昙心真的适合养老。

    围杀白云城的二人极为凶悍,虽然同伴已倒下了三人,还是依旧不死不休,剩下两人,一人持枪,一人拿剑。

    “你是什么人?”那拿枪的勒马问道,对方杀了自己三人,也不过一个照面,他的手段固然高强,但如果他们怕了,不免堕落了江湖威名,何况鹿死谁手,都不一定,此时又对了两招,当下问道。

    “山野村夫,来这里见见故人。”

    “什么故人?”

    “司空山庄的故人。”白云城道。

    使剑那人哈哈大笑起来,道:“原来是司空绮那白脸儿请来的帮手,不用去了,他凉了,江湖中有谁还会帮他?”

    白云城不屑一笑,道:“至少还有我来。”

    “你来又有什么用?这一山周围,四处都是高手,你也不过是螳臂当车,顶什么用?”另一个使枪应和着问道。

    白云城沉吟一声,是啊!他不是多么厉害的顶尖高手,就是一个于白露也是让他头疼,想了想,展颜道:“挡的一点是一点,我不帮他,谁能帮他?”

    另两人听见他这么说,有点大出所料,有些佩服,看看被白云城杀掉的几个同伴,又面色转寒,舞了两下剑,道:“佩服,但是你杀我兄弟,我们不能不报仇,来吧!一决生死。”

    说罢,一拍马,直朝白云城而来,手中长剑上散着摄人寒光,一剑刺来,化成数道剑影,剑上力道十足,只要被刺到一剑,只怕立刻就要身死。

    另一边,那使枪的汉子也一枪搠来,他没有多少花招,只是一杆丈二长枪在他手上用来,却是异常沉稳,好像那一枪,一定就能刺中一般。

    白云城也不着急,驱马行动起来,立刻逃出二人前后夹击,二人急追,倒是变为左右相斗。他身形本高,却矫健灵活,马上的功夫尤其好,时而藏在马腹处,又时而骑在马背上,有时又高高跃起,如苍鹰般落下攻击。

    街上三马并行,杂沓马蹄声阵阵,直惊起檐下燕子,枝上黄郦,将桥下春水里的游鱼也被惊的四散。

    墨昙心与左飞跟在三人后面,看着三人斗技,他们只觉白云城洒脱异常,一手快剑以快斗快压的那使剑的汉子手忙脚乱,另一手用剑鞘又处处巧占先机,把那拿枪的汉子也止住。

    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与白云城相斗的两人却是浑然不觉,只觉这人武功也不是如何厉害,自己两人与他并行多时,只要再过片刻,此人气力一衰,必定败亡。

    正想着,突然白云城坐骑超过了他们一头,而且还用嘴去咬那使枪之人的快马,那使枪之人座下马匹不稳,差点翻下马去,不由的恼怒非常,一枪向那老马肚侧刺去。

    他这一招,触了白云城逆鳞,放下一剑鞘荡开他手中刺来的长枪,长剑扫过那人手腕,只闻一声惨叫,那人抱着手落到河中,白云城一剑断了他手上经脉,只怕他这一生右手已再握不住武器了。

    使剑那人一见又是一人受伤,手下攻势更急,心中暗自恼怒,如果自己刚才攻势再绵密几分,只怕这人没功夫去伤自己兄弟了。

    他还没有发现自己与白云城两人剑武功的差距。

    “受死吧!”使剑这人忽然虎吼一声,一把剑舞的快极,闪的人眼花,至少追在后边的左飞看不出来其中巧妙。

    “这人要死了。“墨昙心话音刚落,白云城的剑已穿透一片剑网,带出一道血花。

    左飞顿时乍舌,他一向射箭,这么精彩的马战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是这种剑术较量,不禁看了墨昙心一眼,对这个自己的搭档更是佩服。

    白云城奔波数里,原来也就是给店家还个赊欠,这时,才是要专心解山庄之围。杀了最后一人,白云城停下马来,等墨昙心两人赶过来,笑道:“这事,你们太平捕也管吗?”

    “我只看见他们围攻你,你是出于无奈杀了他们而已。如果你说司空山庄的事,实不相瞒,我们这次就是入山庄调查司空老庄主的事,江湖上的传言想必你也听说了。”墨昙心淡淡道。

    他们本来还愁怎么进去司空山庄,如果有这个人作为引荐,不是更容易吗?而且此人武功不差,有他在,也是一份助力。

    “哈哈哈,太平道的捕快果然和其他地方的酒囊饭袋不一样,行,这龙岐川的大车,且让我这无名之辈挡一挡。”白云城哈哈大笑道。

    笑罢,一骑入了这江湖的深潭。

    白云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