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一无所得
    白云城说话的声音不大,也就是司空绮和身边三人听到,众人一阵愕然,眼光齐刷刷的看向墨昙心二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墨昙心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轻声道:“这事还要与庄主私下谈。”

    司空绮也是聪明人,知道沈府这次来所为何事,他也基本猜到了沈府面对这件事的态度,迎着三人入了木楼书房。

    司空山庄的木楼,高达五层,里面其实有七层之高,遍布机关,集天下能工巧匠之力,与沈府万卷楼相比,不在其下。

    墨昙心顺着司空绮指引,一路看去,雕梁画栋,机关处处,心中也不免感叹这木楼的精巧。左飞更是连连大声赞叹,墨昙心感觉现在自己就是带孩子进城,这孩子什么世面也没有见过,还不知廉耻的讲了出来,丢尽了他的脸。

    “师兄,师兄,你看,那个上面雕的那只鸟,像活的一样。”左飞拽着墨昙心衣袖,指着木楼三层的一处装饰道。

    墨昙心看了看楼高,觉得可以把左飞一脚踹下去,让他不要再烦自己。

    几个侍女看见左飞这副模样,不由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来,这一下,本来凝重的气氛因为这几声笑意慢慢化开,不在冰结。

    司空绮与白云城两人一路走开,谈的天南海北,都是说着自己这些年的有趣事,说到尽兴处,哈哈想起来,颇有豪情。

    听着二人谈话,墨昙心不禁有点嫉妒这种关系,他也想有这样一个朋友,在危难之中还愿意一骑东来,不过危险,以命相交。

    几人直登上木楼第五层,才到了木楼书房,上面两层都是司空山庄禁地,里面都是难得一见的宝物与江湖典籍,价值难以估量,司空山庄除了庄主,没有一个人有资格进入。

    场中只有三人,左飞和其他仆役守在门外,墨昙心与白云城对坐,正中司空绮正襟危坐,看起来非常恬淡从容,只是一双漂亮的手一直紧握着。

    司空绮顺着墨昙心的眼光,也就看到了他自己紧握的手,他下意识的松开已捏的有些发白的手,道:“墨捕头,不知你这次光临山庄,有什么讨教吗?”

    墨昙心听出他话中带刺,但装作听不见,开门见山道:“墨某奉沈府之命,来查近日武林中的传言,与司空老庄主有关。”

    “我父亲已死去多时,江湖上的传言都是无稽之谈,不过是有些恶徒以讹传讹,想乘机做些乱而已。”司空绮轻笑道。

    “这事再说,今晚你我兄弟二人要不醉不归。”白云城打断二人说话,拍着司空绮的肩,笑道。

    “白兄,此事不忙,先听听墨捕头说什么门道吧!”说着,把白云城的手拉下肩膀,看着墨昙心道。

    “此事其实本来是司空庄主的家事,我们不便干涉,只是这件事引起的武林风波实在太大,我们才不得不介入。”墨昙心不想打太极,直来直去,他的心里也有点焦急,沈府此刻这是给他找一条出路,一直以来,沈府与司空山庄之间的关系并不差,即使出了司空夜偷偷带入青雀这样的事,沈府依然向着司空山庄,这也有沈家大爷与司空绮私人关系比较好的缘故。

    但是,司空绮现在看样子完全不想谈司空云晓的事,他似乎只想赶紧敷衍一番,然后赶走墨昙心等人。越是这样,恰恰证明这件事背后有隐情。

    会是什么样的隐情呢?墨昙心在心里念叨着。

    司空绮面上一阵青一阵白,最终似是下定了决心,斩钉截铁道:“我父亲已去世五年有余,这种事实在没有办法辩解,难道要开棺验尸吗?沈府崇尚律法,外面的这些人数次攻府,杀伤我庄中人,如果像墨捕头这样的太平捕快想做些什么,我看还是抓住外面的那些杀人者为好。”司空绮一通话下来,墨昙心感觉无可辩驳,只觉他说的确实有道理,但是很多时候,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固定的道理。

    道理是人讲出来的,自然也可以因人而变,谁的能力大谁往往就有理,龙岐川现在的本事大,所以理在他那里,打着解救故友的旗号,攻伐司空山庄。

    “此事我想不至于开棺验尸,我也没有这个胆子,只是想帮庄主一把,免了面前的这场劫难。”墨昙心劝说起来。

    司空绮苦笑一声,道:“我一直自诩君子,从来没有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这次……命中该有此劫吧!已不求谁人能帮我。”

    他说着,神情暗淡,数日里信不知送出去多少封,却只有他一个老友不顾危险,要来帮他,他的心中已对救兵没有什么希望,只希望想办法捱过这次劫难。

    看着他的样子,墨昙心已不知道还能问些什么,只道:“司空庄主,老庄主的事……是沈家大爷所托,我……”

    “这个我明白,外面现在十六道的什么人都有,虽然有沈府撑腰,也不定会有什么麻烦,墨捕头和左捕头就在此处住些许日子吧!等局势稍微明朗,再走也不迟。至于那案子,墨捕头如果可以查到什么就好好查吧!”司空绮道。

    墨昙心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豪爽,急忙道:“这些司空庄主好意,我们也是奉命办事,都有各自无奈之处,有我们在,还是山庄里的一份助力,威慑外面的宵小。”

    司空绮沉吟一声,对墨昙心这个回答还算满意,他怎么会不知道个人有个人的无奈?

    “冬菊,给两位客人收拾两间房,好好招待。”司空绮把婢女叫进来,吩咐道。

    “走,不怕外面那些狗东西,也不能整天拉着脸,看起来丧的要死,走,喝酒去,以前没有喝过你,今天一醉方休。”白云城对司空云晓的事虽然也有好奇,但他这次来是为他兄弟助阵的,查事还在其次,喝酒才是第一。

    司空绮被他这一说,也自觉许久没有笑过,都是每日忙碌,和墨昙心,白云城三人出了书房。

    墨昙心和左飞被安排到山庄中小住。

    白云城和司空绮两人找了一处望楼,沐风而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