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 变故与知心话
    墨昙心和左飞暂时落脚在司空山庄了,司空绮吩咐知道他们身份的数人不得泄露,所以庄中人全都当他们是来救援山庄的英雄,对他们异常热情,让墨左二人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们这次来实在是挖墙脚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二人收拾清点了随身带的各种东西,就出去在庄中各处乱逛,司空山庄极大,建筑又多,如果在这里藏个人,想找到,真是大海捞针。

    其实他在心里还真是想挖了司空云晓的坟,看看是不是司空云晓,但是转念一想,这应该没什么用,这又不是电视剧,像司空绮这种人办事,一定会杀个相似的人,模仿出大量的特征以敲定身死。

    墨昙心稍微在山庄里转了两圈,一抬头,发现日已西落,满天金华,庄中一众建筑异常巨大,仿佛一只张牙舞爪的巨兽,要把他吞进腹中。

    太阳落下后,月亮升起的异常快,墨昙心独自在房中擦拭他的快刀,长刀如雪,清澄的刀面上映出他的眼睛,一双异常明丽的黑色眼睛。

    左飞出去入厕,只留他一个人呆在屋里。

    突然,房中灯火一顿,窗口传来风声,墨昙心一刀斩断蜡烛,整个人在地上一滚,向风起处冲去,顺势又是一斩,只听有人“啊”的叫了一声。

    暗中又是一阵风声,几枚青蚨镖射出,被墨昙心拔出腰间的短刀挡开。

    黑暗中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墨昙心脚轻如猫,突然手中刀一转,向身后刺去,身后又是一阵风声,黑暗中有人一声轻笑。

    “师兄,你怎么把灯灭?”房外传来左飞的声音。

    窗边又是一阵风声,墨昙心隐约看见一道矫健人影窜了出去。

    墨昙心重新点亮蜡烛,不知何时,房中桌子上已放着一封信,地上还有点点血迹。

    左飞钻进墨昙心房间,茫然四顾,他还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是看见地上的点点血迹,也明白过来。

    “有人刺杀吗?”左飞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问道。

    “不是,送信的。”抽出信封里的信,墨昙心看了一眼,皱起眉头,一瞥间看见左飞正要喝桌子上的茶,一刀直刺过去。

    刀直接钻进左飞手里,吓了他一跳,待他反应过来时,墨昙心的刀已把他手上的瓷杯端起,瓷杯咔嚓一声,破成两半,茶水流到地上,直发出呲呲声,将地砖腐蚀出数个小洞。

    左飞吓得张大嘴,看着那滩毒茶,只觉的冷汗透背,止不住发抖起来,这本是人之常态,无论是谁,在生死边缘走一遭,都会害怕。

    左飞颤抖的拿起地上被削成两半的杯子,又嫌弃的扔掉,顺便把茶壶里的茶水也倒出来,地面立刻有腾起一阵白雾。

    好霸道的毒!

    “我下午喝过,我是不是没救了?”左飞记的自己下午喝过这茶,本来擦掉的冷汗又出来了。

    “你确实没救了,这么猛的毒,喝下去不到半刻早就凉透了。”墨昙心把刀上的毒茶小心擦掉,收刀回鞘。

    “哦!那就好。”左飞长舒了一口气,这人生的大起大落真是折磨人。

    “师兄,这是谁想害我们呀?谁下的毒?”

    “不知道,反正是个麻烦的人。”墨昙心道。

    “你信在哪?”左飞道。

    “这司空山庄凶险重重啊!”墨昙心把信递给左飞。

    月白的纸上,一行字跃入眼帘:欲寻司空云晓,今夜子时顺光而行。

    “这……什么意思啊?”左飞挠挠头,盯着信百思不得其解,但他感觉这个人很可能不怀好意,要对他们不利,先是茶中下毒,又是午夜邀约。

    “那我们怎么办?”

    “睡觉,子时去看看,小心点就是了。”说罢墨昙心躺在床上,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粽子,闭上眼睡觉。

    “我们还是不要去了吧?再等他来找我们吧!”左飞建议道,他有不祥的预感。

    床上传来墨昙心轻轻的呼声。

    此时望楼上已挂起数只灯笼,照的周围如同白昼。望楼地方不大,位于司空山庄中间,是最高的一座,离地有十余丈之高。

    司空绮已微薰,地上一堆酒坛,白云城一只脚架在凳子上,侧着身,也有点头晕,他们喝的是山庄中自酿的老酒,味道醇厚,香飘四野。

    闻起来都能醉人的酒,喝起来醉人更快。

    白云城又喝了一口酒,看了看精致的酒坛,舌头打着结,笑道:“这酒不错,味道和青州的那柳叶青不相上下,好酒,真是好酒。”

    “这是我父亲十几年前酿的,到现在已是酿了十多年,我平日可从来不随意喝酒,但是今天,我要陪你喝个痛快,你知道为什么吗?”司空绮问道。

    “因为我是你兄弟。”白云城又喝了一口酒,感觉这酒真是好喝的紧,考虑着等会一定要带两坛下去给他的老马喝个痛快。

    “是,这没错,你知道吗?我一生自命清高,觉得没有多少人能有资格和我当朋友,初入江湖时,我以为这江湖豪杰几多,入了江湖风尘,才发现满江湖的宵小,都是些追名逐利之徒,我出门三年,连个侠客都没见过,那些自命侠客的也不过是些恃强凌弱之辈。还好能碰见你这样一个朋友,一个兄弟,告诉我这江湖没有太坏。”司空绮和白云城碰了一下酒坛,哈哈大笑起来。

    直笑了半晌,才继续道:“龙岐川想对付这司空山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已有数年谋划,他用的借口,藏了几年现在拿出来,要的就是二皇子北上参军历练,我叔叔司空图远钓之际,想要一举拿下。我修书百封,散在这茫茫江湖,受过我司空家恩惠的有多少人,等了这几日,也就来了你一个。”司空绮声音已有几分哽咽,这样的境况确实让他心寒。

    “古人言:他人待我以国士,我当以国士待之。可惜这江湖,已不是原来的江湖了,沈府想要这辛国没有江湖,我钦佩沈家大爷二爷的魄力,但是,那永远只是一个虚妄的理想,一个幻梦而已,而今天的司空山庄,也不过是龙岐川他那幻梦的陪葬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