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 惊变
    “凡事不用这么悲观,我相信可以挺过这次难关,兄弟齐心,其力断金嘛!”白云城笑着劝慰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可知道现在的局势?”司空绮看着夜色,满面愁容,天空上繁星点点,天空下人间百态,司空山庄中已到处燃起灯火,将整个山庄映照的通明,一座座屋舍在与影的交错下,虚虚实实,看不真切。

    司空绮看着望楼下的山庄,不觉哽咽,只觉天地空旷,一片寂寥。

    这冷冷江湖,不见侠情。

    “你可知道?这司空山庄早就虚有其表了,我勉力支撑,还是无法挽他于危难。白兄,明早就离开吧!你与外面的人没有关系,想来他们不会为难你,以你的武功,也没有几个人能把你怎么样!”司空绮突然道。

    “啪”猛然一声,白云城一掌拍在桌子上,不大的一张桌子,上好的木料制成,却在这一掌之威下,四条桌腿折断,桌面也被打出一个大洞。

    白云城听了司空绮这话,心里像吃了苍蝇一样,他心思简单,只觉他人拿我当兄弟,我自当以兄弟待人。听了这话后,不禁怒道:“你在说些什么?把你一人丢在这样的险境中,你以为我白云城是什么人?是弃友求生之人,这样的话我希望是最后一次从你嘴里听到。”

    说罢,又是一挥手,将面前的一个空酒坛打的粉碎,自顾自的下了望楼,只留下司空绮一人独自登楼远眺。

    司空绮转身,愣愣的盯着白云城背影,心中突然又充满了希望。

    沐在冷风中,入肚的酒倒是醒了大半,也不知在楼上待到几时,庄中远处的一座望楼上,亮起一束满是荧光的长绫。

    司空绮满心疑惑,这是又出了什么问题吗?

    正思考间,却是司空烟雨上了望楼,附在他耳边轻声耳语了几乎,司空绮越听眉头皱的越紧,后来更是又气又怒,又满是不可思议,问道:“当真如此?”

    “千真万确,那两个捕快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下午还在庄中各处游走,探查山庄布局消息。”司空烟雨使劲点点头道。

    “走,去看看。”司空绮道。

    两人急急下了望楼,向亮起荧光白绫的地方赶去。

    半个时辰前,夜至午时。

    墨昙心带好刀,出了房间就看见远处的一座望楼上,有一抹荧绿,黑夜中十分显眼,墨昙心对这种东西并不陌生,风云城中的望楼和蜉蝣系统,几乎都是以荧光灯笼传信,只是他并不明白这条传出的信息,也许是下午徬晚那个偷袭的人搞的鬼。

    一念及此,立刻警觉起来。

    左飞也跟着他,二人一路躲过庄中巡逻的武士和数处暗哨,终于到了那处望楼附近。

    这是什么?墨昙心用手抹起望楼下的点点荧光,却是一些荧光粉,这种粉末一般都是有价无市,在这司空山庄被人当标记,荧光粉撒成一个箭头,直指司空山庄的后圆。

    左飞还有些担心,墨昙心虽然心里有些疑惑,还是跟着荧光标出的箭头走,这箭头百步一撒,一路追踪,直追了一刻功夫,进了司空山庄后园。

    不知怎么,觉的此地阴风阵阵,格外阴寒。让人止不住的打颤,左飞紧跟在墨昙心身边,不敢多离开数步,手上拓木弓已搭上白羽长剑。

    “师兄,这里是什么地方呀?”左飞有点担心的问道。

    突然,黑暗出传来一阵轻歌声,细细的,仿如游丝,如果耳力不好的人,根本听不见。这幽微渺茫的歌声出现在这样的一处地方,更是显的诡异莫名,鸡皮疙瘩一下子都起来。

    左飞努力的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睁大眼睛,想要在黑暗中看得更清楚一些,只是这夜云被月遮,是那种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山庄后园这里一片黑暗,墨昙心也没有打火把的意思,只是依靠一点点云中漏出的月光勉强寻路。

    他们一路缀着那时有时无的歌声,越到后园,景物渐渐露出轮廓,直接是一大片树林,林中偶尔露出几座建筑物,似乎是些低矮的房子。墨昙心看着这模模糊糊的影子,心头升起一个不可思议的判断。

    他们两人,现在在一片陵园之中。

    黑暗中歌声此时比以前更清晰,还偶尔有什么其他的声音混杂其中,更是瘆人。

    两人一路循声而去,躲在一处大墓碑后面,把头伸出去找寻声音来源。

    左飞感觉自己一口一滞,吓的手足无措,只见黑暗中隐隐约约有一个人影,不知怎么,已挖开了一处坟墓,此时正在用力把墓坑中的棺木打开,那歌声自然是这个人唱出来的,那放在歌声中的杂音,却是棺材盖与棺材摩擦发出的。

    一个被人围困的山庄,几个半夜中掘墓的奇怪的人,两个大半夜不睡觉,被人引诱出来的捕快。

    这是个奇特的夜晚,也是一个凶险重重的夜晚。

    “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左飞问墨昙心道。

    “再看看。”墨昙心刚把头伸出,突然猛然瞳孔一缩,刚才还在那出墓穴的人,已经不知跑到了哪里,只留下轻轻的风吹拂着刚长出来的碧草。

    “走,去看看,小心。”墨昙心一看人不见,想来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其实他也非常想看看那人到底在干什么,两人背靠背前进,向着那处墓走去。

    墨昙心打开火折,看向墓里时,又是瞳孔一缩,神情奇怪起来。

    那处打开的棺材里……什么也没有……

    这是……盗墓?

    还没有再想太多,周围瞬息亮起了一个火把,一道人影直冲墨昙心而来。

    墨昙心一惊,知道此人绝对是个高手,冲向墨昙心那人来到身前只是一刹那,墨昙心手中刀一抽,一式“投石问路”已使出,刀光在黑夜里如同一抹月华。刀上凝霜,一刀斩落,快的异常。

    扑来那人武功极好,双手游走在刀光里,像春雨里的一只燕子。墨昙心的刀法伶俐简单,以轻快取胜,那人随即应变,双手攻势开始大开大合,交手百招,已稳压墨昙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