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一章 出逃
    卫队众人一看领队已死,悚然而惊,都意识到事情不妙,想要夺路而逃,但是此时船上已满是云玦部落的人,没人想到,竟然会在这十年一次的祭祀上有人叛乱。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船上立刻发动了一场异常血腥的厮杀,卫队为首的领队被射死后,身旁的一人也被一斧头劈倒,一瞬间全船的人都疯狂的攻击起卫队成员来,近百名卫队成员不到一刻就几乎被全数杀死,血流甲板,直流到海中中。

    有一个卫队成员在最边上,乘机跳进了海中,发出咕咚一声,上了满是祭品的小船,和船上的卫队在一片箭雨中逃离。

    云玦部落中传来一阵欢呼声,周围其他船只上的人都向这边看来,满是疑惑不解。

    “首领,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司空述忍不住问道,他们现在的路其实也只有一条了,那就是逃亡,别无他法,浮族百部船有万艘,此时多呆在这里一刻钟,便多一分危险。

    “收锚,挂帆,调转航向,我们尽快离开。”云奇大声大步命令道。

    “我们去哪?”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懵懵懂懂问道。

    云奇看着他,摸了摸他的头,又看了看远方的黑蓝相接的夜色和海面,道:“我们去鱼龙道,我们去辛国。”

    众人一听,立刻来了精神,都行动起来。

    不过一刻多时间,云玦部落的十余艘大船,全部都调转方向,向茫茫大海上驶去。从天空远远看去,好像是银河群星中逃离的一颗。

    他们脱离的行动很快被人发现,距离他们最近的船上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鼓点声,鼓声激烈,好像是打在瓷盘边缘的雨点。很快,鼓声越来越响,不断的从一艘又一艘船上传开来去,直到雾塔的祭祀台上。

    很快,又一阵不同的鼓声传荡开。

    “云玦部落大祭叛逃,追上他们,杀了那帮叛徒。”这样的声音很快在各部落的船上响起来,响应成一片,海上万帆打开来,一艘接着一艘船调转,向云玦部落叛逃的船队追去。整个浮族部落,有三成船只离开,另外一些人留下,继续完成他们的祭祀。

    就是这三成船只,也有上万。

    一时间,海上满是船影,云玦部落的船队一路行驶,向西而去。他们身后,百丈处,是一大片的船队,遮天蔽日,浩浩荡荡。

    船队行在海上,大船小船,几有数万,感觉这片海洋,都被这千万船队所掩盖。海平线上,灯火连成一线,仿佛是一群饿狼在追逐几只羔羊。

    云奇站在船头,偶尔回头看身后的船队,但是他的眼里没有多少惊恐,船上的其他人见首领都没有什么惊恐,虽然自己仍然是心提到嗓子眼,还是选择信任他们的首领,因为他自担任首领以来,几乎没有犯过错。

    云奇的船队急于逃命,后面的船队想要抓住这群打扰祭祀的人马,可惜云玦部落的船一直以轻快著称,在海上以速度而论,少有船只能比得上他们,而且他们提前逃跑,他们与对方的差距已是越来越大。

    双方竞速过了数个时辰,天色已明,都是疲态尽显,一个个满头大汗,但是打破祭祀,对于这些浮族之人,真是如杀人父母,断人财路一般。意味着深海神明将要发怒,亦不会庇佑浮族的运势,他们的以后将要变的非常艰难。

    这种可怕的海上追逐直持续了两天,云玦部落的全员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有人不满,被其他人教训后也很快安静下来,一行人只是一路向东驶去,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未来。

    他们像是海上漂浮的蜉蝣,被鱼儿们追逐着,只有十数艘船只。不担心他们命运的似乎只有云奇,他从爆发冲突到现在一直就是冷静的异常,不露声色。其他人也都不敢接近他,他只是一直站在船头,看着远方。

    司空述多次去询问他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得到的回答永远都是让他听自己的指挥。

    很快,就到了第三日的晚上,他们逐渐接近了一处海岛,船队又按照惯例点起了灯火,在白天时,云奇故意放慢船队速度,身后浮族船队已离他们越来越近。司空述等一众统领都是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

    到夜里子时左右,双方船队之间距离越来越小,云玦部落众人都做好了准备,要撤到海岛上,与对方决一死战。

    只是此时云奇却没有登岛,倒是打起船舵,绕岛而行,向岛的背面驶去。

    他们背后的一众部落如饿虎扑食,一拥而上,已与后面的一艘船发生了接触,已短兵相接。

    就在云玦部落的船队要绕到岛背面时,突然他们又改变航向,直线驶出,看样子是要离开这座海岛,不登岛,而是直接再次出逃的样子。

    身后的船队中人看他这样,也是满头雾水,但是他们部落的人本来就是不按常理出牌,谁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想也不想,趁着一片夜色,灯火正明,向他们追去。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一阵呼啸,不知怎的,瞬间就出现了数百颗火星,在黑夜中拉出一道明亮的线,煞是好看,给人的感觉就像群星逃逸出天空,向大地飞来。

    有人还站在船头,向天龙看去,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那不是所谓流星了。

    “敌袭。”第一句话刚出口,一颗“流星”就落在一艘大船的甲板上,瞬间火焰蔓延,燃烧起来,发出焦臭味,里面的液体溅到人身上,立刻浑身大火。士兵们发出恐怖的尖叫,开始四处躲闪。

    不断的有更多的“流星”落下,追击在云玦部落后的数百船只立刻陷入一片火海中,尤其是落在风帆上,数丈高的风帆连同桅杆一同落下,船上到处都是火焰,到处都是惨嚎与尖叫,直如人间地狱一样。

    此时在黑暗的掩映下,一支浩浩荡荡的船队没有点灯火,悄悄的从海岛的南面冲出,直向浮族船只而来。

    那些船只上没有点灯,都是巨大的楼船,在月光下唯一可见的就是船上士兵们阴森的眼神和寒光闪烁的兵器,还有挂在船头的一道云纹龙旗。

    “辛国水军。”黑暗中只听有人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