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 魔咒
    墨昙心脑补着司空绮说的故事,他觉得这位庄主应该去说个相声或者书什么的,讲故事这个能力实在是太6了,搞的墨昙心脑补起来也觉得精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场策划好的叛乱和袭击,当时应该正是辛国建国之初,备受海上浮族困扰,那一战后,一切都有了改观。

    辛国的水军开始扬名,一大批优秀的将领出现,且多出于云玦部落,同时,云玦部落的叛变,很快给其他部落的人做出来一个榜样,叛变的人越来许多,大量的消减了海上浮族的力量。

    “那后来呢?”墨昙心忍不住问道。

    “我太爷受任水军鱼龙道统领之一,司空述娶了姑奶奶,以彪悍战功封爵。只是后来的事,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我太爷只有两个女儿,膝下无子,后来归顺朝廷不过十年,他的大女儿因病去世了。辛国五十四年,我家的噩梦开始了。”司空绮虽然在叙述前人事迹,却是愁容满面,整个人有了一股愁苦之气。

    左飞还想问发生了什么噩梦,被墨昙心伸手拦住,只听司空绮的声音慢慢响起,道:“最先开始的,就是太爷,他日渐年迈,双目失明,记忆缺失,日日在府中说着些疯话,要杀死我奶奶什么的,说他当年躲走了海神的祭品,现在海神要来取回属于他的祭品。他初时说时,其他人虽然脊背发凉,还只当他年纪大了,胡说八道,只是偶尔责备他。但是他的状况越来越严重,日夜哀嚎不绝,家人就把他关起来。”

    “关起来后呢?”墨昙心轻声问道。

    “关起来后,他的一些老部下知道这件事后,对这件事异常气氛,将太爷解救出来。而且把太爷给接走了,但是很快,他竟然逃出,在大街上开始胡说,恰好那年鱼龙道多风暴,更是一时搞的人心惶惶,不得已之下,又将他关起来。”

    “他的疯病越来越严重,最后在我父亲出生后不久,一天,我爷爷带我父亲出去办事,竟然不知怎么,他逃出监牢,一把火烧了整个司空山庄,还好我奶奶意外离开,才免遭毒手。”

    “同时,他也在这时,得到一个惊天之秘,太爷的第一个女儿,竟然不是病死,而是被太爷亲手毒死。爷爷他再不不能承受这种的恐惧,他本来就是浮族之人,对这种事,向来讳莫如深。他辞去官职,带着所有家产,离开了鱼龙道,因为和沈家有点交情,到这太平道来建了司空山庄,也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

    墨昙心听着他讲出的这个故事,只觉得可怕,这……是什么?他们拜的是邪神吗?还带这样的?或者其中有什么隐情呢?

    没有容他多想,司空绮开始说接下来的事,而且这些事,肯定是让他悲痛莫名的,墨昙心看见司空绮哽咽了一下。

    “到我爷爷那一代,只有一个子嗣,就是我的父亲。爷爷司空述武功非常好,他离开朝堂,很快入了江湖,并且打出了一番名堂,也司空世家奠定了强势地位。但是后来沈家崛起后,司空家逐渐失势。我父亲司空云晓以孤身入江湖,他天生紫瞳,异常聪明,靠着凌厉的手段,让司空家重新振兴,虽然他交的很多朋友我们并看不上。”

    “我们?”墨昙心看看司空烟雨,他记得司空烟雨是司空家的养子啊!这么亲的吗?

    “是的,我们,我和我的两位兄长与一位家姐。”司空绮的脸在月光下,透露出点点寒意。

    “哦,这样啊!”这个消息沈家蜉蝣提到过,只是他们没有太过注意,司空云晓有五个子女,可是四人还没有到弱冠之年,就全部早夭。现在看来,其中想必还有隐情。

    “我的大哥和我父亲出去骑猎,死于坠马。二哥死于登山,也是与我父亲一起。”

    听他用平淡的语气说着这些话,墨昙心却是感觉心中的猜想逐渐成真,让他感觉可怕。

    “最可怜的是我三姐,对我极好,最后失踪在鱼龙道故地重游,我多方组织人手朋友打听,得出结论,她被在人献祭在了海上浮族的十年一祭中,而那场祭祀的主持者,正是我最敬爱的父亲。”

    “什么?”墨昙心和左飞异口同声道。这事,实在荒唐离奇诡异的紧,叛神之人,却是最终以这种残酷的方式又回到了起点。

    “然后呢?”墨昙心对接下来的事情越来越有兴趣。

    “你知道一个什么样的疯子最可怕吗?”司空绮突然问墨昙心道。

    墨昙心茫然的摇了摇头,他还真不知道,一个疯子,不论是什么样,好像都可怕的厉害。

    “一个清醒,而且聪明的疯子才是最可怕的,像我父亲一样。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异常的冷静而条理分明,杀死了他的四个孩子后,他开始把目标转向我,只是那时我已在武林种闯出“素手”之名,一身武功与他不相伯仲。而他,也在当时,因为暗中创办邪派,被人发现,杀了几位带头的英雄后,误打误撞,被一名寒山寺的老僧所重伤,逃回山庄后,已是奄奄一息。”

    “寒山寺的老僧?那是什么人?”墨昙心问道。

    “快十年的事了,我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何事。只知道那老和尚最后被逐出寒山寺了,他只是无名之人而已。”司空绮仔细回忆道。

    “现在他在哪里?你知道吗?”墨昙心追问道。

    “不知道,怎么?墨捕头,你怎么对这人这么关心?”司空绮奇道。

    “没什么,只是想着寒山寺的一名无名之人竟然可以打伤司空家的老庄主,只是好奇罢了。”墨昙心赶忙答道。

    司空烟雨看着墨昙心,若有所思。

    “后来呢?司空老庄主又怎样了?”墨昙心把话题拉回正途。

    “他回到了山庄,我还没有回来,还是烟雨主持着山庄的一切,也是那个时候,发生了一些可怕的事,也是最后,烟雨提出把我父亲关押起来的建议。”

    司空绮说罢,看向司空烟雨。

    司空烟雨的眉眼里,有一丝恐惧生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