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内乱(2)
    司空山庄的内斗向来已久,因为司空家父子相争,导致大量内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最后司空绮借助霜刀剑雨楼的力量,打败其父,坐上庄主之位。他所交付的代价,是把司空家的两成家业过档给霜刀剑雨楼,这也是为什么司空山庄有很多人对他不满的原因。

    司空绮个人武功卓越,但是为人淡泊,心思单纯,对于很多权力斗争之事,也都是有司空烟雨这样的谋士出谋划策,为他定夺。山庄回到正轨后,已从十二惊鸿第十位到了最后一位,实力大损,已没有昔日余威。加上司空绮本人个性,司空山庄也只偶尔吞并些小门小派,更是早就引起山庄中一些元老的不满,也让青壮派失望。

    此时又是乍闻老庄主还活着的传闻,立刻暗中有许多人起了异心,想要将老庄主找出,以司空云晓的手段,绝对可以重新振兴山庄。而另一些人则不在乎司空云晓,只想乘着这次机会,整倒司空绮,自己获得最大利益。

    董庆就是前者,他与司空云晓结为兄弟,也是他中兴司空家的助力之一,本来当年他还为老友过世而伤心欲绝,突然得到这个消息,自然兴喜若狂,急于求证,又怕是有人别有用心,散布虚假的消息,如果冤枉了这个侄儿,岂不是不划算。所以听了他人建议,以此事试司空绮反应,此时看他的反应,心里已有了计较,只是现在无论怎样,司空绮绝对会一口咬定他那老大哥已死,他只能静观其变。

    “这不是父亲的字迹,董叔,你与我父亲相识多年,怎么会看不出来?”司空绮怨道,他发觉自己被算计,心中又惊又怒,说话也不怎么客气了。

    “怎么可能,这就是大哥他的字迹啊?”董庆站起,走到这具棺木旁,看着棺材盖上用血迹写成的一行字,那行字风格独特,笔力遒劲,看起来非常赏心悦目,可以想见这出这手好字的人也一定非凡。

    “董叔,您是不是看错了,我和老爷相处多年,姥爷待我如儿子,他的自己其他人看不出来,我却是怎么也忘不了的,这确实不是老爷的字迹。”司空烟雨害怕闹僵,赶紧过来打圆场,现在亭中气氛已有些尴尬,其他人都屏住呼吸,不肯言语。

    “是吗?来,老钟,你来看看。”董庆说些一招手,坐在他旁边凳子上的一人站起,正是司空山庄元老之一“斩云”钟初,以一手刚中带柔的剑法扬名于世。

    钟初面无表情,看了棺上的字好一会儿,又在自己的手心里划拉了几遍,摇了摇头,突然又“啧”的一声,把眼睛细细贴上去,看了许久,眉头越皱越深,好像一个经历了几十年风尘的街边乞丐一样。

    这两人在府中辈分极大,当初一个站在司空绮一方,一个现在司空云晓一方,也是让许多人所诟病。后来司空云晓失败,他们也是保持沉默。钟初看了足足有一刻多钟,不停的在手中比划着,突然一拍掌,道:“此字与大哥之字异常相像,但是有有所差别,这字更像出自一个久不执笔之人,而且右手似乎还有伤,所以才如此。”

    司空绮感觉自己浑身又不自觉的绷紧了,他的眼睛也不经意的瞥了司空烟雨一眼。

    司空烟雨奇道:“那依三爷所见,是不是老爷手笔呢?”

    “说不准,我记得大哥右手昔年曾受过伤,但是我不见他动笔已有十余年,不确定。”钟初最终还是摇了摇头,给了个不置可否的答案,但是这答案又出处透露出歹毒,董庆的话像是瓷盘摔在地上,钟初的回答像是一层纱,还在那纱上刺了几个大洞。

    司空绮的脸色已不太好看。

    “我与我父亲朝夕相处,连他的字迹会认不出来吗?”司空绮忍不住道。

    “是,是,是我这个老头子唐突了。”董庆佝偻着腰,回到了座位上,不再发一言。

    本来堂上今天就是那这字来试探司空绮的,现在被司空绮在以死不承认化解,只要有眼睛的都看见了他的反应,那反应让他们的疑惑更重。

    “那两个挖开坟的人呢?”坐在几位元老后的司空豪问道,他听说抓的两人正是那天突破重重包围,进入庄中的三人之一。

    “他们还被关在牢中,我已亲自审问过,他们来时墓已被人挖开,此事还存在诸多疑点,需要以后好好考量,不急一时。”司空绮道。

    “现在山庄被围,我们只有齐心协力,才能度过这次困难,如大家所见,龙崎川与他召集来的这批人!故意散播假消息,就是想让我们内斗,以消弱山庄力量。大家都为这山庄做出各种贡献,我记得各位的功劳,只是大难当头,大家更应该彼此信任,共同退敌。”司空绮道。

    他正说着,只见一名武士跑进来,脸上的惶恐还在,上气不接下气道:“禀告庄主,庄外的那批人又在攻打山庄了,今天的人比以前的都要多。”

    这几日,聚集在司空山庄附近的人马似乎越来越多,而且攻打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其中很多高手,想尽各种方法要进来,都被山庄人马给大败了。白云城这些天就是在庄中帮忙护庄,他武功极高,围庄的高手中,已有数人在他手下或死或伤。也是因为他这样一个强援,山庄护卫们的士气提高不少,一次又一次的打退骚扰。

    “现在怎么样了?”司空绮忙问道。

    “白大侠正在和他们在庄外比武台上单打独斗,说是只要赢他一次,就亲自把山庄大门打开,迎他们进来。”武士似乎也被这个消息惊呆了,连他自己都有些怀疑自己到底听到了个啥。

    “胡闹。”钟初腾的站起,一掌拍在椅子扶手上,拍断了紫檀木的扶手,他一起身,坐在的椅子也是立即破碎,变成了七八块。

    “先不要生气,走吧,我们去看看。”司空绮招呼众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