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 比武赌斗
    司空绮出府时,正看见白云城倒立着,以手撑地,在山庄前的演武场一周转了一圈,看起来异常的滑稽,

    司空山庄外,因为要迎接各地的挑战者,所以建有演武场,此时场中已围满了各式各样的人,或坐或卧,不过大多数都是站在场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像看猴子一样看着白云城,演武场的五丈擂台上,一名扛着长枪的黑脸大汉满脸不耐烦,正是曾与墨昙心赌酒的姜奎。

    他与白云城赌斗,没想到正要开始,对方突然要求活动一下筋骨,他本来不想答应,又好奇这人要耍什么花样,所以也就答应下来,不料这人把剑放在一边,倒立着在全场绕了一圈,听着周围人的阵阵笑声,姜奎真是感觉自己也被人当猴耍了,只觉的脸上发红,他本来脸就黑,这倒也看不出来。

    只是看着已活动完身子的白云城,还是感觉气不打一处来,渐渐心浮气躁起来。

    “喂,那个耍猴的,到底打不打了?”江奎终于忍不住,大声吼道。

    白云城一个跟头翻起来,连声道:“比,当然要比,不比怎么成?”

    他一转头,看见司空家有数人也在场中,冲司空绮道:“看我大显身手。”

    司空绮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默默的看着擂台。武林中人对当众比武都是非常重视,因为关乎一个人的名誉,显示的是个人的气魄,司空山庄的庄主亲自出来看这场闹剧一般的比武,也没有什么人敢趁机动手。

    擂台之上,风吹过二人鬓角,一只蝴蝶飞过二人眼前。

    姜奎把手中长枪随意转了几圈,虎虎生风,银色的枪尖在这杨柳春风中,发出摄人寒光。

    白云城没有几步,便跃到场中,额角微微出汗,面色如常,他本来比姜奎要矮上几分,此时往场中一站,气势上却丝毫不输。他的剑也出鞘了,一把普通的长剑,看起来已使用了多年,剑刃上满是豁口,唯有剑身看来平直如常,干净明快,像是四月里被雨洗过的碧荷。

    “猴耍完了?”姜奎看着白云城,冷声哼道。

    白云城也不恼怒,驻剑而立,平地生出一股霸气,笑道:“没有,现在才要开始。”

    姜奎反应再慢,也是知道他在嘲讽自己,怒气上冲,喝道:“等下让你透几个窟窿,看你还说不说的出来这俏皮话。”

    “先说好,你败了以后就要离开,十年内,不准回来。”白云城道。

    “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别废话了,打吧!”姜奎不耐烦道,他一向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最烦这些啰里啰嗦的套路。

    两人各向对方行了一礼,姜奎再按耐不住,丈二长枪只像白云城刺来,枪还没有到,枪风已至,而且他的枪风劲力十足,隐隐有点要以枪为引,点人穴道的意思。

    枪风虎虎,刺出一道道枪影,点点枪头寒意,直扑面而来,这一手枪法,真是厉害非常。

    但是白云城,却是长剑翻飞,以迅雷之势抵挡。他的出手有些笨拙,又有点滑稽,多次差点被姜奎的枪横扫到,多亏他身手灵活,才险险避开。

    一连数十招,姜奎步步都差白云城分毫之间,心中直觉不甘,朝地上狠狠啐了一口,用尽功力,整个人提着长枪朝他冲过来,同时大吼一声,长枪当头劈下,仿如魔神一般。场中围着的其他江湖人物看他这招,有不少人都大声叫起好来。

    于白露和其他几个很有威望的武林高手也在其中,只不过他们都远远的避开这些人,尤其是秋霜道于白露,左伯清与莫晓二人分别立在于白露左右。

    于白露看着白云城与姜奎赌斗,只是微笑不语,但是身旁的左伯清与莫晓却是紧张无比。姜奎虽然是自己人,但是左伯清对他的映像并不好,毕竟这人看起来五大三粗,说话也是污言秽语满口,动不动就是狂言,相比之下,他倒是希望那个白衣的懒汉可以赢。莫晓只盯着白云城,似乎发现了有意思的地方,渐渐放松下来,看着二人赌斗,脸上笑意渐渐浮现。

    看了看身旁坐着的于白露,心里的猜想越来越坚定。

    擂台上两人战斗已趋向白热化,姜奎全力施为的一招又是差点就要打到白云城,可终究还是棋差一着,被后者在地上狼狈一滚,顺利躲开,虽说躲法看起来有些滑稽可笑,但也终究是躲过了致命的杀招,只是一身土,搞的灰头土脸。

    “这人真是好运气啊!”旁边有人感叹道。

    “哎,姜家二爷武功高啊!这人也是差不多嘛!”有人跟着附和道。

    蠢才,听着那些人的点评,莫晓在心里鄙夷道。

    姜奎已气喘吁吁,这一战打的实在不痛快,让他感觉异常的压抑,对面那耍猴的武功与他也不过伯仲之间,却总是能在最危机的关头凭着他那一身运气躲过,到现在,他的枪还没有一招结结实实打在白云城身上或者剑上,他的枪剑连对方的衣衫都没有刺破一个小洞,这更是让他烦躁。

    稍微喘息了片刻,姜奎变扫打为刺,直直向白云城胸膛刺去,他以为白云城会像上次一样险险的避开,却不料枪上传来一股大力,却是白云城以剑挡住枪,剑说些枪杆直上,要削他右手,来势极快,几乎在电光火石之间,姜奎大惊,右手急忙松开。同时,左手变刺为扫,要打白云城腰间,不料白云城用手中剑鞘挡住,剑向他左手而来,姜奎不得不松开手中的枪,他还想乘机后退,一脚勾住枪,将它再勾回自己手上,不料白云城早就知道他要有此一招,间不容发间,将落下的枪踢去。那枪直接砸在姜奎左膝盖上,发出一声脆响。

    只觉腿上一痛,姜奎再站不住,脚下一颠,连人带枪落下擂台,台下发出一声闷响。

    那枪只是打在他膝盖上,力道不重,没有击碎他膝盖。只是正好让他跌下场中擂台。

    围观众人面面相觑,没有料到会是姜奎落败,两人武功可是相差不多,此时见到这个结果,一时哑声。不知谁叫了一声好,其他人也都叫起好来。

    姜奎听见众人叫好,又见白云城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当下一跺脚,提着手中枪,下了昆玉山。

    “下一个。”白云城把剑在手中舞了几圈,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