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三章 惊变
    初春多雨,下的细密,将整个昆玉山笼住,太平道在这烟雨迷蒙的季节,发生过很多传奇的故事,也正在发生很多传奇的故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墨昙心从洞中看着这轻如丝,棉如絮的冷雨,感觉其中满是轻轻的愁意,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大概也是这种吧!只不过他还没有什么怀念的人,与他同愁。

    四人在洞中呆了两天,雨一直淅淅沥沥的下着,墨昙心到假山上,仔细探查了那天夜里他们偷听到的那人待过的地方,在石壁中间发现了数道非常细的缝隙,应该是一道暗门,只是无法从外面打开。

    同时,墨昙心逃跑的事要被发现,只是庄中事太多,加上司空绮知道二人身份,怀疑二人被沈府的人救走交差去了,也就没再多管,只叮嘱加紧巡逻。

    这天晚上,冷无心正探查归来,突听头顶上一阵轻微的机拓开合声,一个人从石门中偷偷出来,跳下假山,那人一身蓑衣,远远看去挺拔异常。

    “那人是谁啊?”沈红衣把声音压的很低问道。

    “我怀疑是司空绮。”墨昙心也是小声道。

    “走,我们跟过去看看。”说着沈红衣就要跳下假山石洞。

    “等等,还有人。”冷无心将他一把拉住,皱眉看着雨里。

    果不其然,冷无心这话刚落,从雨中突然钻出五六个人,这些人都是轻衣简行,手执长刀,队形整齐,动作也配合无间,一看就是久经训练。只是不知在这司空山庄,怎么会有这样一批人。

    那些人与蓑衣人相距很远,估计也是害怕靠太近被人发觉,没有过片刻,突然又有一人从一处房檐下窜出,这人一身白衣,动作矫健异常,明显武功极高。

    “高手。”墨昙心三人暗自想到。

    左飞也和三人看着雨中的司空山庄,只是他有点跟不上这些变化,问道:“现在怎么办?我们要不要追上去?师兄。”

    “走。”墨昙心估摸着不会再有人了,和其他四人远远的跟在那个白衣人后面,他们四人轻功都不错,在江湖中也算是一流,相距又远,所以一直没有被人发觉。

    一个夜晚,四个高手,无数冷雨。

    四股人马一路前行,最前面的蓑衣人只是也在躲避着山庄卫队的巡逻,他似乎对此地的一切极其熟悉,这些卫队的巡逻路线,时间,人数,流程,后面的三股人马分别跟着前面的人,有惊无险,顺利的出了司空山庄。

    墨昙心真感觉此情此景真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黄雀的后面,还有他们四人。一个司空山庄,暗潮汹涌,内部人心分裂,难怪龙岐川要先从他们下手。

    司空山庄建在昆玉前山,后山是大片的险峰松林,日常人迹罕至,猛兽横行,所以武林中人围攻司空山庄,都是聚在前山,后山少有人去。

    在这冷雨夜,后山更是看起来有种阴森之气,蓑衣人出了司空山庄,不久来到了前山断崖,那里有一道巨大的铁锁桥连接后山,作为通行要道,铁锁桥上没有木板,只有光秃秃,滑溜溜的铁锁,在这雨夜里更是异常的难攀,只要稍有错手,就要葬身在这昆玉山谷底。

    当前那蓑衣人对这铁锁桥还是异常的熟悉,数个起落,直接从桥上掠过,也不理会脚下的深渊。后面的那一行七人没有他那样的武功,抓着铁索几荡,也是险险的过了桥。

    后赶到的白衣人比第一个蓑衣人还要快,直接三纵过了铁锁桥,让身后的墨昙心很是惊叹,真是厉害,那么滑的桥,说过就过,一点犹豫都没有。

    这个白衣人等下是个劲敌啊!墨昙心心想。

    墨沈等四人武功不错,但是除了冷老大也和那蓑衣人一样,直接几个起落过了桥,剩下的三人有那个能力,也没有这个气魄,硬生生爬了过去。

    后山天晴时都是云雾缭绕,但是在这雨夜里,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到处的怪石嶙峋,树枝摇曳。

    冷无心不愿追丢了人,先行追去,墨昙心他们三人则跟在身后,一行人有赶了足足有半个时辰的路,才追上冷无心,此时几人到了后山窄谷中,才终于追上冷无心,后者正凝神以待,远远看着看着雨中众人。

    “怎么了?”墨昙心不敢妄动,问道。

    “最前头那人知道后面有人,本来是向一处高峰赶去,但是后面的人不知道怎么,不上当,那人不得不又换了一条路,到了这谷中。”冷无心道。

    “后面那一批人是山庄中人,知道这人在故意带错路,这处路才是对的。司空山庄内,还有很多人是效忠于司空云晓的。”墨昙心分析道。

    “后面的人呢?”墨昙问道。

    “还只是悄悄的跟着,估计在等前面的狗咬狗之后再出手。”冷无心道。

    “他们都在等他找到司空云晓。”

    “我们也等吧!这么多人,打不过啊!”沈红衣凑上来道。

    “嗯,找地方隐蔽起来。”说着墨昙心和三人藏在几处石块后,只透出一双眼睛,紧盯局势。

    蓑衣人到谷中后,慢慢行动慢下来,似乎在等待什么,但是许久后,还是没等到他想要的,也就不再迟疑,决定来个鱼死网破,当下一运轻功,上了山谷左壁的一处山穴,在山壁上扳动一块长着青草的石块,立刻山壁上出现了一道石门。

    如果是在平时,谁会想的到这样一处石制山壁上有这样一处机关,但是此刻,这个机关出现在众人面前。

    “各位,出来吧!”蓑衣人脱下蓑笠,露出一张白净的脸,正是司空绮。

    七个黑衣人叫对方已发现自己,也不再藏身,一个一个露出身形,当头一人去掉蒙面巾。

    “怎么会是你?”司空绮脸上露出震惊表情,这个人的身份他确实没有想到。

    司空豪冷眼看着山壁洞口前的庄主,道:“你当然想不到,你一直待我不薄,我又为何要背叛你?”

    “正是。”司空绮面色严肃,他想要一个答案。

    “你虽然待我不薄,但是我很多年前,就已发誓要为老庄主鞠躬尽瘁,可惜突然生变,我才隐忍到现在。而且你主掌司空山庄后,怯懦无能,怯沈家如虎,江湖上的人,有多少都在嘲笑你这个家主。夜公子也因为你,落下终生残疾,你知道是何人把老庄主的消息传出去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