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九章 闯
    火势蔓延,失去了望楼的预警,数百武林高手冲入司空山庄,此时雨刚停,处处潮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但是这一批人显然有备而来,许多人又是惯常打家劫舍的人物,对这种雨天放火的事,向来得心应手。

    不过半个时辰,山庄各处都有屋舍燃烧,暗沉的云,炽热的火,快利的刀剑。

    山庄中一团糟,没有庄主与管家坐镇,没有卫队统领组织防御,长老已叛变,四处都是混乱与疯狂,千人左右的刀来剑往,更是场面壮观,每一条街,每一条巷都洒满了鲜血,每一处角落,都是嘶喊。

    这些武林高手们也不好过,司空山庄中的武士,比之寻常盗匪还是要来的武艺高强,加上又是深夜,视力受阻,一对武士七八支长枪乱哄哄刺来,饶是什么“一剑震三山”什么的,也照样要躲。

    同时司空山庄这些武士熟悉庄中布置,很多机关也在这时发动,更是如鱼得水,在经过了最初的一波偷袭之后,满庄的武士就不是那么好打了。

    虽然武功高强的江湖人物们还是在一步一步推进,但是速度慢了许多,有时还被反攻回来,有几个凶悍之人,仗着胆大,想要呈一呈威风,结果被人扎成了刺猬。

    武林十二惊鸿的实力,可见一斑。

    没有木楼中枢驱动,司空山庄经过刚开始的一盘散沙后,在卫队长和庄中其他门客的带领下,逐渐开始聚拢抵抗。

    这批进入山庄的人,最厉害的一行人都在最后进入,尤其是秋霜道于白露一行人,一等一的高手就有七人之多,无论是哪一个,都是名声在外,其中更有万马场“龙马”卢飞龙,霜刀箭雨楼第三高手“霜雪”闻道等十二惊鸿之人,只是他们都是因龙崎川一诺参加这次行动,而所在几股势力对他们的行动都保持着沉默。

    一群一等一的高手,有时比三四倍的普通武林人物能发挥更大作用。

    这一众人有十五人之多,进庄后直朝司空山庄木楼而去,他们要的是司空绮的人头,以及木楼中的所有,可以说木楼中所藏,比楼外的所有都要有价值,就只是司空家的武学,在武林上都有独到之处,更不要提三代人到处搜集的各种武林秘籍,甚至还传说司空家藏着从浮族带出的藏宝图,珍贵万分。

    司空白看到一路人马正不紧不慢的向木楼而来,立刻感觉浑身冰冷,整个人喘不上气来,怎么办?现在府中护卫不多,木楼这里虽然是重地,但是这批人来势凶猛,只是远远望去,已是气度斐然,颇有卓尔不群之气,他生在司空世家,只有十二岁,但是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怎么办?司空白只觉冷汗直流,父亲,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去找司空绮,在这种时候,他的父亲就是他最能依赖的对象。司空白慌乱的起身,拉着已吓得完全不能动弹的秋玲,急向司空绮的书房跑去,他知道他的父亲常年是呆在木楼书房里的,他才刚转过楼梯口,突然就撞在一个人身上,那人一声惊呼。

    司空白看着面前的人,脸上露出惊恐。

    昆玉后山

    司空绮与司空烟雨料理了几名叛乱的手下,他们两人凭借个人胆识与过人的武功,设计让山庄中的叛徒显型,只是她没有料到,山庄中他们二人都已经是孤家寡人了。他们也不能在这种时候,力挽狂澜,唯一所能做的,也就是全力阻止司空云晓的出逃。

    司空绮宁愿烧掉司空山庄所有基业,也不想让那个人逃出司空山庄,重入江湖。

    就在他们被人挡在洞前时,至少有六个人钻进了洞中,此时天黑,看不清来人面貌,司空绮只觉有两人身法有些眼熟。

    “现在怎么办?”司空绮看着山庄中燃烧的火焰,又转身看了一眼黑洞洞的洞口,整个人如坠冰窖。

    他该如何抉择,本来下定的决心在想到司空白时一下子变的纷乱,他应该怎么办?他能怎么办?当初他击败司空云晓后,司空山庄中的很多人都暗示直接杀了老庄主,但是对司空绮来说,这是一个实在很艰难的决定,他是一个善良的人,会恼羞成怒,会气愤,会苦恼,会犹豫,也会彷徨,他还是无法对这个曾经最亲的人痛下杀手。

    他没有那种大人物应该有的抉择,甚至说,他没有做一庄之主的魄力,骨子里,他不是一个冷酷的人。

    他宁愿忍受恐惧与担忧在日日在身畔的感觉,也不想做一个弑父之人,所以他留下了司空云晓,打算把他囚在昆玉山一生。

    但是现在,他需要做出抉择。

    他必须在这一瞬间冷酷起来。

    “烟雨,你去指挥驰援山庄,我去给一切事做一个了结。”司空绮从地上捡起一把银枪,踩着满地的泥泞和积水,决然的向那黑黝黝的山洞走去。

    司空烟雨一跺脚,暗自叹息一声,什么也没有说,两个人分别向不同的地方走去,都隐身入黑暗。

    两人面上都没有什么表情,他们都要为自己的所做所为负责,他们也必须去做,

    司空烟雨感觉的到司空绮的痛苦,毕竟他现在要去做的,是他所极度排斥的,这对于他来说,是很残酷的事,但是没有办法,命运不是总掌握在自己手里。

    思虑已定,就要义无反顾。

    司空绮直接提枪进洞不久,就发现了司空豪的尸体,他这样的武功,被人一剑断喉,对方的武功修为可想而知,司空绮甚至觉得,这样的武功,绝对不在自己之下。

    但是,这个人为什么要杀死司空豪呢?难道他是来杀父亲的,司空绮不禁在心里有了疑问。

    他很快听见了兵击之声,有剑声,有暗器声,有锁链声,听到锁链声,他心里觉得有一丝庆幸。

    那个人还在。

    现在,找到他,杀了他,把这荒诞的一切,来划上句号。

    司空绮很快就进入了战圈,然后他首先发现的,是一把被一剑削断的弓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