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又是暗杀
    天坑内,冷无心和沈红衣与陆艾战到一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两人武功单独而论,与陆艾相差许多。但是二人胜在配合,长剑相交,剑气纵横。

    冷无心的暗器手法精妙,劲力独到,配合他那精致入微的观察,在陆艾换气的刹那,数十种暗器,轮番打出。

    陆艾猝不及防,他想摆脱沈红衣缠斗,攻破他的防御。奈何沈家剑法精妙,武林双峰之一的沈山青,虽长于枪槊,但论起剑法造诣,也完全不可小视,甚至有人说,他的剑法比之于白露还要更胜一筹。

    沈红衣的剑法,出自其兄指引,功力相差良多,剑意剑招犹在,一时三刻想要攻破,也是极难。

    这边两人缠着陆艾,那边墨昙心双刀纵横,直取司空云晓。

    刀气凛冽,划破空气中的潮湿,上手就是十足的杀招,他这一出手,却是让冷沈二人大感意外。

    沈寒墨吩咐的是要营救出司空云晓,釜底抽薪,让龙崎川救老友的借口无用,然后沈府与明山堂加压,把这件事变为司空家的家事,到时候没有人可以掺和,司空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将成为秘密。

    这个江湖,暂时不需要动荡。

    可是现在墨昙心做的,却明显是要杀司空云晓,至于为什么,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沈红衣不知道,冷无心也不知道,所以他们很惊讶。

    陆艾也很惊讶,他一直在暗中,他长于易容,一直在各方探查消息,他知道墨昙心是沈寒墨暗中派来的人马,要的就是找到司空云晓,至于他会怎么做,陆艾自觉自己了如指掌,包括他冲破包围,进入司空山庄包围圈,他也早早有预料,但是现在这个捕快做的,却让他怎么也想不明白。

    墨昙心一句话也不说,整个人在黑暗中行如鬼魅,快过流星,手中长刀短刀皆出,完全不离要害,他的武功平时一直隐隐约约隐藏着,冷无心也知道,现在他全力施展开来,已是江湖中一流高手的风范。

    司空云晓虽然被囚,但是平时待遇极好,数年囚禁,他的武功更上一层楼,连昔日的旧伤也随着功力的增长完全治愈,此时的他,完全不惧墨昙心。

    两条连在手上的五尺铁锁,立刻变成凌厉的兵器,向张口的大蛇一般向他直扑而来,墨昙心双刀如轮,一连串的快斩,踩着铁锁而上。

    “好功夫。”司空云晓看着墨昙心施展出来的武功,称赞道。

    “留下名字。”司空云晓一记横扫挡开墨昙心的一片刀光,他这一记打的极精巧,铁锁正点在双刀交叠处,墨昙心只觉双刀巨震,快要脱手而出。

    墨昙心攻的更急,他的武功也展示的越来越多,各门各派的奇妙武功,还有他其他那些匪夷所思的刀术,越来越让司空云晓感觉疑惑。

    面前这个人到底师承何人,他所显示的武功,有很多已不再是普通常见的武功,而是江湖各大名门中数一数二,几乎不外传的绝密武功,有些武功,就算是世家入门弟子都不见得能学到他这样多。

    不知如此,他的有些身法奇特,像他这样见识极广的人也没有见过,但是袭击他的这人却运作自如,常常会出人意料,几次这人都依靠极出色的身法,欺身而上,攻入司空云晓的内围,后者武功卓绝,都险险避过。

    面对这样独特的人,司空云晓更是异常谨慎,他不是一个冒险的人,他的每一步都策划的非常好,甚至他会被救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司空云晓双臂一甩,两条铁锁像游龙一样朝墨昙心冲去,墨昙心没有丝毫犹豫,抽身急退,他退的又快又轻,像以前黑色的羽毛落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瞬间静心感知,司空云晓惊讶的睁开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声音也随之而变。

    “你怎么会“神隐术”?你和那个人是什么关系?”司空云晓不安的环视周围,他没有发现一丝一毫墨昙心的气息,墨昙心就像完全消失在这夜色中一样,来无影去无踪。司空云晓却一点都不相信他已抽身而退,他记得很清楚,武林中暗杀第一神术,就是这绝妙无比的“神隐术”。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一种与巫术相合的奇妙武功,已不能简简单单的说它是武功了,这样的武功,实在可算是前所未见。

    在空旷的天坑里,除了冷沈陆三人的兵击之声,其他的声响都完全的消失。

    就在这静寂里,一股浓烈的杀气突现,伴随杀气而来的,是一把银色的长枪,枪现银华,气势如虹,带着一往无前的决心,直向司空云晓杀来。

    杀气沸腾,让司空云晓一惊,他瞬间搅动双臂,将铁锁缠在双臂之上,双手变掌为拳,与那把长枪相撞。

    黑夜里顿时迸发出来一阵火花,枪与拳皆是一阵震,司空云晓猛地退了一步,用手抚着胸口,看着袭击的那人,大笑道:“绮儿,你来迟了。”

    “时间刚好。”司空绮目不转睛的盯着司空云晓,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终于下定决心要来做个了断了吗?”司空云晓看着他所剩唯一的儿子,没有一丝感情。

    “你疯了。”司空绮紧盯他这可怕的父亲道,司空云晓猜出他想什么,这并没有让他有丝毫触动,如果他不知道,那才不正常。

    “我是被海神庇佑的人,他说我只要交还曾经得祭品,他会给我一切。”司空云晓道。

    “你果然疯了。”司空绮不再搭话,他害怕有其他的变故。

    没有了顾忌,司空绮又是数枪刺来,他的武功极高,又有“素手”之称,说的便是他无论什么兵器在手,都能运用自如。

    枪直向司空云晓刺来,司空云晓以铁锁护臂,双拳打出阵阵劲风,两人都是用的拼命的打法。

    就在这时,墨昙心突然出现在司空云晓身后,一刀向他脖颈斩去,没人看出他是从哪里出来的,但是他却是出现在那里。

    “铮”的一声,司空云晓手上的铁锁被砍断,他的右臂也随之被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