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七章 狂奔
    本来应该写后面情节的,但是突然不想写了,记得我写东西的初衷是说随心而写,想要读书的人也随心而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我本来打算把墨昙心过往的故事放到后面在矛盾最激烈的时候出来,但是我写到无名之辈这里的时候,我决定直接开始写他的过往经历,因为他的经历和我后面要写的故事一样精彩。也因为我想把这个人物塑造的更好一点,更加的让他的行为逻辑可以让人理解。你可以把现在要看到的故事当做这本书的开头。

    所以,原谅我的任性吧!

    好,故事开始。

    墨昙心,不是他的本来名字。

    林陆离,才是他的名字,也许是名字的缘故,他的人生也几乎可以用光怪陆离来形容,乃至包括他的死因,也是那么的光怪陆离。

    一个俗套的故事,一个神经质般的举动,一个俗套的死法。在有些人眼中,这个故事透着一股荒诞感,读来有些让人发笑。

    一个雨天,为了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把自己也搭了进去,如果这个救人故事还有什么不俗套的地方,那就是救人者与被救者的结局了——两个人都死翘翘。

    这件事出现在新闻上时,又激起了人们关于利益与道义的争论,然而到最后,人们几乎记不起那两个当事人的名字,只停留在争论利与义的问题,直到变为纯粹情绪上的斗争,又是一个极老套的循环。

    林陆离倒是无所谓,他本来也还没有搞出什么人生成就,也没有太多的牵挂与负担,加上个人又相当佛系的个性,所以没什么感觉。瞬间的冲击麻痹了大脑,稍微生出的一点念头也被飞驰而来的卡车无情碾碎。

    当林陆离的意识再次苏醒时,已经是在辛国太平道的一个小村子里,浑浑噩噩长到了五岁。村子在太平道东,叫做墨家村,因为其中居住的人以墨姓居多,所以自然而然就是这个名字了。

    林陆离忍不住想,这异国的起名习俗还真的是和以前一个样啊!比如什么张家村,李家村。没有丝毫的创意,

    村子水绕山围,风光秀丽,农田桑树良多。因为辛国尚黑,所以这个小村子里的房舍多是黑瓦白墙,村中人不多也不少,堪堪有三百余户。他出生的这户人家,居于水畔,三间木屋,生活有些清苦,倒也安平。林陆离的异世生活就在这种平平淡淡中展开,配着他那佛系的个性,倒也相得益彰。

    他在一天天长大,不久就被送进了墨家村唯一的私塾,私塾先生教着圣人言,拿着凡人钱,林陆离感觉自己比先生要聪明很多,也要懂的很多,他算是个杂学家,什么都懂那么一些,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一事无成。

    他最开始的变化是被周围和他一般大的同村小孩子发现的,本来那个蠢笨的墨三七家的小子突然变得不迟钝了,甚至不和他们一起玩那些俗套的小孩把戏。小孩子,就应该玩小孩的把戏,林陆离可不这样认为。

    很快,这个叫墨方的小孩子就成为了村中其他小孩的排斥对象,靠着多吃了二十多年饭的智商,林陆离玩转这帮小孩子。他只想在这个地方平平安安生活一辈子就好,有事的时候就去忙一忙,没事的时候就去玩弄自己能想到的东西。他没什么建功立业的想法,他就像是一只咸鱼,一只小咸鱼。他只期盼苍天有眼,听到他的祈求,让他这一生少遇到些乱七八糟的事。

    可能苍天压根没怎么听他的话。

    很快,生活发生了不一样的变化。

    辛国战事爆发,太平道各地税赋增加,村正宣布了赋税增加的消息,朝中之人高居庙堂,不会关心民间百姓是如何交上这突如其来的重税。

    不过半年,匪患四起,朝廷派兵剿匪,匪患越盛,前线几年战事,辛国后方重税之下,各地江湖也是一片纷乱,巨盗频生。沈王府极力镇压,情况有所好转。至战事结束,各地已多多少少出了些所谓山寨和门派。很快各地调离军队解决匪患。一来二去,匪患减少,但是其间种种,已是无数人家破人亡。

    墨三七,这个名字有点可笑的人,在这段时间得肺痨死去了。

    墨大嫂在丈夫坟前痛哭的时候,她发现儿子墨方只是呆呆的看着那座墓志铭也写的很拙劣的墓碑,没有掉一滴眼泪。她觉得自己的儿子一定是个傻子,这个孩子以前就挺傻的,聪明了一段时间,现在只不过又再次变傻了而已。

    林陆离没有太多悲伤的情绪,这种事他在一年间见过的已经差不多有数十起了。

    “如果他们这样决定,我可能会是第一人选。朝廷没有动静,龙崎川的行动速度不会太快,他会边准备人马边观察,我们有足够时间准备。”墨昙心分析问题时很严肃,也很认真。

    错误的方向,唯一会造成的就是更大的错误,直到把自己赔进去。

    “那你打算怎么做?”冷无心问道。

    墨昙心看了他一眼,道:“我打算睡觉了,我有时很好奇,你每天起的很早,晚上还不睡觉,你到底是怎么长这麽大的?”

    “少打点算盘会更容易长大。”冷无心吹灭了桌上的灯,一转眼人融入黑暗之中,门一动,人就已不见。

    “谢谢关心!”墨昙心冲冷无心道。

    然后他躺下听着老和尚的鼾声睁眼到天亮。

    声音猝然出现,几乎刹那,墨昙心双刀已经在手中,他的刀就放在他的身边,白天时如此,晚上也是如此,他的动作极度熟练,几乎成为一种本能。

    “我说过晚上不要出现在我的房间里。很危险。”墨昙心收起双刀,冷冷道,他出现这种近乎冰冷语气的时候不多,恰巧冷无心见过几次,今天又是一次。

    灯烛在房中燃起,墨昙心披上便服,他的身材显露无疑,是那种很少见的健壮身材,线条分明。

    “这点危险我还应付的来。”冷无心借着月光,看着墨昙心身上的伤痕,眼睛一亮,像是发现了一些极其有趣的事,只是看破不说破,稍微笑了笑。

    “如果你出去乱说,我们可能都会死。”墨昙心提醒他道。